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7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同人文『I Do. 我願意』(2)

作者:Half Hope

翻譯:
O__O

原文出處:
I Do

ch2.

「噢,我們會很想你的!」富雷維斯叫著。凡妮雅和歐塔薇雅也叫著表示贊同,上下晃動著她們愚蠢的腦袋。我好脾氣地向他們微笑。

「不過我們最多只要等兩個月,」凡妮雅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等到遊戲開始我們就又能見到你了!」

我的胃在翻滾。兩個月之後我又要再次回到這裡,又要再次指導另一個女孩,又要再次看著她被殺死,又要再次假裝自己非常激動能參與這場畸形秀。又要...那時要...懷孕了。

在都城度過了一個星期的蜜月,我還是連懷孕的可能都沒有,儘管有史諾總統送給我們的許多香檳還有飯店裡放的魅惑的「顯然沒法關掉」的音樂。比德完全沒有給我任何壓力,他也一直向我確保他完全沒有期望我「那樣做」,即使我呆呆地向他說了那我本不打算向任何男人說的三個字。我也相信他,至少現在是的。但關於都城的記憶和他們將來可能會做的事情一次次讓我在噩夢中拳打腳踢地醒來,醒來尋找比德的懷抱和安慰。我不懷孕,他們為我愛著的人設計一場「意外」;懷孕,我的孩子被選進遊戲。根本沒有任何獲勝的機會。

「祝你一切好運,凱妮絲。」秦納安靜地說,擁抱我。我也擁抱了他,想要抓住這友誼更久一些。放開他,我就要回家,面對這個新的生活。這還是讓我害怕。

但我必須放開秦納,比德正伸著手等著我。我握住他的手,回頭向我們的預備小組和趕來拍最後一張照的狗仔們揮手告別。

我們的家人、黑密契還有瑪姬在我們的婚禮結束後當天就回到了十二區。艾菲這次沒有理由護送我們了,她和我們的預備小組和設計師一起待在了Kapitol。除了服務生,比德和我是火車上僅有的兩個人了。這感覺很奇怪。然後我意識到,我們兩個之後會一直都在一起,沒有分開的時候了,至少,不會有很多。以前,比德晚上都得回自己家,而且他從來沒有和我一起待過一整天。突然我開始擔心,這能持續多久。我們將要把我們各自的生活完全縫合在一起。怎麼做到?我們又會怎麼消遣時間呢?

「你想吃午飯嗎?」比德問我。

我點點頭。也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我們走到餐車旁坐下,準備飽餐一頓。他們像往常一樣提供了小羊排。我對自己微笑。他們從來不忘(凱妮絲最喜歡吃羊排)。

和十二區的距離一點一點的縮短,我發現自己越來越疑惑新生活會是什麼樣。更重要的是,我和蓋爾的關係會變成什麼樣。我低頭看著我的羊排,記起上一次見到他時的場景...

婚禮越來越近,蓋爾來見我的次數越來越少。我們說話的時候,他比平時脾氣更不好。他一點都不喜歡這場婚禮。我很確定我永遠失去他了,直到啟程去都城前。他站在我家門口,臉上掛著明亮的微笑。

「蓋爾!」我大叫一聲,咧嘴笑了起來。

「凱妮絲,」他不換氣地說,「你可以不這麼做的。」

「什麼?」我問他,很迷惑。

「你不一定要嫁給比德,」他的眼睛因這個想法而閃閃發亮,「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我問他,疊起手臂。儘管,我承認,我希望他不是在開我玩笑。

「聽著,樹林比我們知道的大得多,」蓋爾說,「我們可以一起逃走,我們兩家人一起。」

「我原以為你不想這麼做,」我草草地回答他,「我原以為你想要留在這裡做鬥爭呢。」

「聽著,今天下午,我發誓我看到一艘飛艇。但不是都城的飛艇。」蓋爾抬起他的眉毛。

「什麼?」我尖叫一聲。我把他推回街上,離開我那一定被裝了竊聽器的屋子。我憤怒地抬頭看著他。我咬著牙說,「你怎麼能就這樣說出這話!還有,你在想什麼?就這樣跑進林子裡?」

「他們又在減少供給了,」蓋爾搖著頭說,「我在隔離網那兒找到了一個他們不守著的弱點,所以我穿過去摘了些果子給家裡人吃。我很小心,凱妮絲。」

 

「你是知道我會幫你得到你需要的東西的。」我說,「你只要跟我說就行了。」

「我不要你都城的錢。」蓋爾眯著眼睛說,「嘿,相信我,外面還有其他人。記得你說過的關於十三區的事情嗎?我覺得你是對的。我認為他們還活著。」

我搖頭,「這完全是瘋狂的行為蓋爾!而且你知道就算我們能把媽媽和弟弟妹妹一起帶走,黑密契和比德是怎麼都不會去的。」

「比德?黑密契?」蓋爾難以置信地大笑幾聲,「一個酒鬼和一個逼著你結婚的人?是嗎凱妮絲?」

「你知道我如果就這麼消失了他們會被抓走的!」我大聲嚷道。

「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你覺得都城會因此什麼也不做嗎?」

「不會。」蓋爾柔和下來,「但是我還是要說,如果有反叛的話——

「我不要聽!」我用手捂著耳朵,「這簡直是瘋了!」

「但是凱妮絲,如果我們現在不行動的話...你就永遠都不在了。」蓋爾皺起眉。

「我還會在這兒,」我告訴他,「我還是凱妮絲。」

「凱妮絲梅爾拉克,」蓋爾唾棄地說,「你會是的妻子。」

我不知道怎麼回復他。因為,我確實會成為比德的妻子。我們兩個都不喜歡這個事實。

「祝你在都城過得高興。」蓋爾冷冷地說。然後他轉過身,走了。我討厭看他走。

「蓋爾!」我在背後叫他,但他沒有轉身...

一陣戰慄穿過我的脊樑骨,我的調羹掉在了桌上。

「凱妮絲你還好嗎?」比德問我,他的臉上寫著擔心。

我快速地點了點頭,但眼淚已經掛在我的眼角。我交叉手臂,閉上眼睛平復情緒。我聽到比德離開椅子向我走來。他的手撫上我的臉。

「不,你不好。」他輕聲說,「怎麼了凱妮絲?告訴我。」

「蓋爾再也不是我的朋友了。」我說,釋放胸腔中醞釀著的抽泣。我睜開眼睛看到比德破碎的表情。

「我很抱歉。」他對我說。他的抱歉很真誠。

我咬著嘴唇,感到很愧疚,「我不應該這樣的。」

「不,我想知道你的感受,」比德說,「我想幫你。」

我不能告訴他無論他做什麼都是無濟於事的。畢竟,他的確給過我逃走的機會,一個和蓋爾在一起的機會,但我沒有這樣做。不過到現在我也不後悔這個決定,因為如果逃走了,我的生活會比現在糟糕太多。但是即使如此,選擇比德作丈夫還是意味著我和蓋爾再也不是朋友了。那讓我很難過。

我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於是我靠向比德吻了他。從我們的新婚之夜開始我就試著在沒有任何攝影機和觀眾在場的情況下對比德更深情些,這樣,總有一天這一切會自然起來的,然後我們可以逐步試著做我們總有一天必須做的事。我更願意相信這會有所幫助,但至今我們還沒有任何新的進展,還是和以前一樣。比德對此沒有任何努力,所以只有我在想辦法,可現在我還沒有足夠的勇氣讓這一切去到任何方向。

「嘿,」比德推開說,「我們去找些事情做吧?」

我點點頭,牽起他的手。我們進了另一個車廂玩起了牌。我贏了所有的回合因為多數情況下需要反應快,而我是個獵人。和比德玩牌是個好消遣。我笑著,在這場旅途中第一次感到高興。我們在凱匹特之行只有晚上的時間是單獨在一起的,其他的時間都在為觀看著我們參觀城市的人群演出。雖然參觀凱匹特城還是挺有趣的,但那感覺不真實。不像現在這樣。現在我不用遲疑自己的動作或者做一些平時不會做的事情。現在和比德在一起,我能夠做真正的自己。

晚餐後,我們回到臥室。他先沖了個淋浴,然後輪到我。洗完之後,我裹著浴巾站在浴室裡,又一次考慮是否就這樣走出去,面對我的恐懼。但又一次,我還是穿上了我的睡衣。


我到底有多可笑?雖然我知道自己有一部分是愛著比德的,可我還是沒有準備好。

我爬上床的時候比德差不多睡著了。我鑽進被單下的時候比德睜開了眼睛。我躺到他身邊,他伸出手臂觸著我的一縷頭髮。

「還是濕的。」

「不想吹乾。」我回復他。

他微笑,又閉上了眼睛。不知為什麼,看著這樣的他讓我更敞開一些心扉。困倦的,溫柔的,安詳的。我發現自己向他靠近,吻他。我能感覺到他意識到我在吻他時睫毛掠過我的臉頰。

「比德,」我輕聲說。

「嗯?」

「我想我準備好了。」

他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什麼?」

「我準備好了。」我說。

「凱妮絲,你知道我不...

「我知道,」我說,「但我真的...我現在準備好了。」

「好..好吧..」比德咽了咽,「我沒想到會這麼快,所以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該幹什麼....

好吧,我們兩個都不知道該幹什麼。我的唇又一次覆上他的唇,意識到要怎麼開始。我能做到的。我會做到的。我不知道在我洗完澡和現在和比德躺在這兒之間發生了什麼改變,但我現在覺得很安全。我想要的只是安全。和我將要愛的人在一起覺得安全。

我們吻了很久。我一直在等他拽掉我的衣服或者褲子或什麼的,但他沒有。我等啊等啊等,但他一直沒有這麼做。

「比德,」我說,「為什麼你沒...你知道...你為什麼沒脫掉我的衣服?」

「我在等你。」他困惑地抬起眉毛。

我笑著退回到我自己的枕頭上。他也笑了。

「我在等你。」我告訴他。

「噢。」他像只綿羊一樣挪開目光,「我很抱歉。但我還是感覺很奇怪。我是說,我知道我愛你,我也很享受我們到現在對彼此的感情。非常享受。但我沒法不覺得...我們的關係現在真的還只是在開始階段。」

我有些無所適從地活動活動雙手。他說的是有道理的。現在真的只是一段真正的感情的起步,不像攝影機和觀眾看到的那樣。現在我們正經歷的不是表演。

「但都城希望我們下次到那兒的時候我應該要懷著個孩子了。」我提醒他。

他捧著我的臉,「兩個月不到的時間根本沒法做到,就算我們嘗試著做也還是不行的。如果我們等得稍微久一些他們不會殺了誰的。而且我不希望我們再被他們命令著做事了,凱妮絲。我厭倦了表演。我們自己會決定什麼時候準備好,而不是他們。就算他們要再等一兩年才能等來一個孩子,讓他們等吧。這件事實在是太重大。」

「不過我真的覺得我準備好了。」我說,「我不想讓這種感覺逃開。我不確定我還能不能讓這種感覺回來。」

「凱妮絲,」比德溫柔地說,「如果我們真的準備好了,我們一定不會那樣等著對方。如果我們真的覺得是時候了,我們根本不用去思考這件事。」

但是如果我再也找不回這種感覺了呢?我想。如果我感覺不到那些感覺呢?如果我讓你永久地等下去呢?那麼要怎樣呢?

但今晚不是思考那些問題的好時間。我點了點頭,「好吧。」

他給了我最後一個吻,我的頭找到了他心臟所在的位置。我打了個哈欠,閉上了眼睛。明天會是全新的一天。明天,我們會回到十二區,我們會想出該怎樣度過我們的後半生。

-。-。-。-。-。-。-。-未完待續-。-。-。-。-。-。-。-

這章很有那麼回事,最後兩人一口同聲說「我在等你。」那段我真的笑了
也太可愛了這兩人!

之後劇情將會漸漸走入沉重的反叛,不過各位不用擔心作者狂灑糖粉的手是不會停下來的。(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