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6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同人文『I Do. 我願意』(5-1)

蚊子我最近要開始做家裡的搬家準備,何時能碰電腦實在說不準,未免大家等太久我還是先把翻譯大神翻好的那半章給貼上好了。

-。-。-。-。-。-。-。-。-。-。-。-。-。-。-。-。-

作者:
Half Hope

翻譯:
O__O

原文出處:
I Do

ch5-1.

我們與RoryCrimson共進了晚餐。黑密契留在自己的房間裡,現在很可能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Morta給整個餐桌帶來了冷淡 的氣氛。比德試了很多不同的話題,但都沒能持續下去。看見Rory眼角泛紅,我想要過去擁抱他。但我不能這麼做。至少在Crimson在場時不能。

我們的女貢品看起來情緒控制得不錯。事實上,她幾乎是把晚餐吸進去的,不過她終究是在邊緣地帶長大的,雖然說和某些貢品比起來,她已經算文明的了。

「今年我們打算一起來指導你們兩個。」比德在晚餐快結束時告訴他們。

Crimson
抬起頭,「一起?去年的貢品難道不是各人有自己的導師嗎?」

「是的。」比德點點頭,「但今年凱妮絲和我覺得,我們兩個一起會是最好的選擇。你們兩個都會得到雙份的注意。」

Crimson
推開她的椅子站了起來,「不,不是的。這只是因為他和她有親屬關係!她根本不想指導我而這只是你的妥協。」

嗷,這樣聽上去太醜陋了。但Crimson還是沒有看到大圖景。

比德回嘴說,「不,不是這——

「比德,她不笨。」我說。我抬頭看著她,「是的,今年對我來說會很困難,因為Rory是貢品之一。但這個新的改變對你來說也是最好的。或許 你會贏,Crimson,那麼然後,在你關心的人被抽中之後你才有權利來批評我。但是在那之前你需要的是坐下,閉嘴,聽我們說話。」

Crimson
疊起手臂但沒有坐回去。我向後靠在椅背上歎了口氣。我已經覺得精疲力竭。但我看見Rory正看著我,我知道自己需要為了他振作起來。他會依賴於我的支持和幫助,所以我做了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將臉上所有感情藏了起來。

「好,那麼,他們現在應該在直播抽籤儀式了。」比德說,「我們去看看。」

我跟著他們一起進了電視室。Morta沒有一起來。比德打開電視,我們正好趕上看到第一區貢品。當然,職業貢品。我瞥了一眼Rory,他看見自己的對手,咽了咽。Rory很像蓋爾,至少外型上是的。他已經快到六英尺高了,雖然因為最近長得太快而非常瘦,但他看上去還是有力量的。特別是經歷了Thread做的改變(又縮緊了供給)之後十二區的困難時期,Rory對苦難已經有準備了,而不像那些職業貢品。

第二區和第四區的貢品也都是職業貢品。第九區的女貢品長得甚至比他們的市長還高,臉上還有種兇狠的特徵。第七區的男孩也值得注意,看上去惡毒而且….看起來像是能殺人的。那些孩子工作時用的斧子在遊戲時做武器也十分順手。

Crimson
Rory出現的時候,評論員表示今年能有凱妮絲艾佛丁‧梅爾拉克的表兄參加遊戲實在是非常迷人的。在過去的幾年如果聽見他們這樣說,我會很憤怒,但現在,這是意料之中的。

「你們兩個為什麼不去睡覺呢?」比德問他們,「明天會是個大日子。」

大日子。這讓我想起艾菲。我幾乎笑了,但今天實在是太累了。

Crimson
Rory回去了他們自己的房間。我留在了沙發上,沉默地試著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疼痛又一次侵襲了我,但我必須為了他們而堅強,我不能任由自己這樣。我告訴過比德我不會讓情感戰勝理智,所以我不會讓這發生。

不過即使如此,比德是知道我的。

「凱妮絲,」他低語,挪到我旁邊。

我讓自己看著他。他同情,或許還擔心我。我張開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我的聲音沒有出來。

「我很抱歉。」比德終於說,「我會盡我所能來幫你度過這一切。雖然現在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做到,但是我們兩個會一起走過去的。」

我突然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他。他抱著我的力度遠遠沒有我的大,但我還是覺得很安全。一起。那是比德和我的曾經、和將來,一直會一起。

幾分鐘後,比德放開我,在我的額頭上留了一個吻。「你想去睡覺嗎?」

其實我不是很想,但我知道比德累了,而且我不想讓他把我獨自留在這裡。所以我點了點頭,跟著他去了我們的房間。

早飯後,我們到了都城。這裡擠滿了一台台攝影機。今天,微笑對我來說很難,臉上的表情很顯然是強迫出來的。雖然都城的人們說 不定還是把我看成兩個月前剛道別的那個紅著臉的新娘。他們永遠不會理解現在正在發生的一切對我來說是什麼。看著Morta領走CrimsonRory 我意識到這與指導自己的親生孩子的痛苦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我甚至不願去想那會是怎樣的痛。

黑密契今天早上足夠清醒,我們一起去了勝利者休息室。比德攬著我的腰,和我靠得很近,我也很希望如此。去年我讓他給我拿一點飲料的時候,芬尼克歐戴爾襲擊了我。我用了全力不讓噁心嘔吐的感覺戰勝大體禮儀。不是因為芬尼克是個噁心的人,他是我所見過的最完美的男人之一,說不定甚至不是之一。但和他僅有的一點接觸總讓我覺得胃裡不太舒服。

比德靠近我的耳朵小聲說,「記住,我們要嘗試著盡可能多地瞭解這些人,還有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

我笑著裝作他剛剛跟我說了什麼令人開心的話,他吻了吻我的頭髮來配合演出。然後我看見老梅格絲向我們走來,給了她一個微笑。她捧著比德的 臉把他拉到自己一樣高的地方吻了吻他的額頭。然後她轉向我,喃喃了什麼,吻了吻我的臉頰。我點頭,像是懂得她在說什麼似的,然後看見她指了指我的肚子。

我的臉上立刻不見了笑容。

「哦,還沒呢。」比德頗自然地笑著掩護我,然後我讓自己稍稍平靜,也跟著笑。

但梅格絲眼中流露出的神色讓我覺得是警告。她沒有加入我們的歡樂氣氛,她臉上的微笑也是強笑。她最後又念叨了些什麼離開了。

「這是怎麼回事?」我覺得很奇怪。

「我不知道。」比德說,「不過我實在看不出我們的家庭生活對...你知道....有什麼影響。」

「或許是因為如果我們如果沒有父母的身份,我們能做出些事情。」我說,「我們不用擔心另一個人的生命安全,也不用擔心如果自己不在了會對Ta有怎樣的影響,那麼我們就可以加入幫忙了。」

比德托起我的下巴吻了我。然後他說,「不要覺得你不在了對任何人都沒有影響,一刻都不要這麼想。」

「但我說的這是不一樣的,你知道的。」我說,「如果我們要加入這麼做的話,我真的不確定我想要一個孩子,比德。我不想讓我的孩子經歷我父親死時我所經歷過的一切。」

「現在不是談論這個的時候,不是嗎?」比德問道。我搖了搖頭。是的,這不是時候。我們在這兒是為了挖掘資訊的。

所有的東西和去年都沒什麼差別。當年的職業貢品除了梅格絲和芬尼克,都聚在一起。麥糠和黑密契在玩喝酒遊戲。 比德和我與撒籽,比堤和WiressCecilia,甚至喬安娜梅森一起聊天。但我們很清楚地知道,無論我們在和誰對話,他們都不會透露任何事。所有人(好吧,除了喬安娜),都詢問我們的婚後生活,對家庭的概念眨眼點頭。我臉紅了很多次,而比德微笑、大笑,好像我們真的有什麼值得臉紅和大笑的事似的。喬安娜梅森只是向我們抱怨了這兒的音樂和食物,然後把芬尼克拽進了談話中,結果瞄到一眼去年的獲勝者Trixie穿著的禮服就跑了。

「啊,新婚夫婦。」芬尼克微笑著吻了我們的臉頰,「回到十二區的一切都怎麼樣?」

「哦,完美。」我微笑。

「完美?」芬尼克問,「是嘛?」

我們兩個點頭,似乎挺有說服力。

「好吧,煤炭產量上升了所以我也覺得十二區的一切應該現在都挺好的。」芬尼克贊成道。我很驚訝。芬尼克,談論煤產量?

「啊,和以前的生活相比,十二區現在當然是正處在更有希望的日子裡。」比德響亮地說,「新來的危安人員頭領真是把生活變得非常不同。」

聽見比德這樣說,我不禁睜大眼睛。他顯然在暗示,十二區的每一個人都痛恨Thread,每個人現在都在嚴重的壓迫之下。這些都可以被看做讓每個區聯合起來的努力。

「真的嗎?」芬尼克又一次問道,他的目光在我們兩個之間移動,「人們都怎麼樣?」

「不愉快,很受驚。」比德說。

芬尼克的臉似乎透露了一小絲失望,但立刻又傻笑,「哈,我們只能這樣習慣不是嗎?」然後他笑了幾聲,「不過,當然了,我們不用這樣,我們可是勝利者,我們永遠都不用擔憂。」

他離開時,臉上的表情很奇怪。不過只要有兩個女服務員迫不及待地向他提供飲料,我很肯定,他會立刻忘了我們。但我還是轉向比德。

「剛剛那算什麼?」我問他。

「什麼?」

「告訴芬尼克十二區的狀況。」我咬牙說。

「看著,」比德咕囔著說,「如果我們能幫上忙,我們得讓他們知道這一點。我們需要他們的信任。」

突然間我很憤怒。「你難道不覺得如果真的有什麼在發生我們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了嗎?畢竟是我們激起了這些騷動!」

「但不是有意的。」比德說,「他們可能不知道。再說,我們確實在服從都城的命令。他們也許就因為這個而不信任我們。他們可能覺得我們害怕了。」

「哼,他們可能是對的呢。」我說,不再看他。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沒法看著他的眼睛,但就是....不能。

我聽見比德歎了口氣。「這是個派對,我們別吵架。」

我確實得同意這點。

然後我們看到Morta向這裡走來。她抬著頭,透過鼻子向下瞥著我們說,「我想我該告訴你們,兩個孩子去見他們的設計師AugustusJulietta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