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6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同人文『I Do. 我願意』(4)

作者:Half Hope

翻譯:
O__O

原文出處:
I Do

ch4.

我瘋狂地在訓練中心奔跑著,尋找我的貢品。我知道自己必須幫助她,盡全力幫助她,但我得先找到她。大廳令人恐懼地沒有一個人,我推開一扇扇背後空空入也的門,我必須在其他人或其他東西發現她之前找到她。

終於,一扇門後出現她的身影,但這不太對勁。她被困在一張網裡。為什麼她會在網裡?整個情況可怕的熟悉,然後,我看見她的腹部插著一柄長矛。我急喘了口氣,胃裡翻滾著。我看見扔長矛的人是史諾總統。

史諾對我微笑著,只有他才有這種微笑。我在他的目光下似乎被冰凍了。他身後出現一個藍眼睛的孩子,我立刻注意到那是我的孩子。我張開雙臂讓他過來。他跑向我,我一把抱起他準備逃走。

「你永遠都逃不出去。」史諾總統冰冷的聲音在我身後回蕩。

孩子的重量在增加,他在變大,直到我無法抱著他再走一步路。他變得那麼重,我抱不住他,他掉在了地上,蹣跚著,我被絆倒在地。

我回頭去看他,那孩子是比德,或者,他看起來很像我的丈夫。可是突然變異怪物出現把他拽走了。我的心臟像是要跳出我的胸膛,我拼命地喊著,求他回來,求他不要離開我......

「凱妮絲!」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凱妮絲!」

我睜開眼睛,比德坐在我身邊,他臉上的表情告訴我剛剛又做了個噩夢。我發現自己的臉上佈滿了淚水,泣不成聲。我下意識地將自己扔到他的懷裡。

「就是今天了,」我哭著說,「今天就要開始了。」

「我知道。」比德悲傷地說。

「如果是小櫻呢?」我說,「這一次我不能再為她站出來了。」

「不會的。」比德試著讓我放心,「人們愛小櫻,凱妮絲,把她放進遊戲只會讓他們不開心。她從來沒有放進多餘的簽,她的機會很小很小。」

「但這發生過,」我小聲說,「而且那次她只有一個簽。」

「小櫻不會有事的,凱妮絲。」比德向我保證。

比德總是遵守承諾。那麼,我想,小櫻會沒事的吧。可是,我知道今天是沒有好事會發生的。

比德想辦法讓我吃些東西,但我沒有胃口。可他那樣擔心地看著我,我只好投降,咬了幾口麵包。那些麵包在我嘴裡形同灰塵,幾乎沒法咽下去。

「嘿,速度些,我們一個小時後就要去和艾菲見面,到現在連衣服都沒換。」比德說。

他摟著我一起回到我們的房間,遞給我秦納寄來的裙子,一會兒收穫季儀式的時候穿。是的,我很確定,如果不是比德在這裡,我一定會變成黑密契那樣。

比德領著我一起去叫黑密契起床。他不像往常那樣萎靡不振,而且多虧了哈賽兒(蓋爾的媽)打理他家,他的衣服看起來也不那麼糟糕。比德和我都不打算讓他換身衣服,因為他一定會就此和我們吵起來,所以我們直接把他塞進了特別為他準備的車裡。以往的經驗告訴都城,黑密契是不可能徒步去抽籤儀式的。

我們和黑密契一起乘上車。比德讓我坐在前面,他自己和黑密契坐在後座。車開上路,走著的人們都停下看著我們。突然,我為自己的臉感到羞恥。所有人都怕這張臉,今天臺上的這張臉意味著十二區的孩子們又一次被置於危險中。我痛恨這樣露面。這不是我自願要來的,他們難道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比他們更糟糕嗎?而且年復一年我都要這樣做。

我們來到後臺等著。我四處看著尋找艾菲,不知道今年她會戴什麼顏色的假髮,但我找不到她。下車時,另一個女人向我們走來。她穿著一身滑稽的酸橙綠套裝,檸檬黃的頭髮像一根根釘子一樣豎著,藍色的唇膏點綴著這十二區從來沒有過的明亮顏色。

「你們好,」她說,「我叫Marta Randall。今年由我護送十二區的貢品。」

她和我見過的都城人幾乎是相反的。艾菲和我的預備小組總是說個不停、頭腦簡單,但Morta如此嚴肅甚至幾乎像正經的專家一樣。

「艾菲去哪兒了?」比德疑惑地問。

Morta
冷淡地向下瞥著他,微微動了動嘴唇,「她被升遷了。第七區。」

我瞥了一眼比德,他的表情和我一樣。有什麼不對勁的發生了。不只是因為艾菲不再是我們的護送者了,是Morta和其他所有的護送者太不相同了。甚至職業貢品那幾區的護送者臉上也都掛著愚蠢的微笑,但Morta的嘴角永遠是向下的。

「好的,看起來每個人都在**了,」Morta說,「我們過去找點樂子吧,如何?」

指標指向兩點,鐘鳴,收穫季儀式向往常一樣開始了。比德,黑密契和我一起坐在臺上。我看著下面孩子的人海,胃裡開始攪動。哪一個將要為了活命而奮鬥呢?我的目光落到了十二歲孩子的區域,他們的眼睛都因恐懼而大睜著。他們讓我記起了Rue。那麼年輕,那麼純真。對於這樣的命運,他們還實在太小...

比德牽起我的手。我在顫抖。我想從他的眼中找到一些安慰和放心,但他看起來和我一樣受驚。當然,他試著把不安藏起來,可是我能從他眉間的褶皺讀出來。

市長開始講話,我們把注意力轉向他。他重複著七十五年來每年都在重複的同樣的話,無數的災難、黑暗時期和反抗,還有都城如何拯救了我們,只是這是有代價的。這讓我憤怒。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對的、錯誤的。

「十二區的勝利者有,」市長說,「已故的Stefan Greer,黑密契阿勃納西,比德梅爾拉克和凱妮絲艾佛丁梅爾拉克。」

叫到我們名字時,我們站起身。黑密契錯過了他的名字,但我和比德都沒有管他。接受掌聲的時候,我緊緊地握著比德的手,等到過後,我們又坐下。現在輪到MortaRandall上場了。

「飢餓遊戲快樂。」Morta平平地說,然後她扭曲地陰毒地愉快地繼續,「願好運與你同在。我很高興站在這裡和你們一起慶祝飢餓遊戲,選出今年十二區的貢品。老規矩,女孩先。」

她無意義地大搖大擺著走向裝滿了姓名的玻璃球。我在台下的觀眾中尋找著小櫻,和每個人一樣心急如焚。不要又是她,我在心裡祈禱,不要是小櫻。

Morta
抽出了命運的簽。

Crimson Nettle。」Morta清晰地吐出女孩的名字。

我鬆了一口氣,但短暫地為小櫻的安全而感激上帝之後,與新貢品見面的痛開始在我的心底生根發芽。我看著她,她很顯然是從邊緣地區(the Seam)來的,看上去十七歲左右。她看起來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像她無法相信被報出的是她的名字。她走上最高一級臺階,站在那兒。

「現在輪到男孩。」Morta轉向裝著男孩名字的玻璃球。

我還看著Crimson,想觀察她是否有任何希望取勝。我願意相信她是可以的。她看起來比較高,可能體格也不錯。也許她能贏。

我眨了眨眼睛,將目光又移向Morta,她手裡拿著一張簽。

Rory‧霍桑。」

Rory
?可是...蓋爾和哈賽兒一直都保證Rory沒有額外多放的籤!我也確認了這一點!他的名字和小櫻的名字是一樣多的,他只有十四歲!他只是個孩子!我的呼吸變得淺而急促。Rory成了貢品。我們的Rory

他勇敢地抬著頭走上台,但他在顫抖。我想走過去讓他穩住。我想抱住他,讓他知道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我會讓他活下來。

「嗯,霍桑,這個名字聽起來很熟悉,」Morta說,「怎麼會呢?」

Rory
疑惑了一會兒,但然後他快速地看向我,記起來,「我是凱妮絲的表弟。」

「哦,是呀。」Morta點著頭說,「好的,十二區,這裡是你們第七十四屆飢餓遊戲的貢品!」

我是凱妮絲的表弟。這是不是被動過手腳?我想起護送者的更換和Morta奇怪的行為。可不可能是都城設計的?可是為什麼?我沒有做錯什麼。我嫁給了比德!

 

這些想法在我的頭腦中奔跑,市長站起身,宣讀了有關叛國的條款,RoryCrimson握手,然後我們起立奏國歌。我發現自己需要靠著比德尋找支撐。

結束後,危安人員將我們送回車裡。這次,黑密契走在前面,我和比德跟在後面。我還在顫抖。

「凱妮絲,你還好嗎?」比德捧起我的臉。

「你得讓我指導Rory。」我說。

比德搖了搖頭,「你會感情用事的。」

我把他的手扔開。「我會很好的!事實上我會更專心地想辦法把Rory弄出來的!只有這樣對Crimson來說才最公平。」

「凱妮絲,我們必須平等地對待他們。」比德告訴我。

「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對他大喊,「Rory就像我的親弟弟一樣!我幫助他不被餓死,我教他射箭還確保他不被選中就像我為小櫻做的一樣!我們當然要把他弄出來!」

「我知道。」比德溫柔地說,「我知道Rory很重要,但Crimson也有一個家,也有人愛著她、希望她能回家。我們不能偏愛誰,我們必須對他們付出同等的努力。」

我搖了搖頭,「我們必須把Rory救出來!」

比德向後靠在座位上,歎了口氣。我轉頭看著窗戶,窗外的東西在眼裡毫無意義,我腦袋裡充斥著失望,我讓他們失望。Rory,哈賽兒......蓋爾。我又一次讓蓋爾失望了。Rory被抽中了。他會進入競技場,而我是家裡唯一一個在那兒幫的人。我必須把他帶回來。

我們到了火車站時,一台台攝影機早已等著拍攝我們走進火車了。但不對勁的是,火車還沒到。我站在那兒,已經在想著Rory的戰略。我的手能感覺到比德的手,但我幾乎不能忍受。如果不是那一台台相機,我現在一定會離他遠遠的。他不會盡他所能去幫助Rory,他會幫CrimsonRory的對手!

「凱妮絲!」我聽見身後熟悉的聲音。

「蓋爾?」我一邊問,一邊轉身。

我看見他被擋在一些危安人員後面,不能再向前,於是趕緊跑過去。

「蓋爾!」我大聲喊。我看著危安人員說,「讓他過來!」

「抱歉,小姐,但只有去都城的人才能過來。」一個人說,但他看見我的表情變得更惱火時得意地笑了。我討厭他。

「他是我表哥!我需要和他說話!」我說。結婚之後我沒有和蓋爾說過一句話,現在看起來是個好時候。

「不好意思,」比德突然出現在我身旁,「我妻子想和她的表哥說句話。一會兒就好。」

然後,比德的手滑到那個危安人員手邊。我瞥見危安人員手裡金屬的反光,立刻明白發生了什麼。平時,我會對此感到噁心,但我真的很想和蓋爾說句話。

「好吧。」那個危安人員慈悲地讓蓋爾通過他。

他抓住我的雙手讓我不得不看著他的眼睛。

「你一定要把他弄出來!」蓋爾叫道,「你一定要做到,凱妮絲!」

「我會的!」我承諾他,「Rory會回家的,就像我一樣。」

蓋爾的眼裡流露出奇怪的神色。「我更希望他的回家和你的能有些不同。」

我轉頭看向比德,他看著地面,但很顯然能聽到我們的談話。他保持表情空白的本事極其好。

Rory會回來的,蓋爾,」我說,「他會的。」

然後蓋爾緊緊地抱住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和他靠得這麼近了,這種感覺很熟悉。他完全沒有變,只是我變了。我是那個把所有人的生活變得困難的人。

他放開我後立刻沖回去了。我只希望下次見他的時候,他能為Rory的歸家而微笑。

火車終於來了,比德攬著我上車。黑密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毫無疑問地在灌酒。比德念叨著想去看看行李,但我們心裡都清楚誰都沒有必要帶衣服去都城,他們總是會提供的。我覺得他是對蓋爾給我的擁抱感到不安。不過,說真的,我又能怎麼辦呢?對全國的人來說,他就是我的表哥,蓋爾也知道。他更不想失去Rory

火車啟動時,比德回來了。我還是想避開他,所以去沖淋浴。我能在熱水下消磨半小時的時間。

但我出來的時候他還是在那兒。看見他坐在我們的床沿時,我皺了皺眉。

「我們需要談談。」比德平靜地說。

「行。」我惡狠狠地說。我還是很生氣。

他深呼一口氣。「我想了想你說的話。我覺得我們兩個應該一起指導他們。」

「一起?」我問。

「你顯然需要看著Rory,」比德說,「但為了防止事情超出承受範圍,我會在。你不需要一個人去做所有的事情,凱妮絲。」

我疊起手臂,「我知道。」

「那麼,同意?」

我點了點頭。我不能責備比德,我想。我應該把憤怒施於真正應得的那些人——都城,還有愚蠢地抽中了RoryMarta Randall。但這又讓我懷疑這一切是不是設計好的,還是我關心的人們運氣實在太差。

「凱妮絲,拜託了,記得Crimson是另一個人的小櫻。」比德對我說,「你應該像對待Mabel那樣對待她。」

Mabel死了。」我喃喃。

「但你盡力了。」

我知道他是對的。我極度希望Rory能回家,我承諾了蓋爾,但我是有責任的。而且如果Rory第一天就死了,我會希望Crimson獲勝。所以我應該盡可能平等地對待她。

「我會的。」我答應比德。

他半真半假地向我微笑,然後過來擁抱我。我閉上眼睛,嘗試著逃離現實,即使只是片刻。

「來吧。」分開時比德輕聲說,「我們去見見我們的貢品。」

 

-。-。-。-。-。-。-。-未完待續-。-。-。-。-。-。-。-

  Rory是蓋爾的弟弟,印象中在第三集《自由幻夢》有露一下,但我現在一直找不到是在哪,也找不到他的翻譯名,為免與正版的翻譯有衝突,就先維持用原文名了。

  下一章因為翻譯大神目前又是耽擱只翻譯了一半,各位可能要在稍等一陣子給我們的大神一點支持鼓勵,她才有動力能一直為各位暴肝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