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6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海綠色眼中的世界』第一部(4)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Eydias_

校對:RingTwo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四章

  第二天清晨,我在「嘎吱嘎吱」的聲音中醒來。我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屋子,梅格絲仍舊坐在雙人沙發上,但是她並不在織毛線,而是凝視著窗外,吃著方糖。它們滿滿地堆在一個藍色的小碗裡,她像吃藥片一樣「嘎嘎」嚼著。我以為她一整晚都待在那兒,但是她換上了一條不同的裙子,所以我猜她之前回過自己的房間。


  梅格絲看到我醒了,蹣跚著向我走來,然後蹲了下來,對著我伸出那個碗。我用手肘撐起身子,拿了一塊方糖。糖在第四區是稀有商品,它對我來說太甜了,但是梅格絲正對著我點頭,所以我就把它吞了下去,緊接著又拿了一塊。這一塊更容易吃下去,在吃第三塊的時候,我發現它成了我的新癖好。


  她嘟噥了幾分鐘關於糖的事兒,我逐漸開始理解一些單詞。她的發音並不含糊,只是說得太安靜也太快,就像一段平穩的嗡嗡聲。當我集中精力仔細聽的時候,我能夠或多或少地聽懂她的話語。


  「今天有什麼令人愉快的恐怖新事件正在等著我?」我問道,嘴裡的方糖被我咬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梅格絲喋喋不休地回答,然後吃下了另一塊方糖。在她說話的時候,我抓了一把,然後「嘎嘎」地吃了起來。


  「開幕式在黃昏時分開始,」她說道,一隻手撥弄著她波浪形的白髮,「我肯定你在電視上看到過——四輪馬車載著貢品在圓形廣場上一圈圈地轉,人們歡呼喝彩。然後是史諾總統和Seneca Crane——他是首席遊戲設計者——的演講。」她的聲音變得更輕了,我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我猜想她在談論開幕式是多麼浪費時間,但是這很難講。


  「你昨天晚上為什麼待在這裡?」我突然問道。


  梅格絲重重地定了我一會兒,然後說道:「我覺得你可以贏。我想讓你贏。」


  「Liron是誰?」


  她虛弱地笑了笑,「你不會漏過任何一個詞。Liron是我的外孫——他曾是我的外孫。他在競技場裡被殺了,就和他的父母一樣。」


  「我讓你想起了他。」我說道,這句話不是一個疑問句。梅格絲點點頭,一句話也沒說。好吧,我想,這無疑說明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這也讓我更加相信她。我讓她想起了自己的孫子,讓她想幫助我活下來——這正是我想要的。


  「我要去沖個澡。」我對梅格絲說,把剩下的方糖倒回她的碗裡。「謝謝你的方糖,」我補充道,「它們很美味。」當我走進浴室時,我聽見她發出一聲模糊的抽噎。她是否也曾和她的外孫一起吃糖呢?


  淋浴房裡有一大堆按鈕,我選了一個最大的按下。溫熱的水像雨水一般從天花板上灑出,我讓自己的憂慮伴隨著溫水一同滑進下水道裡。


  當我裹著浴巾重新回到房間裡時,梅格絲已經走了,一件綠色的浴袍在床上等待著我。我無視了它,拉開了抽屜,可是裡面空無一物。得到了這點提示,我脫下浴巾,穿上浴袍,然後走向主廳。


  Pompey正等著我,他露齒笑著。「開幕式就在今晚!」他叫喊著說道,聲音裡帶著期望。「準備好見你的預備小組了嗎?」他對著我眨了眨眼,「其實你並不是很需要他們,可不是麼?」


  四個人大步走進房間——哦,他們可不止如此:一個男人大步流星地走進來,他明亮的綠色頭髮差點兒閃花了我的眼睛;他的身後跟著三個年輕的女人,全都有著及肩的藍色頭髮,面頰上繞著銀色的刺青。我立刻意識到她們一定是三胞胎姐妹,或者,她們都過度熱衷於整形手術了。


  「我就是Germanicus。」綠色頭髮的傢伙說道,就好像和他待在一個房間裡讓我的生命也添上了光彩。他見我正盯著女孩們,便補充說道:「她們是我的助手。」


  「Livia。」第一個女孩屈了屈膝蓋說道。


  「Lorenna。」第二個道。


  「Laria。」第三個道。


  意識到自己要與他們一起親密的合作,我露出了一個最迷人的微笑。他們高叫著「啊哦哦!」,然後聚集到我的身邊,用手撫摩著我的頭髮,碰碰我的胳膊,撥弄我的衣服。我不確定他們是被我迷住了,還是把我當成了一個等身大的換裝娃娃。

 

 

  「這是你的形象設計師,」Pompey沒必要地補充道,「Germanicus被認為是時尚圈的天才,他為四區的選手設計了好幾十年的造型。」


  我現在想起來了,每年都城逼著我們看電視直播時,我都能看見他。作為一個男人,我從未真正關心過飢餓遊戲的時尚部分,所以我沒有立刻想起他,直到現在。然後我突然意識到Pompey的暗示。


  Germanicus是守舊派的中堅分子,這代表著他擁護著傳統的開幕式服裝,也就是說在服裝中盡可能地展示所屬地區的特點。自我記事起,他已經讓他的貢品扮演過所有種類的海洋生物——魚,海馬,有一次甚至是鰻魚——每一年,他們看起來都非常滑稽。


  我四處尋找著梅格絲,希望她能為我說些公道話,可是她卻消失了。Pompey在幾分鐘後也走了,說是日程安排出現了緊急狀況,讓我任由Germanicus擺佈。他在我發出抗議前脫下了我的浴袍,然後開始大聲對我的身體做出評論。


  「身材不錯,」他說道,像水虎魚一般繞著我轉。「美妙的顴骨,……還有那雙眼睛!」他凝視著我海綠色的眼睛,就好像那是他所見過的最迷人的事物一般。「你讓我想出了配色,我的孩子!」


  我討厭他叫我「我的孩子」。這聽起來既幼稚又丟臉,但是這不是我能夠抱怨的。如果我惹毛了他,他一定會把我穿戴得比平常更加滑稽,即便我不敢肯定世上是否存在著這樣的衣服。


  「零號基礎美容。」他對三胞胎說道,這顯然是某種代號。他快速地閃出門,然後三胞胎迅速地走向我,一邊在我的皮膚上揉搓著各種軟膏,一邊互相聊著天。


  我考慮著和她們搭腔,吸引她們支持我,但是我很快發現自己已經把她們握在了我的手掌心。她們為了美麗的事物而活,而我,就仿佛她們所見過的最美麗的人。如果我立刻要求其中的一個在這兒和我結婚,我用我的漁船打賭她們會答應。


  Germanicus在幾個小時後的下午早些時候回來了,與我一起共進午餐。當我們吃飯的時候,他極力讚揚著他給我準備的服裝。我並不在專心聽——就如同我說過的,時尚讓我覺得無趣——但是我聽見他不止一次地提到「魚鱗」,我猜想自己大概是要扮演某種魚。


  我在下午得到了幾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所以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倒在床上,漫無目的地想著事兒。自己並沒有逃避正在迫近的死亡,這讓我感到很驚訝,但我也沒有過度地分析自己的心境。)如果我這樣做了,我大概會真正激動起來,然後再也睡不著覺了。從長遠角度上來看,這對我不利。


  有人敲了敲我的門,然後從門下塞入了一卷繩子。繩子上邊有一個小標籤,寫著:「我想你大概會需要這個來打發時間。」我意識到這是梅格絲給我的。我覺得自己開始喜歡起個可愛的老太太了。我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打著複雜的繩結,這使得我的注意力能夠遠離我目前的處境。


  在下午四點的時候,Germanicus把我叫了出去。他又一次讓我脫下了衣服,然後幫助我套上了一件閃著光的金色緊身衣,上面鑲嵌著成千上萬片細小的、閃閃發光的魚鱗。這件緊身衣有一個深深的「V」型領口,露出了我的胸膛。當他出其不意地把一個帽子按在我的頭上時,我開始思考這件外套也許真的能讓我產生優勢。


  「來看一看,」他和善地說道,推著我走到三姐妹剛好挪來的一面全身鏡前。他們「啊」「哦」地尖叫著我看起來有多美妙,但是我不能把自己的眼睛從那頂帽子上移開。那是頂非常大、非常可怕的大帽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金魚頭,附帶著一雙泡泡眼和裂開的嘴巴。


  「這……很棒。」我說道,我還能說些什麼呢?Germanicus誇張地舉了個躬,然後像風一般帶著他的三胞胎助手一起離去。Pompey和梅格絲在他們走後立刻走了進來,當他們看到了我的帽子,沒人能夠保持一張嚴肅的臉了。


  「他真是個天才,的的確確。」我諷刺道。Pompey大聲笑起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