蚊子吸血閣

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18784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犬夜叉。殺x玲孩子的繪圖日記 1 (下)


殺玲孩子的繪圖日記(下)
 

 
by.
Loli武士




第十一章-----------------------


練字


「哎呀!玲生丸的字好難看呢.」


母親大人如是說.


難看麼?


哼,母親大人太過分了.我寫了好久的說.




讓媽媽來做個示範吧!母親大人自信滿滿.


十分鐘後--------


.......


這樣也叫示範麼?


還沒有我寫得好呢,我偷偷的想.


「呐,怎麼樣?
母親大人一臉期待.


「......
父親大人保持沈默.


「.......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唔...
大概是感覺到什麼.母親大人朝父親大人看去.「殺生丸大人來寫吧!玲生丸一定會滿意的.


啊!我沒有不滿意母親大人啊.......唉 





唰唰唰------------


父親大人帥氣的幾筆------------


寫得真好........


母親大人大贊.


可是-----------


為什麼是這個字?我們不是在寫.....「犬」字麼....





第十二章妖怪的祭典


「妖怪祭典?」母親大人驚喜的看著父親大人.


「準備一下.」父親大人似乎在微笑.因為母親大人開心得又跳又叫的.


「殺生丸大人!」


「......」


「殺生丸大人!」


「......」


「殺生丸大人!」


「.......」


母親大人象小鳥一樣在父親大人身邊飛來飛去.高興得不得了.


「玲,吵死了.」父親大人微笑著說.


「玲生丸也一起去麼?殺生丸大人.」


「......」父親大人的沈默.哎,父親大人大概根本沒有考慮到我.....


「讓玲生丸一起去嘛.殺生丸大人?」


......


於是一下午,我被迫和母親大人一起為晚上的妖怪祭典作準備.


「我不去也可以的....母親大人.」扯扯身上的蝴蝶結.我看著興奮的母親大人.


妖怪的祭典每年都有啊.雖然每次都是和邪見爺爺一起去參加......


「那怎麼行?我們要一起去!媽媽是第2次參加呢....」

母親大人開心的笑了.


第2次麼...?


因為母親大人是人類.只有懷有妖怪之子的時候,全身才會被妖氣籠罩,才可以參加妖怪祭典.......


「玲生丸,我告訴你哦~祭典可是非常好玩的哦.全世界的妖怪都會來參加.」母親大人溫柔的眨著眼睛.


「會發生很美妙的事情哦......玲生丸.」


美妙的事情啊.....


其實,和父親母親大人一起參加祭典.我是第一次呢......


我有些期待起來.如果沒有這一身女裝的話......難道我要穿成這樣去參加?

到了晚上.


「玲生丸,自己去玩.」留下一句話,父親大人就抱著母親大人走進人(妖?)群中...


早知道就會是這樣!


我有些懊惱.唔.既然來了就到處走走吧.


妖怪的祭典和人類世界的差不多.撈金魚,吹氣球,小吃......(日本的祭典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哈?漫畫上好象都是這樣哦~)
每年都是一樣啊...哎


我興趣缺缺的走到人(妖?)比較少的位.


在這裏等父親大人他們吧,我想


呼-----------一陣很大的風吹來.


母親大人幫我綁的絲帶被吹落了.


啊!


接下來我看到了至今為止,我所見過的最美麗的女孩子!


-----長長的金色頭髮,順著風飛舞,白皙小巧的臉,大大的眼睛-----正有些疑惑的看著我....


「會發生很美妙的事哦...」母親的話語在我耳邊響起來


我覺得我的臉紅了......


 

「啊!你,你受傷了?」我發現她的左手在滴血.


「......」


「我,我幫你包紮!」我急忙抓起她的手,用母親的絲帶給她包紮起來.
我心跳得好快.


她的手有些冰涼,這麼近的距離.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得到她輕輕的呼吸,我覺得時間都要停止了......


「半妖?」


聲音比想像中的要略微低一些. 


 

 她的眼睛是透明的蘭色.長長的睫毛....


「恩...」我回答.


「謝謝.」她看著包紮的手繼續說.


「呃,那個...我叫玲生丸!」


「.......」她似乎有些吃驚,「很奇怪的名字.」她輕輕的總結.


「雪彌.」她又開口了


「啊?...」


「我叫雪彌」


雪彌.雪彌,真是個好美的名字哦.


「我,我們一起玩吧!」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我拉起她的手跑向人群.


雖然很吃驚,但雪彌還是一直陪著我.


我們一起撈金魚,一起打氣球,一起跟真神轎又跑又叫.


這一定是我最開心的一次祭典!


「雪彌,我們去那裏好不好?」


「......」


「咦?累了嗎?」


「不是......只是覺得.----你真是個奇怪的人.」


啊.她笑了......


我的呆呆的看著她,感覺為了這個笑容,要我去做任何事情我都願意!


.........


「雪彌-----------少爺!!!!」--------!!!!!


一聲殘酷的呼喊.


我幾乎覺得我的血液都要淩固了.


如果這是個夢.我都希望快點醒來!


「雪彌少爺!您跑哪里去了?小的找得好辛苦啊.啊!您受傷了?那些該死的刺客還真是....所以您不要來參加什麼祭典嘛..........」


「囉嗦!」


.............


.............男...男的....?



「玲生丸?」雪彌美麗的眼睛關心的看著我.可我卻再也高興不起來.


「......你,是男生?」我想確認一下.


「恩.不過!這個不是我的興趣!」她指著自己的裝扮.


「因為母親大人她......」


哈...天下的母親都一樣啊.我絕望的嘲笑自己.


「我瞭解...」


「呼~~太好了.我真不希望玲生丸誤會我呢!象玲生丸這樣美麗可愛的女孩子,我是第一次遇到.」雪彌松了一口氣的說.


「我很喜歡你哦.」他笑了.真的是好美----------如果是個女孩子的話......


我,我,我.......


嘩啦嘩啦-------!!!!


我聽到夢破碎的聲音.


然後雪彌吃驚的臉漸漸模糊起來.


「玲生丸?」


「對不起,我先回去了!」我轉身就跑.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


身後傳來雪彌好聽的聲音;「我會再來西國找你的!!!玲生丸!記住--我很喜歡你!!!」
「雪,雪彌少爺!您對一個半妖說什麼呢!夫,夫人一定不會同意......哎喲!好痛......」


「囉嗦.」


.............


不要!我再也不要見到雪彌了!


我覺得自己好丟臉.


一直跑,一直跑......


-----------------


「男孩子不准哭.」父親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玲生丸!」母親大人的聲音.



我連忙檫掉臉上的淚水.


「草莓味的和橘子味的,玲生丸想吃哪個?」母親溫柔的笑著將手中的棒棒糖遞過來.


「只能選一個哦......」


砰---------!!!


祭典的禮花在天空中開出美麗的花.一切變得不真實起來.


大家的注意力全被天空中的妖術所吸引.


雪彌也一定在看吧......


「對不起哦.」母親大人蹲下身子,溫柔的看著我.「讓玲生丸等了好久吧?真是對不起哦.」


「媽媽......」


「可是真的很開心,殺生丸大人帶媽媽去了好多地方.玩了好多有趣的東西.很開心,很開心,可是---媽媽一直沒有忘記玲生丸哦!呐,橘子味的草莓味的都是玲生丸的.」


看著母親大人遞過來的糖果.眼睛漸漸模糊起來.....


「哎呀哎呀哎呀.......」母親有不知所措.


「怎麼了?」父親也蹲下來.


禮花帶著大家的歡笑聲將祭典推向高潮.


我再也忍不住,


大哭起來.......


今天真是最糟糕的一天,最糟糕的祭典.

 

 

 

第十三章------------------


東國的公主


「殺生丸大人回來拉----------!」


聽到侍女的聲音,


母親大人就象一陣風一樣的抱著一捧花跑向大殿...


我也急忙跟在母親大人後面.


父親大人回來了啊...說起來,這次出去了好久呢!


難怪母親大人那麼焦急.


等我趕到的時候.母親大人早已跑到父親大人面前


「殺生丸大人!」


「......」


「殺生丸大人!」


「......」


「殺生丸大人!」


「.......」


......果然是母親大人和父親大人的經典對話呢.


十多天不見,父親大人一點也沒變呢.


與東國的大妖怪決鬥結果怎麼樣了呢?


「殺生丸大人!玲有東西要送給你!!」母親大人興高采烈的說.


可是.她不知道,她一直藏在身後的花束.


早就被父親大人看到了拉....


「......」摸了摸母親大人的額頭,父親大人微微皺了下眉頭.


父親大人也察覺了啊.


今天母親大人的體溫和平常不一樣......


「玲生丸.」父親大人終於注意到我了.T_T


「父親大人!」我跑過去「決鬥怎麼樣了呢?」


「無聊.」父親大人的目光再次轉向母親大人.


無聊?是很輕鬆的意思嗎?


對方據說是東國的大妖怪啊...


父親大人太厲害了!


「無聊??」隨著聲音,一個金髮的女子走進了大殿.


「聽了你的評論,父親大人會傷心的.殺生丸....大人」


「琉,琉璃大人!!!!」邪見爺爺吃驚的叫出聲來




「哼,你還記我琉璃啊,邪見.


「東國的公主!!你,你,你來幹什麼?
邪見爺爺害怕的退後幾步.


「我可不是---不請自來的哦~~父親大人重傷......不管怎麼樣----某人也得來點補償吧?
金髮的女子看著父親大人的背影如是說.


............


「哎呀?客人?
母親大人探出頭,打破沈默.


「哦~~~~~~~~這位就是....傳說中的西國夫人了吧?
她有些驚訝的看著母親大人.


「呵呵..
母親一路小跑的來到她面前,將手中的花分成2份.


「呐,給你.
其中一份遞到對方手裏.母親大人笑了.


「歡迎來玩.



「呃?......謝謝.
她有些愕然.


母親大人真是的.


對誰都那麼親切......


「玲.
父親大人的聲音.


「是,殺生丸大人.
母親大人急忙跟上父親大人的腳步.


哎......我又被遺忘了呢.


望著他們的背影我歎息.


「哼!噁心的人類......
母親大人的花,碎片一樣的散落.金髮的女人惡狠狠的自語.





第十四章───────────────


往昔的他



這幾天家裏熱鬧很多.因為那位住在偏殿的東國公主實在太叼蠻了...


一會叫下人拿這個,一會又支使邪見爺爺做那個.


根本不像個客人.倒像是......這個家的主人.


奇怪的是,她對西國瞭若指掌.


為什麼呢?我納悶.


「因為她以前住在這裏一段時間.」邪見爺爺神神秘秘的告訴我.


「住在這裏?」


「以前拉以前拉......」似乎被折磨得夠戧,邪見爺爺搖搖晃晃的走向偏殿.


......我看著邪見爺爺的背影,覺得他有點可憐.


父親大人也真是的,帶這種人回來,不聞不問的.天天和母親大人在一起.



這個人還撕了母親大人的花耶!!


想想就覺得生氣.


這種女人!這種女人!!在說了母親大人的那種話之後,居然還對我笑!-------「真是一模一樣呢,還好玲生丸象爸爸...」


看她那樣子,


應該是認識父親大人很久了吧....


似乎很恨母親大人的樣子......


我一定得提放她,保護母親大人才行!


想著,我向母親大人的居所走去.


遠遠的就看到母親大人的身影,


近了.


原來父親大人也在呢,睡著了?


母親大人輕輕的為父親大人披上外衣.臉上帶著那種微笑--那是之於任何人甚至對我不曾有過的笑---只有面對父親大人,才會有的那種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


.........


風中傳來那個人的氣味,


金色的長髮隨風飛揚.


月色中,琉璃整個人都被籠罩在一大片的陰影裏.


看不清楚她的臉.


可是.......


是錯覺麼?


我覺得她似乎很悲傷......





次日-----



「我可以進來嗎?」


該來的還是來了.趁著父親大人不在.琉璃果然來到母親大人的寓所!


哼!還好我聰明!一聽到母親大人一個人,馬上就來陪著!


有我在.你這個女人休想傷害母親大人!!


我警惕的盯著她.


「請坐.」母親大人親切過分了拉!


啊!居然還給她泡茶.....母親大人......


從一進來開始.


琉璃的眼睛就沒離開過母親大人.


看著母親大人拿來坐墊,拿出茶杯,泡茶......


很仔細很仔細的看著.


耍什麼花招呢?儘管來吧!


「這裏有他的味道...」


「啊?」忽然沒頭腦的一句.令人摸不著頭腦.


...........


然後是半天的沈默.


琉璃什麼也不做.只是閉著眼睛端著茶杯......


她很喜歡喝茶麼?


「你累了嗎?」母親大人打破沈默.


「......沒有.」她又盯著母親大人了!


「西國好玩嗎?」母親繼續提問.


「.....恩...沒什麼好玩的.」


「哎?」


「什麼都變了,還以為會和以前一樣的..」


「啊,你以前來過嗎?」


「......」她將視線從窗外重新移回.「你想知道嗎?」 



「哎?」


看著一臉迷惑的母親大人,琉璃輕輕的說


「......哼,人類....」


琉璃的頭垂下來.金色的頭髮流瀉下來.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她輕輕的顫抖.


開始了!我握緊拳頭.


如果她對母親大人不敬,我就......


「琉璃大人?」嚇?母親大人還在擔心她?!!


「我最討......」她猛然抬頭.可是----正準備開始的話語卻嘎然而止.


風中傳來父親大人的氣息.


呼......父親大人....


手心裏面已經全是汗,


這個琉璃,妖氣好強...


「哎?要走了麼?」看著起身的琉璃,母親大人有些不舍.


「......」沒有回答的,她轉身就跳了出去.


「哎?」母親大人看向我.「琉璃小姐怎麼了?好象在生氣......」


哎...母親大人啊.


風中.傳來父親大人的腳步聲.


「哼.還真是緊張呢!殺生丸,那個人類很重要哦?」


「......」


「人類還真是弱啊,只要那麼稍稍的......」


「琉璃,你想死嗎?」


.......


接下來的聲音,就是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直到父親的身影在寓所前方慢慢的顯現,


「殺生丸大人!」母親一如往常的小跑迎上.




第十五章----------------------


這裏的記憶


之後的幾天,琉璃好象收斂了很多。


沒有再去母親大人那裏。


偏殿也沒有再聽到她神氣的聲音......


「殺生丸大人警告過她了。
邪見爺爺得意的說。


哦?哦。原來是父親大人......


我松了口氣,望偏殿的地方看去。


「在看什麼?
意外的聲音嚇了我一大跳。


「沒,沒什麼。
我儘量使自己不太過慌張。


「......放心吧,
看著我,她忽然笑了。「我不會再去那裏了。


「是嗎?那太好了!
我繞過她,準備離開。


「雪彌......
從琉璃的口中忽然蹦出這個名字!


我的心漏了幾拍!!


「雪彌是雙胞胎哦......他有個妹妹。
她狡猾的笑。「想知道嗎?


妹妹?雙胞胎?那就是說------那張臉......


對不起,母親大人......


我默默的跟在琉璃的身後,心中暗暗的道歉。


繞過偏殿,繞過花園,繞過......


走了好久。她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之後也沒有說過半句話。


「喂喂,我可不是來陪你散步的哎。



她還是不說話。


我是不是上當了?還是回去好了。


「這裏......
終於開口了。


指著一根朱紅的柱子,她開口了「是第一見到他的地方。



在我的面前,她慢慢的背靠著柱子蹲坐下來。


「就象現在這樣,
她看著我。一臉的懷戀。

 

「被送到西國和親,這件事使我感覺自己是被父親大人拋棄的孩子......


「哎?你在說什麼啊?



不理會我的疑問,琉璃繼續的講述。


真是的!這個女人只是想說罷了。


雪彌真的有個雙胞胎妹妹嗎?


長得一模一樣嗎?


個性呢?


......


我坐下來,在琉璃的輕言敍述中,


思緒飛得很遠......


「你知道嗎?玲生丸。



忽然聽到她叫我。


「什麼?



「我從來都不知道,那一雙眼睛裏竟然會有那樣溫柔...



「?
......她在說什麼啊。


「從第一次見面,就知道了。那雙清澈的眼睛裏,註定不會停留任何人的身影......



完全不在意我的疑惑,琉璃低下頭自言自語。

 

 

 玲.....


玲生丸........


好遙遠的聲音......


嚇?我,我居然睡著了?!!!


「睡得好嗎?
左邊傳來那個女人的聲音.


「呃.......
我語塞.


雖然.......


可是,誰叫她說一些讓人要睡覺的話....


「不愧是他的孩子......
她看著我笑了......


可我覺得她像是在哭泣......


哎.最終她還是沒有告訴我,雪彌妹妹的事.


果然是騙我的吧.


不過,她怎麼會認識雪彌呢?


雪彌,是有妹妹的吧......?




第十六章──────────────


所謂的溫柔



一大早,邪見爺爺照樣的奔波在整個宮殿,又被那個女人差使了吧....


我有點同情他了.


但是--似乎有點不同的.邪見爺爺滿臉的笑容.


「有什麼好事嗎?」我好奇的跟上去.


「大大的好事啊~咻~---」看見我,邪見爺爺放下比他人還大的一包東西.抹了一把汗,開心的說.


「琉璃殿下今天要回東國了.」湊進我的耳朵他小心翼翼的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她還說要住個好幾年的......總之真是太好了呢!!!」他扛起那大包的東西,對我擺擺手,繼續向偏殿走去.


今天就要離開了啊......我有些感慨.


......我可沒有想去送別哦!我只是......她還沒有告訴我雪彌妹妹的事!對.她還沒有告訴我...


暗暗的肯定心中的想法,我朝著偏殿走去.


喧鬧的聲音遠遠的傳來.整個偏殿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


啊!父親大人的氣息......還有母親大人.......


大家都在麼?我又被遺忘了?哼!


我靜靜的走進偏殿.


邪見爺爺將一大包東西重重的放在地上.


「辛苦了哦,邪見.」琉璃戲謔的聲音.「還有---恩,東殿的門口的那個石頭獅子,屋裏桌子上的白玉硯臺,牆上珍獸龍骨......麻煩都幫我拿來~還有-----」


「你這個女人打算把西國搬空嗎?!!!這裏可是殺生丸大人的........哎喲!@!$#@%#@%....」


可憐的邪見爺爺...


「真的要走了啊?」母親大人滿是遺憾.


「......是啊.」琉璃看了母親一眼,轉而望向父親大人.


「哼!這裏,一點------也不好玩!」忽然轉身,戲謔的語調又再次回到她的口中.「所以--我決定再也不要來這裏了!我要將我用過的喜歡的東西全部都帶走!!」


!!!!!


哪有這樣的人?!真是蠻不講理,我有些憤憤的.


忽然間,一根折斷的朱紅柱子出現在我的眼中,


哎?這根柱子不是------


「這裏......是第一次見到他的地方.」---記得她好象是這麼說的.


她連這個也...要帶走?


真是搞不懂她了.


不過,琉璃口中的他----難道會是......


不可能的吧!我打消自己的想法,現在最要緊的是怎麼去問她雪彌妹妹的事.......可父親大人母親大人都在這裏......


最終,我還是沒有勇氣在父親大人面前,找琉璃問雪彌妹妹的事.時間就這樣流逝,到了離別的時候.


「辛苦了!邪見.」琉璃贊許的看著累趴下的邪見爺爺.


「......」可憐的邪見爺爺累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幾個侍妖默默的拿起地上的大包小包,先行飛出門外.琉璃轉過身,面對著父親,母親大人.


「那麼,再見拉.」她笑著轉身,準備離開.


喂喂!雪彌妹妹的事....我無聲的呐喊.


「再來哦...」母親大人的聲音.


琉璃微微一顫,而後很快恢復平靜.她幽雅的轉過頭來,「我啊----最討厭你了!人類.」她笑了.毫無惡意的.


陽光下,金色的頭髮閃閃發光.


「咦?」


「最討厭西國,最討厭這個偏殿,最討厭這裏的花園,這裏的柱子,這裏所有的一切......」不理會母親大人的疑惑,她看向父親大人繼續說著.「所以我不會再來了.」


「這樣啊......」母親大人無限失望的低下頭.


「歡迎到東國來.」琉璃微笑的看著母親大人.「和殺生丸一起.」


喂喂.......我還抱著小小的希望心底裏呐喊著.


........


「哼,殺生丸大人太過分了.」直到琉璃那一行人遠去,看不到蹤影.母親大人賭氣的轉過身,背對著父親抱怨.


「咦?」我疑惑的看著母親大人,父親大人也一臉疑惑



「玲生丸也不要理殺生丸大人了.母親抓起我的手,拉著我向前走去.


「哎?為什麼啊?



「因為殺生丸大人太冷淡,琉璃殿下討厭這裏了呢.
母親大人肯定的說.


哎?是這樣嗎?


我覺得,那不是討厭呢,是......


我仔細的思考該用怎樣的詞.身後的父親大人已追了上來.


抬頭,
父親大人正帶著笑意的看著生氣的母親大人-----


「我從來都不知道,那一雙眼睛裏竟然會有那樣的溫柔...
---琉璃說過的話忽然迴響在耳邊.


.......這就是所謂的溫柔?


搖搖頭,真是搞不懂啊.


跟在父親母親大人後面,我緊張的打開手中的紙條------琉璃臨走時悄悄塞給我的.


---雪彌的妹妹叫霜姬,關於她,實在不好形容.有點思想準備吧,想知道的話就來東國.-----


......這個琉璃......最後還是什麼也沒告訴我....... 



最終章-----------------------


記憶與幸福



楓園已經一片火紅...


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過去了.


一眨眼,一年就沒了.阿籬阿姨說,時間對妖怪來說,就象根本不存在似的.所以,記憶是不怎麼管用的.


「為了記住某些事情.」---記得阿籬阿姨是這麼說的.然後給了我這本沒字的書-----她說這叫日記本.奇怪的名字.


妖怪的記憶不好嗎?可我記得懂事起每一天的事呢.我這麼問母親大人的時候,偷偷的看了下父親大人--他靠著窗子站著,望著遠處.


「玲生丸真厲害.」母親大人笑了.「不過媽媽記得玲生丸出生以來的每--一件事哦!所以比玲生丸厲害.啊...!殺生丸大人最厲害!」


注意到母親大人的稱讚,父親大人轉過頭來.目光停在母親大人的笑臉上.


很多時候,父親大人都這麼專注的看著母親大人.記憶裏.除了修煉的時候,能看到父親大人的地方,總是有母親大人的身影.這令我多少有點嫉妒,嫉妒母親大人---父親大人他或許不怎麼喜歡我呢.......


我有些悲哀的邊走邊踢著腳邊的石頭.楓葉在風中旋轉著落下



「玲生丸哥哥?」----忽然熟悉的聲音.


「呃...小夜......」 




「真是的,你就不會正常點的打招呼嗎?」我敲敲她的頭.





「可是太久沒見了嘛!」她撒嬌的揪著我的衣服.



小夜還是一點沒變呢.


聽阿籬阿姨說.小夜一出生就是個不愛說話的孩子,即不哭也不笑.完全不象個小孩子.


「但是玲生丸出生的那天,抱著小小的玲生丸,她居然笑了......」---阿籬阿姨一臉欣慰的這麼說道.


唔,真有這麼回事嗎.奇怪的傢伙.


我看看她.恩.....頭髮好象又長長了不少.用緞帶束著.銀色的發,紅色的緞帶--怪好看的.而且也似乎變漂亮了,母親大人說小夜長得象她媽媽--阿籬阿姨,也很象桔梗......


「桔梗?」我疑惑的問.


「一位非常美麗的巫女姐姐.」母親大人笑著說.為什麼會象別人呢?小夜是阿籬阿姨的女兒吧.


不過,個頭倒是沒怎麼長啊......雖然沒有我和犬夜叉叔叔一樣的耳朵,但到底--是妖怪呢! 

 

「玲生丸哥哥.我很想你啊.」一如往常的語調,小夜這傢伙又開始撒嬌了.


「說什麼傻話呢,你都有男朋友了.」我故意扭過頭,據阿姨透露,這丫頭連初吻都有了呢......-.-!


「分手了.」她一臉的單純.


「!!!...你不喜歡他拉?」


「...不,是他不喜歡我.」


「!!!!他在哪里?居然敢對小夜......」我真生氣了.


「玲生丸哥哥!」小夜拉住我的袖子,「那是當然的拉!我這樣-----」她指指自己.


哎.


是了,雖然小夜已經16歲了......可畢竟是妖怪呢.外表依然是小孩子的樣子......也難怪那個人類......可是-----不是都接吻了麼?到底是......


看著小夜的笑臉,我忽然有點傷感-----時間對妖怪來說.真的好似不存在啊......季節在變,樹葉每年綠了又紅,花開了又落......人類成長了,長大了......可我們......


啊......所以父親大人他-----我忽然想起父親大人注視母親大人的樣子.忽然間,我好想快點到母親大人的身邊去.


「玲生丸哥哥?」小夜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一臉擔心的表情.


「我沒事呢.」摸摸她的頭.





「對了,我帶了禮物來,哥哥一定沒看過呢.」忽然記起什麼似的,小夜在隨身的小包包裏亂翻一氣.


「哥哥小時侯珍貴的照片.」她解釋著將一張信封樣的東西遞過來


照片?我看著她,狐疑的接過.


「是玲生丸哥哥出生時候照的呢!」她捂著嘴笑嘻嘻的.「你快看嘛~」


這樣笑很可疑哦......


照片啊......對於小夜生活的那個世界,這些神奇的東西總是能令我吃驚.


!!!!!!!!!!!!!!!----------------咦~~~~~???


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


不...仔細看,母親大人的樣子---頭髮比較短.臉似乎比現在年輕......


「畫得好象!」我讚歎道.


「不是畫的拉.是照片啊.」


「咦???」


「哎呀,怎麼說好呢?恩......記憶!這樣吧!這個是玲生丸哥哥出生時候的記憶!」小夜努力的解釋著.


雖然還是不明白,不過......記憶......這麼說也.......


「看這里拉!這個!」指著照片中母親大人抱著的小孩,小夜興奮的說,「是哥哥哦--」


啊!是.......我?


這麼小呢......真是不敢相信.我呆呆的看著手中小小的照片.....




「還有這個呢!」沒等我反應過來,小夜急忙抽出第2張.


!!!!!!!!!!---------看著照片,我半天說不出話來----


父,父親大人!!!?


「大伯抱著哥哥呢.」小夜捂嘴笑.





我的眼睛模糊起來.....一股暖流流經全身.


「為了記住某些事情.
---阿籬阿姨的話再次在耳邊響起.


原來如此.......


原來,


記憶是為了這些幸福而存在的....


因為如此的幸福,所以,所以......我一定不可以哭啊......


「玲生丸哥哥?



紅色的楓葉緩緩的旋轉著落下,小夜的臉漸漸模糊起來...


我跟你說哦,小夜.


我可沒有哭.......


「太好了.玲生丸這麼高興.
歪著頭,她微微的笑著.拿出第3張照片......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蘿莉武士不敢相信就這麼沒了?????????


拿著日記本拼命的望後面翻----白紙,白紙,白紙........白紙!!


天啊~~~真的沒了...人家還想多看看的說~~殺殿的第2個兒子呢?55555.......


小心的放回日記,傷心的爬出西國......真的沒了呢.....


不過太好了呢,殺生丸和玲真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55555555,日記......玲生丸還會繼續寫吧?


到時候我再來吧......打定主意,蘿莉武士慢慢的爬上圍牆.


「辛苦了.
低沉的磁性的聲音.


!!!!!!!!殺生丸殿下!!!!!?????


顫抖的回過頭,偶...偶看到了!偶終於看到了!偶終於親眼看到了殺生丸殿下!!!--------絕景!!!


說不出的形容詞!說不出的讚歎!5555555555........在殺殿說第2句話之前-----


嘭咚!


不爭氣的蘿莉武士就那麼一頭載到下去,鼻血一地....


「......



「殺生丸大人,她怎麼了?



「不知道.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咦?這個人類是......



「......



..............還好我COPY的日記早備份了在家裏的小電裏......用盡最後的意識,我開心的想著.


最後~~~大家為英勇的蘿莉武士~~~鼓掌~~~PAPAPA


-----------------



謝謝支持~~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