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7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海綠色眼中的世界』第一部(8)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Eydias_

校對:RingTwo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八章

  第二天清晨,梅格絲在我的沙發上打著瞌睡,等待著我。我叫醒了她,她擁抱了我,然後祝我好運。她沒有費力地保證我能活下來,因為她堅信我有背水一戰的能力。另外,沒有什麼事是萬無一失的,梅格絲從不會欺騙我。


  Germanicus在房間外邊等著我。Pompey到達後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要盡最大的努力。我跟著形象設計師來到了屋頂上,一架直升機正停在那裡。他們用來拉我登機的梯子固定住我,保證我現在不會掉下去,也讓他們在往我左臂裡植入追蹤器前不會逃跑。


  我試圖向窗外看去——如果說火車窗外的景色是壯麗的,鳥瞰的景觀就該更令人驚歎——但是他們把窗戶全都遮成了黑色。他們不能讓我偷看遊戲進行的場地。


  著陸後,Germanicus把我帶入了準備區。我沖了個澡,然後他幫著我穿上了每個貢品都得穿上的制服,包括厚厚的兩件套服裝,毛邊的防風衣和寬大的手套。所有的衣物都是耀眼的白色,裡面還裹著一件黑色的連身衣。即使是這樣,我也能說自己從未穿過比它更厚的東西。


  Germanicus一邊對著衣服評頭論足,一邊幫著我穿上。「那裡面一定很冷。我真為你感到悲劇,我猜你一定打算在進場後儘快脫掉你的上衣。」


  當然,他猜得沒錯,可是我依舊從衣服的設計上看到了點希望。那件毛邊風衣並沒有完全遮住我的臉,而那大概就是我最好的優勢了。另外,雖然衣服很厚,但是它依舊非常合身。我想這還行得通。


  接著,Germanicus讓我站在房間角落裡的一個金色圓盤平臺上。圓筒形的玻璃罩在我身邊降下,我還沒來得及向他揮手道別,那平臺就直升了上去。


  我注意到的第一樣東西是光線。我得用手遮住眼睛來抵擋這過分明亮的光線,這才能避免失明。播音員克勞帝亞斯‧坦普史密斯的聲音從某些被隱藏起來的揚聲器中爆發出來:「女士們,先生們,六十五屆飢餓遊戲現在開始!」


  我的眼睛適應了光線,我很快發現它之所以那麼明亮是因為地上的雪反射了陽光。看起來,我們像是在某個北極凍原上——這兒的一切都覆上了雪白的外衣。豐饒角就在我的前邊,在強烈的陽光下反射著金色的光芒,貢品們在它周圍圍成了一圈。我看見Gemma在幾個圓盤旁邊,已經提前慌張了起來。我們得在壓力感應的圓盤中呆滿一分鐘,如果不這樣做,它就會立刻爆炸。


  樹叢在我的左邊,右邊看起來像是有山,在我後方是更茂密的森林,而在我正前方,離豐饒角幾百米的地方,一片懸崖浸入閃著光的藍色海洋中央。那裡有水,我奇妙地感到寬心,即使我並不能在那裡游泳。但是,那片小小的故鄉縮影依舊指引著我,使想起了自己為何在這裡,以及我要去做的事。


  平地裡傳來一聲槍響,飢餓遊戲正式開始。我對著Gemma大吼,她立刻把角度轉向我,一起沖向擺放在金色的豐饒角旁邊的一大堆物品。我們的目標是那些最好的東西,它們放置在巨大的角上,但沿途Gemma還撿了一些刀子。當我們奔跑的時候,我向她伸出了手,她毫不猶豫地抓住了。


  我看中了一套魚叉,並拿走了它們。Orion警告的吼聲及時進入了我的耳朵,我轉過身去,把刀紮進了一個小孩的腹部——他看起來似乎只有八歲。接著,我看到他手中的短柄斧。我突然想到了父親的警告,他們都是鯊魚,我不能浪費時間為他們感到傷心。


  Orion加入了我們,我們三個把其他的孩子趕得遠遠的,以搶奪那少數幾個大包裹來放置我們盡可能多的負載的武器。「找到其他人!」Gemma對著我大叫,我快速地掃了掃整片地區。這簡直像是一場暴動,孩子們亂糟糟地搶奪著武器和背包,攻擊在他們前方出現的任何人。我聽見了尖叫聲,接著看到Calliope倒下了,一柄劍從她的背後穿出。就算距離那麼遠,我依舊能看到她的眼淚在臉頰上凝結住了。

 

 

  這讓我感覺到了這兒有多寒冷,在體內橫衝直撞的腎上腺激素掩藏了這地方冰冷刺骨的現實。就算穿著這身外套,我依舊感到北極的寒風撕咬著我的皮膚。接著,我看到了在豐饒角另一邊的RockMartia。他們看起來衣衫淩亂,但是都活著,肩膀上扛著武器和背包。我向他們大叫,告訴他們在林中集合,然後我們一齊跑向了林木線。


  我們幾乎毫髮無傷地完成了這一切,但一個聰明的孩子為了扳回劣勢,從一開始就躲進了叢林。等到Martia沖入時,他立刻從灌木叢裡跳了出來,猛砍她的喉嚨。她發出了痛苦的咕嚕聲,然後倒在了地上。紅色的鮮血灑在了雪地裡,Rock發出了暴怒的吼叫聲,然後用自己粗壯的雙手掐死了那個孩子。


  「他已經死了。」我說,在樹林裡點點頭,「快點,我們得走。」


  Rock依舊在擠壓著,OrionGemma架住他的胳膊,把他的手從那孩子的喉嚨上掰開。Rock搖晃著頭,重新恢復了理智,轉向Martia。他收走了她的東西,對著我點點頭,在我的指揮下一同跑入了林中。


  我們一連跑了大概一個小時,直到我們確信沒有人在跟蹤了。接著,Gemma提議休息片刻,看看我們在豐饒角搶到了哪些東西。這看起來很好,每個背包裡都有適量的水和食物,加上燧石和鐵片。「我們會度過幾個寒冷的夜晚。」我猜測到,Gemma同意地點了點頭。


  我瞥見OrionRock偷偷摸摸地交換了一個眼神,那動作快到如果我沒有緊盯著他們,那一定會完全錯過它。我不可能知道他們在盤算什麼,但現在Gemma是唯一一個我能夠信任的人,雖然那信任可能只是暫時的。我毫不懷疑OrionRock會在我失去利用價值後背叛我。


  「至少水不再是個問題了。」隔了一會兒,Orion說道。「雪。」是的,我知道我們能融化它,或直接把它塞進嘴裡。水不是問題,但是寒冷卻是,還有那些遊戲設計者為我們準備的野生動物及自然災害。


  「我們得找一個高地,」Rock提議說,「更不容易遇到埋伏。」


  我們都同意他的看法,所以我們花了剩下的整個下午尋找一個合適的營地。當我們找到一個好地方——樹林中的一個小山丘——時,已經是黃昏了。這兒很好防衛,還能爬上一棵壯實的樹來俯瞰整個競技場。我第一個走向前攀登那棵樹,而不是在底下提議讓誰來做這事。在樹頂上,我可以看到整個比賽場地,山丘逐漸變成山峰,但要作為其他貢品的目的地,它離得實在太遠了。


  「我沒看到人。」我返回地面,報告說。背包裡還有睡袋,我的同伴們把它們繞著樹粗略地排成一個圓圈。Rock離開了,Gemma告訴我他在尋找可以點火的木頭。


  在他不在的時候,夜色慢慢降臨。四周響起了施惠國的國歌,接著,克勞帝亞斯坦普史密斯列出了目前已經死去的貢品的名單。一共有九個人,裡面包括Calliope。對她的死,我心中有著一種伴隨著劇痛的哀慟。這麼說來,她並沒有在搞什麼陰謀——她的確只是個嚇壞了的女孩。我曾對她說過,如果我在競技場裡遇到她,那就會殺了她。現在,我對此感到非常糟糕。但我若回答了不同的話語,那又能否讓她在這裡生存?


  「還剩下十五個人。」Gemma說道,「比往常更多。」


  「我懷疑是否每個包裡都有燧石與鐵片。我說道,「寒冷的夜晚會奪取至少兩個人的命,我敢保證。」


  仿佛那些遊戲設計者聽到了我的話一般,當太陽落山的時候,氣溫開始驟降。Rock抱著滿手的樹枝,我們在四個人中間燃起了差強人意的篝火。


  「這是個好主意嗎?」Gemma突然說道,「這暴露了我們的位置。」


  「我們是專業貢品。」我提醒她說,「沒人會想要來攻擊我們的。」


  「如果他們這麼做了,不管是誰在守夜,我們都會將他們消滅。」Orion加上了一句,把手指掰得「喀拉」作響。他的傷疤在閃爍的篝火中看起來更加陰森。「我第一個守夜。」


  我並未因此而完全放心,但還是鑽進了自己的睡袋。我的頭不知怎的緊鄰著Gemma的,我懷疑這是她搞的鬼。「別擔心。」她對著我笑出了酒窩,「他叫得和咬得一樣狠。」


  我對著她挑了挑眉毛:「你覺得這能讓我安心嗎?」


  Gemma頓了一會兒,又露出笑容:「如果我所說的話沒有,那我的身體可以。」


  這是我還從未聽說過的邀請方式。但我來到這裡是為了取勝,而不是和Gemma好上,不管她有多麼誘人——她的確很可愛。接著我突然想到她或許已經算是我們團隊中的一部分了——如果徑直拒絕她,我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我希望我能夠,」我低聲暗示說,「但是Orion一直在看著你。」


  「讓Orion去死,」她低聲說道,但是她抓住了要點。其他人大概不會欣賞我們在他們面前恩愛,所以Gemma對著我抖動著她的睫毛,說道:「做個好夢,芬尼克。」


  我對她眨了眨眼睛,轉過身去。女孩們習慣把事情弄得如此複雜。Rock的想法讓我拿不定主意,就仿佛拿著一隻流星錘,迫切地需要一個人過來將它擺動起來。雖然並不安心,但我已經筋疲力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