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2271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同人文『I Do. 我願意』(6-2)

久等了各位,睽違快一個月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這個故事?
蚊子我倒是真的快忘了......等等等等!請大家先別氣,把手上的武器放下先,我真的是有苦衷的!
不是我故意不更新,而是咱們的翻譯大神正值期末,不得已抱佛腳去啦。縱然我想繼續張貼也沒有稿可用,只能同大家一樣癡癡等著赴京趕考的翻譯大神凱旋歸來。
此等身不由己,大家會體諒的,是不?

好啦,廢話不多說了,還是趕緊進入正文繼續陪可憐的小
Rory參加未完的飢餓遊戲吧。

ps.因為翻譯大神這個月29、30還有考試,所以下次更新可能要等到七月初了
......等不及且英文也還行的朋友可以點下方的原文出處,有作者的完整原文連載。
更無限歡迎其他大神願意協助翻譯工作,小人願在此獻上無尚感謝!


-。-。-。-。-。-。-。-正文開始-。-。-。-。-。-。-。-


作者:
Half Hope

翻譯:
O__O

原文出處:
I Do

ch6-2.

晚飯過後,我們坐著,等著宣佈分數。第七區的男孩並沒有達到我原先估計的分數,他只有六分。九區的女孩拿到七分。最令人驚訝的要數十區的男貢品了,九分。職業貢品們拿到了如每年那樣的高分。Rory七分,Crimson四分。

我們祝賀了他們,但Crimson只是轉了轉眼珠子,氣憤地睡覺去了。

第二天是為採訪做準備。雖然RoryCrimson是盟友了,但我們還是分別訓練了他們,以有效利用時間。Morta事實上還出現來幫他們準備了。她在過去的幾天裡幾乎沒有出現過,我們中沒有一個人對此抱怨什麼。我記得艾菲當初讓我受的那些折磨,現在在考慮是否應該效仿她,畢竟Morta比艾菲冷淡多了。不過最後只是坐在那裡,看著他們接受充實的訓練。主要功勞歸黑密契和比德。他們兩個像是紅臉和黑臉。黑密契很嚴厲,而比德安撫他們,讓他們冷靜下來。

Rory
先進行訓練。他採訪的重點非常明顯會是他和他親愛的表姐凱妮絲的關係。這的確是我們需要讓他準備的主要內容。開幕儀式是個失敗,他的得分很體面但卻不引人注目,所以,唯一一樣能讓他出挑的東西是我。

Crimson
就更難了。事實上,從某個方面,她讓我記起了…..我自己。她對大部分事物持有相反意見。我覺得這脾氣可能來源於Morta的折磨訓練,但她拒絕友善。當她對比德,世界上最難使你發火的人怒氣衝衝地說話時,我知道這樣是不行的,我得插手干預了。

Crimson,」我說,「停下。」

「停下什麼?」她狠狠地說。

「停止那樣說話好像我們是你的敵人一樣。」我說。

「他們在用我的生命做賭注!」Crimson朝著我發火,「他們是我的敵人!」

「聽著,」我對她說,「你一進入那裡,有時候你的贊助商是你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你需要他們對你感興趣。我不是在說他們不是你的敵人,但請你嘗試著把他們變成朋友。這是你明天晚上需要做的事情。」

Crimson
疊起手臂,「那我又怎麼才能達到那個目的呢,具體得說?」

「想像自己在和你家鄉的朋友說話。」

「能是我的弟弟嗎?」她問。

「可以。」我向她微笑,「假裝自己在回答弟弟的問題。」

「好的。」Crimson深呼了一口氣。

之後,Crimson回答問題的時候好多了。我繼續保持沉默,在心裡感謝秦納,不管他在哪里,我感謝他兩年前給我的相同的建議。

第二天,貢品們一切準備就緒後,導師們還有一個聚會。比德看起來是決定要儘量和每個人交談一番,他仍然相信在暗地裡有些什麼在發生。不過就我個人來說,還真沒聽到任何不尋常的事。

「比德,沒有任何事情在暗地裡進行。」他與對升職表示無比興奮的艾菲說完話後,我如是說道。

「那是因為他們不想讓我們知道。」比德堅持他的觀點。

「你真的有些瘋狂了。」我說。

他聳了聳肩,「或許吧,但相比起錯過一些事、被瞞著愚弄一番,我寧願瘋狂。」

我歎了口氣。希望我們回到十二區之後這都會過去。我咬著嘴唇想像,如果我現在懷孕了,比德的注意力就會轉移了。突然,腦海中比德和一個小嬰兒一起的畫面侵襲了我。我們的孩子。那麼他有了如此珍貴的人來擔心,就不會做出任何輕率之舉了。但隨後,我的腦袋快速運轉快進到幾年後,收穫季儀式和遊戲。

比德知道得和我一樣清楚,我們的孩子總是避不了饑餓遊戲的。如果我懷孕了,他只會更積極地參與暗地裡的行動,來保證孩子的安全,把自己放到極危險的境地中。可是,不懷孕會傷害到每一個我愛的人。我想像著指導VickPosy,也許甚至小櫻;媽媽或者Hazelle死於意外事故;蓋爾死於礦難。

我該怎麼辦?

我所知道自己能做的就只是努力把活著的Rory帶回家。之後的事情我們會回家再應付。

我穿著他們給的裙子,比德穿著他的西裝。我們和黑密契碰了面,一起看著我們的貢品們出場。Rory穿著他的服裝看起來比實際要大一些,這是好事,因為年紀小的貢品往往更難得到贊助。Crimson的設計師看起來從她的名字中得到了些靈感,她的裙子火一般紅。他們看起來都很不錯。比他們的礦工裝好太多。

今年凱薩選了深粉色作為發色,仍然穿著那身亮閃閃的藍色套裝。我沒有很注意看整個採訪,和往常一樣,直到Crimson出場。

她開始有些顫抖,但凱薩很幫她,她看起來也沒有那麼差勁。不過採訪中的一點抓住了我的眼球。

Crimson,有任何特別的人在等你回家嗎?」凱薩問她。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