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7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海綠色眼中的世界』第一部(9)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Eydias_

校對:RingTwo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九章

我輪到最後一個守夜,也因此看到了日出。那很美,但最令人驚歎的地方卻在於太陽與我和Natare曾經見過的那從漁船甲板上緩緩升起的太陽是一模一樣的。顯然,我明白天上的太陽總是同樣的一個,但這依舊讓我不再感到那麼孤單。

幾個小時後,我叫醒了GemmaOrionRock,接著向篝火裡添了點柴火,讓它暫時保持穩定。在他們全都起來後,我們坐了下來,探討重要的問題,例如我們怎麼去追蹤和獵殺別的貢品。直到這一刻到來前,關於專業貢品最終還是要殺死盡可能多的人的念頭還完全在我腦海之外。我決定忍耐,直到自己接受這個計畫。如果我需要靠殺人來留在這個小隊,那我一定會那麼去做。對鯊魚,不需要有同情。

事實證明Orion的確是個很好的追蹤者,所以我們都跟著他穿越在叢林中。我們帶走了所有裝備,因為我們沒有人力留著保衛營地了。

差不多中午的時候,Orion臉上綻放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他把一隻手指放在嘴唇前,示意著我們前進。我們安靜地奔跑在樹林裡,大概五分鐘後,他舉起手做出了個停止的姿勢。他用手指畫了個圈,在我的理解中,這代表著包圍這個地區。Gemma和我向右跑去,Rock則向左。

我藏身在覆蓋著雪的灌木叢後,一隻手裡抓著魚叉,另一隻握著一把長刀。正在這時,我發現我們很有效率地把這塊地區變成了一塊殺戮地帶。兩個女孩——一個年長些,另一個還年幼——就睡在地面上,兩個人互相抱著取暖。很明顯,她們試圖升起一堆篝火,但是以失敗告終。

Orion
發出了一聲開戰的叫聲,然後沖進了場地裡。我並不急著跟隨他,而是讓自己成為看守人,以防戰鬥的聲音吸引到了別的人。這並不是個問題——我的三個同伴最喜歡收拾爛攤子了。Orion用他的厚底鞋踩住了那個稍小的女孩的頭,一瞬間,血液四濺。Rock揮動著他的流星錘向年長女孩的肩膀打去,他半隻腳都踩在了她身上;接著,Gemma向著她的胸扔出了一把匕首,讓那女孩仰面翻倒了下去。

正當男孩們大聲叫喊著的時候,Gemma向我看來。「結束了,」我叫道,這才參與進了清洗活動。兩隻手榴彈在遠處爆炸,象徵著那兩個女孩的心臟停止了跳動。這讓Rock警覺了起來,他之前並沒有發現我沒有參與攻擊,直到現在。「你不會害怕弄髒自己的手吧,是麼,小帥哥?」

我把手進入伸進了一個血泊作為回答,我用血在兩頰上劃出了兩條橫線,Rock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我認為在我們謀殺兩個熟睡的女孩時,確保沒有人正在偷偷接近或者暗中傷人會是個好主意。」我直沖著他的臉怒駡道,「你對此有什麼問題嗎?」

Rock
的眼睛掠過我臉上的紅色條紋,然後說道:「不,沒什麼,沒有問題。」但是他的眼中帶著恨意,我接下來確確實實需要謹慎而行了。

Gemma
走了過來,用力抹去了我臉上的血。「我的戰紋!」我抗議道,然後大笑起來。她咧嘴而笑,說:「你的臉太英俊了,任何東西都不能玷污它。」

「玷污?這是個不錯的詞。」Gemma笑著抱了抱我,當然,那讓Orion又一次怒視著我。我慢慢地用力把自己抽出她的胳膊,然後去檢查死去的女孩們的物品。「沒東西,」我宣告說,「我們走吧。」

就在我們離開那片場地後,我們聽到一架直升機降了下來,帶走了貢品的屍骸。永別了,我輕聲說道。很抱歉我們得殺死你們。但是我並不覺得有負罪感,因為這是飢餓遊戲,我得做任何事情來爭取勝利。

 

那一天,我們找到了另外兩個貢品,他們都躲在了樹林裡。其中一個幹了場不錯的架,但最終被我在遠處用魚叉擊倒。另一個蜷縮在樹林裡,最終被Rock勒死了。我開始懷疑他純粹是靠自己的力量在訓練中取得了10分的。這並沒有讓我覺得很驚訝——他的肌肉像是巨人一樣膨大。

夜幕降臨,我突然意識到昨夜沒有人因為暴露在嚴寒之中而死去,因為坦普史密斯今晨沒有播報任何名字。但是當我們重新建起篝火時,Gemma說道:「今夜更加冷。」看來這是遊戲製作者的計畫——比賽進行得越長,天氣就越冷,我們這些貢品死得就越快。

當我們圍繞著篝火坐下,渾身溫暖而滿足的時候,一個銀色的降落傘突然漂浮著從天而降。我們困惑地互相看看,因為我們的導師負責把從都城人民那兒得到的贊助換成禮物,交給在競技場中的我們。而我們並沒有處在潦倒的情況之下,也許還是所有貢品中最好的那隊。為什麼要給我們禮物?

降落傘飄落到我的身邊,我困惑地聳了聳肩,把它打開了。裡面是一鍋牡蠣雜燴湯,附帶著陶制的碗和勺子,碗上還放著熱氣騰騰的麵包。「哇哦!」Gemma驚歎著,我靜靜地附和著她。

在我們開始享用時,我試圖搞清楚是誰把這些送來的,以及為什麼。其他人不會注意到弄明白這些的重要性,但牡蠣?海鮮湯?這對我來說一定代表著什麼。如果梅格絲能夠送來這些我根本不需要的奢侈品,那一定說明我的贊助正在源源不斷的湧進來。

我凝視著天空,在那裡一定藏著一隻攝影機。我慢慢地露出了一個誘人的微笑。接著,我繼續喝著那些燉煮海鮮湯,儘量讓自己的臉一直保持可見狀態。每當我喝下一口湯的時候,我都讓自己的嘴唇如同正在訴諸情感一般地劃過湯勺。羡慕我吧——我靜靜地在心中嘲笑那些都城人,我肯定牡蠣海鮮湯在都城的銷售量正在急劇上漲。

第二天,我們又開始了獵殺,但我們首先聽了清晨播報。克勞帝亞斯坦普史密斯列出了昨夜死去的一個孩子的名字,再加上我們昨天殺掉的四個,還有十個活著——除了我們,還有六個。在兩天的時間裡,人數減至十人——遊戲設計者並沒有耍我們玩,但這也說明剩下的十個人都很擅長生存。從現在開始,情況更加棘手了。

Gemma
和我抱有著相同的想法,她說:「我們得更加小心了。」

「從現在開始,天氣要更冷了,生存會更加困難。」Rock同意道,幾乎是充滿愛意地撫摸著他的流星錘。我想起了那個被搞瘋了的孩子,他後來開始生吃其他的選手。希望Rock不會變成那樣。

直到正午,我們都沒有找到其他人,所以我們停了下來,早早建了新營地,在氣溫開始下降的時候開始討論我們的計畫。天氣真的是在越變越冷——前兩夜靠著微弱的意志力生存下來的人們一定活不過今晚。又一次地,Gemma準確地抓到了我的想法:「我們有火,這會引誘那些沒有火的人。」

我們計畫兩個兩個輪流睡覺,以防萬一。這是個好主意,因為在夜間,Rock和我聽見了遠處有什麼東西在發出不祥的隆隆聲。叫醒兩個人遠比叫醒三個容易,我們在幾分鐘內就帶著裝備聚集在了一起。但是那響聲越來越大,我們開始擔心起來。

Gemma
,意料之外的聰明的女孩,第一個發現了那是什麼。「是雪崩,」她說道,我們的眼睛盯著山間。足夠確信的是,一道白色的牆壁正在向著我們緩緩靠近。今早的行進把我們帶到了森林的邊緣,我發現那些樹可能會阻擋雪崩,因此我像箭一樣沖向了樹叢,大叫著讓他們跟上。

接下來的半小時像是一場荒唐的夢境。Gemma緊緊地跟著我,可我們幾乎立刻就和Orion以及Rock走散了。雪牆向著我們慢慢靠近,大地不斷地震顫著,樹林中我從未注意到過的動物四散奔逃。現在依舊是清晨時分,這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太陽還未升起,我很難看到周圍的景象。

雪崩正在逐漸靠近著,可我們跑得不夠快。我帶著無限的遺憾,對Gemma大吼道:「把背包丟掉!」她點點頭,割斷了系在身上的綁帶。我跟著一起扔了,我們終於有了點珍貴的空間。

最終,大地的震顫消失了,雪也不再繼續滾動。Gemma和我摔在了冷冰冰的硬地上,按著胸口,絕望地喘著氣。幾分鐘後,我緩了過來,開始研究我們周圍的環境。我們在一個小小的斜坡上,四周依然被樹叢保衛者,我們的背包不知道在哪里。Gemma試圖保留住了她的一套刀具,我背上也還系著三支魚叉。我無言地把一隻魚叉交給她,她把兩把刀給我作為回報。

「我們要試著找到OrionRock嗎?」她問我說。

「你們看見他們在一起嘀嘀咕咕嗎?」我說道,「他們很快就要來對付我們了,或者單單是我,不管怎樣。你可以回去找他們,但我要一個人走了。如果你願意,那就是和你一起。」

Gemma
的臉原本是陰沉的,可現在卻閃著光。她向我撲了過來,讓我陷進了雪地中。我把這看做是她要跟著我。

朝陽從樹林上升起,我們最終一起活了下來。坦普史密斯宣佈了兩名在雪崩中死亡的貢品,不是Rock,也不是Orion。那就是說,還剩下八個。我們向著雪崩的地點走去,希望能夠找回我們的包裹,但在兩個小時的細緻搜尋後,大雪讓我們失望而歸。Gemma提議我們要去找些食物,我完全同意她的看法,接著我們花費了接下來的數小時試圖追蹤和殺死一頭鹿,但最終還是失敗了。

「我做不到!」Gemma終於大叫了起來,把她抓在手上的刀狠狠向地面扔去。我用手掌捂住她的嘴,但已經太晚了。那只在我們視線中靜止不動的鹿蹦跳著在林中消失了。

她的臉抽搐了一下,接著撿起了刀子。「對不起。」

「沒事兒,」我歎了口氣,雙眼搜索著這片地區裡其他的生命痕跡。我看到了被凍住的漿果叢,我曾在可食用食物訓練站看到過它們,但現在正是寒冬,它的枝頭上沒有長出任何果子。

我的胃發出了咕嚕嚕的叫聲,Gemma的肚子很快和我的開始產生共鳴。「這太噁心了。」她發著牢騷,「成為專業貢品的一個得意之事就是我們不會和其他人一樣餓肚子。」

我突然得到了一個靈感,這個念頭在我的腦海中翻轉著——考慮到現在有多冷,這不是個很聰明的想法,但這一定得成功——我看向天空,用上我最困惑、最哀傷的表情,雙手按著肚子。幾秒過後,一個銀色的降落傘包從天空中飄落了下來,就著陸在我的腳邊。Gemma在我的身後倒抽了一口冷氣,接著沖過去打開它。這是第二個湯碗,這次,裡面裝著炸魚。這和我父親在家裡做的一樣。

我們狼吞虎嚥地吃了下去,我確保自己在吃炸魚時盡可能地吃得誘人。Gemma把滿口的食物咽進了肚子,然後她進食的速度慢了下來,說道:「那蛤蜊海鮮湯——是給你的?」

我又一次望向天空。「我覺得在都城,有一位可愛的小姐正對我上心呢。」我可以想像梅格絲在看到這一幕後狂笑的樣子。如果贊助金的確埋住了她的半個身子,那她一定在大笑著。我向著天空拋出一個飛吻。

我和Gemma沒有幹等著好運繼續到來,而是把剩下的下午時間用於追捕貢品,即使又一次沒有任何收穫。黃昏的時候,我們又一次筋疲力盡。當我又一次渴望地望著天空的時候,另一份美味的晚餐降落到了我等待的手中。

「這是史無前例的,」Gemma評論道,她正津津有味地嚼著豬肋排,「我的意思是,是的,導師有時會送進來一些不錯的禮物,但是這些……」她搖晃著自己的頭,「你一定有了些地高權重的朋友,芬尼克。」

這句話點醒了我。也許那些贊助人那麼熱心地讓我活下來是因為他們知道在比賽過後會發生什麼。如果我有了太多錢,還和一半都城人一樣貪慕美色,我可以預見到自己捐獻了成千上萬的錢,以便在貢品成年後輪到一次機會。我突然發現自己很難再咬上一口食物,因為我已經意識到每當我接受這些禮物,史諾總統就讓另一個饑渴的都城市民排上隊,好分享我的床。

「你為什麼不吃了?」Gemma突然關心地問我說。我說服自己吃完自己的半份晚餐,她放鬆了下來。

我們不確定該怎樣睡覺——我們該不該輪流起來守夜?這看起來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因此我同意第一個守夜。我還升起了一堆篝火,沒有火石和鋼架讓這件事變得困難得多。但我依然聚攏了一抱木柴,然後在把清理掉了雪的地面上將它們堆積起來。接著,不確定接下來該做什麼,我突然泄了氣,悶悶不樂地看著那堆木柴。

有什麼東西擊中了我的腦袋。害怕遭到攻擊,我抓起我的魚叉,跳了起來。Gemm立刻後出現在我的身後,一隻手揉著眼睛驅散睡意,另一隻捏緊了一把刀。接著我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不要擔心,我弄錯了。」我對她說,她讓自己躺回了地面。

我走向那個幾分鐘前飄到我頭上的銀色包裹。當我發現一個更輕的——我向上帝保證那遠比打火石和鐵塊更輕——我不再費盡心思隱藏住我的高興了。為什麼我要隱藏呢?我那再都城的慷慨贊助人值得看到他們的捐贈被人大聲讚揚。我輕輕按動了轉輪,接著,樹枝開始冒出了火光。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