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2271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海綠色眼中的世界』第一部(5)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Eydias_

校對:RingTwo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五章

  「時間到了,」Pompey說道,他們帶著我進了電梯,下降到訓練中心的深處。我們淹沒在一個巨大而嘈雜的房間裡,那裡擠滿了馬拉著的四輪馬車和貢品們。Pompey把我交給梅格絲,接著走向CalliopeAndromache


  梅格絲密謀般地靠近我,「現在你得戴著那頂帽子,但是等到馬車開始行進,就儘快脫掉它。」她低聲說道。


  「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被允許那麼做,」我回答道,雖然此時我也正在想著同樣的事情。


  梅格絲對我使了個眼色,我發覺自己更加喜歡她了。


  她看著牆上掛著的一個大鐘,然後說:「在儀式開始前你還有幾分鐘的時間,去見見其他的貢品夥伴吧。」她抓著我的胳膊,對上我的眼睛:「你可是個專業貢品。」


  我不是專業貢品,梅格絲也清楚的知道這點。但是很快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很高,很健壯,別人很容易就把我看做專業貢品。而由於專業貢品們必然要組成小隊,假裝自己是其中一個沒有任何壞處。我決定服從這個計畫。「都城?」我問道,希望她能夠抓住我問題的實質。


  「他們喜歡黑馬,」梅格絲說道,「但是專業貢品通常是他們心裡最珍愛和親近的。」我點了點頭。我可以假裝是個專業貢品——事實上,因為我一生都在使用刀子、魚叉和三叉戟,我大概已經被認為是其中一個了。


  梅格絲漫步走向四區的馬車,上面纏滿了珊瑚和大件的塑膠海星。我想要跟上她,但是見見其他的貢品更加重要。因為如果我能讓他們遲疑片刻,接著考慮要不要殺死那來自四區的英俊迷人的夥伴,我就能佔據上風。而在競技場裡,有時,這是你所需要的全部。


  我只有見少數貢品的時間,所以我走向了一區和二區的馬車。他們是專業貢品,如果處理得當,我就是他們隊伍中的一個。我大搖大擺地走向一區,兩個貢品正站在那裡——有著一雙機敏眼睛的苗條的棕色頭髮女孩,和一個一邊臉頰上有道看起來很奇怪的疤痕的高壯男孩。他們的形象設計師一定也支持傳統的開幕式服裝,因為他們從頭到腳都覆蓋著珍貴的寶石。他們的馬車看起來像是一個巨大的紅寶石,被紅棕色的馬拉著。


  「寶石很漂亮,」我側身向女孩走去,用一隻手摸著她的胳膊。她向我轉來,一臉被冒犯了的樣子,可是隨後她就看到了我的臉和笑容,又露出了害羞的表情。「芬尼克,」我對著她的耳朵溫柔地輕聲說道,儘量顯得很親密。我並不經常調情,但是我知道如何模仿那些動作並產生好效果。


  她顫抖了一下——我想這是個不錯的反應——然後說道:「Gemma。」


  似乎感到被排除在外——或者覺得我侵犯了他的領地——帶著疤痕的男孩收縮了一下他的肌肉,然後走到我們身旁。「Orion,」他哼了一聲,「你要幹嘛?」


  「只是打個招呼,」我輕輕地說,向他伸出手去。他的眼睛懷疑地看了我一會兒,然後握上了。「你覺得怎麼樣?」我問道,Orion看起來完全不知道我在問什麼——我注意到他反應很慢——但是Gemma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二區的人看起來很強,」她說,直直看著他們的馬車。二區的男孩和女孩都有一頭紅色頭髮。由於二區的產業是採石業,他們身上都覆蓋著讓他們看起來像是大理石雕塑的白色粉末,雖然到處都有紅色的頭髮從白色的衣服裡鑽了出來。至少,他們還穿著纏腰布——對女孩來講,一條圍巾繞在她的脖子上——**是不被允許的。事實上,十二區的可憐傢伙們出現時多半除了煤灰什麼也沒穿。


  「結盟嗎?」我問Gemma,然後她瞥了瞥Orion。他掃視了我一會,然後聳了聳肩。Gemma看著我伸出了手,我握住了她的手,並舉到唇前親吻了一下。這個舉動讓她發出一陣咯咯的笑聲,而看起來似乎並沒有讓Orion覺得很愉快。我猜想他已對Gemma有所計畫——考慮到在競技場裡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他倆對於結盟這件事貌似意見不合——所以我打算在他周圍盡可能少的調情。

 

  我正打算和二區的貢品交談,或者商討讓他們加入我們的三人小組,三胞胎就飛速地跑向我,看起來很不耐煩。我看到Germanicus在我們海洋風格的馬車前大喊大叫,然後發現他已經找了我好一會兒了。


  「你剛才去了哪兒?」Livia繃著臉,牽著我的胳膊。


  「Germanicus非常生氣。」Lorenna道。


  「開幕式快要開始了!」Laria補充道,她們三個一齊把我拽到Germanicus面前。


  他把我推上了馬車,Calliope已經站在了那裡,顫抖著,很明顯她快要在淚水中崩潰了。她的形象設計師——一個矮胖豐滿的銀色皮膚女人——大聲叫著:「別哭了,你會把妝容給毀了的!」當兩個形象設計師再次確認了我們在適當的位置,我們的服裝已經準備完好,他們就匆忙地在站立的人群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Calliope依舊在發抖,所以我輕柔地將自己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她穿的和我一樣,戴著一頂魚帽子。「試著微笑,」我鼓勵著。有一兩秒鐘的時間,我猜想她正假裝自己是一個焦慮的受害者,因而沒有人能猜到她在競技場出現時會如同一個致命的殺手一般。但是她的眼淚看起來非常真實,因此我試著善意地向她解釋。


  「芬尼克,謝謝,」Calliope說道,試圖露出一個小小的微笑,「謝謝你對我那麼好。你其實不需要這麼做。」


  「我需要,」我反駁說,「你是我的隊友,我們要彼此互相照顧。」


  她苦澀地笑了笑,「我不是一個傻瓜,帥哥。當我們走進競技場,你就要開始抓捕我,每一個人都一樣。」


  「我不會獵殺你的。」我說道,這是真話。我沒有真的想要去殺掉每個人。好吧,除非其中一個貢品看起來和史諾總統長得一模一樣。但是這個事件發生的概率實在太小。


  「但是如果你在競技場裡遇到我,而且覺得你可以殺了我,你就會。」她堅持道。


  這也是真的,雖然我並不想大聲提出這點。我躲閃著低下頭,她的聲音軟了下來。「對不起。」她說,「我忘了你也只是個孩子。這對你我來說一樣痛苦。」


  我聳聳肩,轉過臉去不再看她。Calliope讓我覺得不舒服,也許是因為我現在開始瞭解她了,但卻不能夠忘記她在幾天後會變成和我一爭生死的對手。「我在進入廣場後會盡可能快地摘掉這頂愚蠢的帽子。」我對她說道,「你最好也這麼做。」


  她這次真心地笑了:「感謝上帝。這帽子太醜了,不是麼?」


  「醜得令人震驚。」我同意道。


  接著,音樂響了,我們的馬拉著我們走向一扇正在打開的巨型雙開門。我們就在三區身後,三區的選手打扮的像個巨大的齒輪,看起來比我們更加傻。正如我們計畫的一般,在我們的馬車經過那扇門時,Calliope和我脫下了魚帽子,把它們扔在了腳下。


  我看到一些貢品向在我們周圍聚集著的歡呼的人群揮手,而另一些恐懼地發抖,或者雙眼放空,就好像他們比其他人更優秀似的。因為我有讓觀眾都愛上我的打算,所以我眨著眼睛,神秘地微笑著,吸引著人群。這就好像魔法一般,很快,人群就開始不停地呼喚著我的名字。當我向人群遞出飛吻時,一些女人真的高高地跳了起來,試圖抓住那些吻。我看向史諾總統舞臺後的特大螢幕,發現自己佔據了比應得的更長的播放時間。


  當我們通過大門回到訓練中心時,我被自己巨大魅力產生的動靜折磨得筋疲力盡,Calliope的眼淚源源不斷的湧出來。「一切都結束了,」我告訴她,「你做的很棒。」


  「但是沒能像你一樣,」她抽泣著說道,眼淚又一次湧出。我想她意識到了我特意保密的計畫,而她一定認為計畫成功了,因為她發出了一聲響亮的哀嚎,然後向電梯跑去。


  其他的貢品們慢慢走向門,但是我看見幾乎每個女孩都回過頭來看我,很多男孩也這樣做了。「這不公平。」其中一個男孩對著另外一個貢品嘟噥著,我不得不同意他的說法。我沒為自己像天使一般的臉付出任何代價,但是我確保我沒有蠢到不從自己所有的東西中得到優勢。


  梅格絲在我的房間裡等著我,帶著一碗方糖。如果她試圖用甜美的招待走進我的心裡,那她做的非常棒。「我表現得怎樣?」我問她,脫下那身金光閃閃的連身衣。我還穿著內衣,因此並沒有在她的面前赤身裸體。緊接著,我陷進了自己的床裡。


  她快速地走過來,把方糖遞給我。我拿了一些,等著聽她說話。「你是個聰明的男孩。」她最終說道。


  「都城的人很淺薄。」我告訴她,「我總是很擅長讓人們愛上我。這裡笑一笑,那裡眨眨眼。可那到底會不會成功?」


  梅格絲又一次把她年輕時的照片拿了出來。「在我身上,那成功了。」她說道,即便她的神情有些恍惚,「但那是之前了……」她的聲音逐漸減弱了。


  「什麼之前?」我接著問道,但是她沒有回答。所以我換了個話題:「我做的怎樣?」


  她咯咯地笑了,「你很有天賦。現在你需要睡覺了,訓練就在明天。」梅格絲把一塊方糖交給我,然後走了。


  我把方糖扔進嘴裡,看著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