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2271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海綠色眼中的世界』第一部(12)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Eydias_

校對:RingTwo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十二章

  在我劃出了那道致命的傷口後,Rock尖叫了起來——我相當確信他死前的嚎叫會在今後的 數年內一直追隨著我——我搖晃著離開那血腥的場景,倒了下去。坦普史密斯的聲音從揚聲器中爆發了出來,宣佈我是饑餓遊戲的勝利者。我相信都城的所有女人們此時此刻都在哭泣,亦或是歡呼,亦或是互相擁抱著。


  一架直升機在我面前出現了,緊接著的幾天在我的腦海中顯得模糊不清。我時而昏迷,時而清醒。在某些時候我清醒過來,在一張桌子旁接受包紮,我的左臂被一支發出嗡嗡聲的巨大的白色管子包了起來。


  當我足夠清醒地區瞭解情況的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正躺在訓練中心,我自己的床上。我很難相信這一切都正在發生,我將頭轉向窗口,梅格絲正坐在雙人沙發上,她的織衣針碰撞著發出響聲。


  「梅格絲。」我的聲音很低啞。


  她走了過來,手上握著一杯水。我試圖坐起來,但是她堅持讓我躺著,把水灌進我的嘴巴。顯然,我恢復得足夠好——相對而言——能夠回到自己的床上了。但我依舊不被允許自己移動。


  「謝謝。」我說道,在我感覺到自己的聲音足夠穩定的時候。她握住了我正放在毯子上的右手,我發誓我看見眼淚從她的臉頰上掉落。「那些禮物……怎麼樣?」


  「你在都城有很多仰慕者,」她喃喃道,我理解為何她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悲傷和抱歉。因為我或許挺過了饑餓遊戲,卻還有其他需要克服的情況。「你覺得怎麼樣?」


  考慮到我左臂裡殘留的痛感,我很肯定她指的是什麼。「很好,令人驚訝的好。」我闔上了我的眼睛,揚起了左臂。「它看起來很醜嗎?」我開玩笑地問道。


  「睜開你的眼睛吧。」梅格絲說道,我看到自己手臂上的肉是健康的粉紅色,連一條表明它之前發生了什麼的傷口都沒有。如果稍作猜測,我覺得醫生們把所有饑餓遊戲留下的痕跡都抹去了。


  「我能起來嗎?」


  「要小心。」她回復道。在她的幫助下,我試圖讓自己在床上坐了起來。我的胳膊鑽心地痛著,但那無法與我曾經擁有的恐懼相提並論。「你幾乎失去了這條胳膊。」梅格絲加上一句。我並沒有感到驚訝,Rock在用帶刺的流星錘擊打我的時候並沒有一絲手下留情。


  「都城的人們還愛我嗎?在那場屠殺之後?」我問道,對答案是「不」仍然懷著一絲期望。但是事情當然不會像我想像的那樣,梅格絲不情願地點了點頭。「別擔心,」我對她說,「我知道自己今後會怎麼樣。」


  我們兩個都不想談論我今後在都城當牛郎的日子,因此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最終,梅格絲搖搖晃晃地走出房間,在幾分鐘後帶著我覺得永遠不可能再看見的東西出現了——一碗方糖。她遞給我一塊,我不確信地眨了眨眼:「我能吃這個嗎?我不是應該接受特殊的治療食譜麼?」


  「直到醫生說別的話前,就只有稀粥和水。」梅格絲說道,接著眨了眨眼。「如果你不遵守,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真棒,」我說道,把方糖扔進嘴咀嚼著。這是我吃過的最美妙的東西了。


  在幾分鐘的寂靜後,梅格絲突然開口說道:「Gemma。」


  我不想談論關於Gemma的事——不是現在,是永遠——但梅格絲讓我在賽場裡活了下來,在那之後,我願意為她做幾乎任何事。「她怎麼了?」


  「她是個可愛的年輕姑娘,」梅格絲說道,我不確定她接下去要說些什麼,所以我閉緊了嘴巴,直到她接著說道:「你可能沒有發現,但那姑娘顯然已經瘋狂地愛上你了。」


  「我知道,」我平靜地說道,「但是她已經死了。」


  梅格絲又一次摸了摸我的手。「我很抱歉。」她說,突然,我又開始哭了。梅格絲用雙臂抱緊了我,我在她的肩膀上抽泣著,把她的襯衫都弄濕了。當我又一次可以控制自己的時候,我很快地縮了回去,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哭泣並不代表著示弱。」梅格絲對我說道。


  「我幾乎不瞭解Gemma。」我說,因為自己脆弱的感情狀態而感到挫敗。我 甚至不記得過去我曾經哭過,甚至在母親的葬禮上也沒有。父親在那之後的幾個月裡一直一場關心我,他擔心我沒有流淚是其他什麼更深層的、心理創傷的標誌。 「為什麼我要為一個連姓都不知道的女孩而感到這麼緊張?」


  「Lane。」梅格絲告訴我說,我用盡全身意志力才抵擋住另一陣 洶湧而來的眼淚。「饑餓遊戲改變了我們,芬尼克。我也許曾經依靠過自己的容貌,但這並不能阻止我在同區選手拿著把短劍走向我的時候用短柄斧砍進了 他的頭。我每晚都在夢裡看見他的臉,和我的丈夫,孩子們和孫子們在一起。」


  我為梅格絲感到一陣強烈的痛苦。比起我來,她失去的要多得多。「他們都去世了嗎?」


   在我猜想到的所有反應裡,我最不能想到的是一個微笑。「一切會好起來的,」她保證道,「Gemma的死發生才沒多久,Calliope也是。」我目瞪口呆地望向這位老婦人,我完全不知道這位老婦人怎麼那麼瞭解我,就好像她可以讀出我的念頭一樣。梅格絲又一次對著我咧嘴而笑。「就像我說的,芬尼克,我曾經和你一樣。我保證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當她這樣說的時候,我幾乎相信了她。


   四天過後,醫生們宣佈我身體和心理都足夠健康,可以重新回到現實世界。Germanicus和三胞胎在清晨早些時候出現了,盼望著擦去饑餓遊戲留在我身上的任何痕跡。我讓他們這麼做了,因為我發現只要我身上有一道傷疤,它們就會不斷地讓我想起GemmaCalliope,以及殘暴的都城。我並不是想忘記最後一項,但是我已經打算長久地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將它的殘暴統治徹底打破。如果我一直渴望著復仇,那就不會那麼隱忍了。


   Germanicus讓我穿上了一條像是可以流動一般的白襯衫和褲子。襯衫幾乎是透明的,完美地展示出了我又一次精力充沛的胸膛。他打算讓我的頭髮保持 原來亂蓬蓬的樣子。顯然,我在遊戲裡如此受歡迎,以至於幾乎所有的都城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急著去理了個「芬尼克頭」。


   當我走出舞臺的時候,凱薩富萊克曼向著仰慕他的觀眾們高聲呼出了我的名字。我看見至少一半觀眾都頂著和我幾乎一模一樣的髮型,只 不過他們的頭髮色彩豐富。大多數人決定保持與我相同的特定的棕色漸變,但很多人混進了他們的個人口味,例如粉色的條紋,綠色的波點,還有一個染上了彩虹的所有顏色。


  凱薩讓我走向了舞臺中央,那裡專門為我擺放著一張豪華的勝利者之椅。「那真是一場嚴峻的考驗,」凱薩對我說道,微笑著,「雖然我想在都城的這些小姐們為你的勝利起了決定性作用。」


  我想他只是開個玩笑,但那讓我想起了我得做的事。「我能說些什麼嗎?」我問道,凱薩看起來疑惑不解,但很快就點了點頭,隱藏住了他的失神。


  我無視了攝影機,直接看向觀眾們。成千上百張臉正面對著我,頂著我的一舉一動。我的講話沒有特定的觀眾,它面對著所有人;因為我不能一個個單獨地對他們說,也不能讓任何一個人感到被輕視了。


   「當我第一次來到都城的時候,我為這地方的龐大而震驚。巨大的建築就聳立在我的面前,就好像它們伸展開來,打算夠到天空一樣。但是當我走進競技場的時 候,我意識到了一些深奧的東西。」在這兒,我讓我的口氣軟了下來,變成一種誘人的低音。「都城的靈魂並不在於它的建築,壯麗的公園,日夜不停的流動盛宴。這個精彩的新世界裡最吸引我的地方,就在於它的人民。」


  我的視線掃過觀眾,和每個人做著眼神交流,卻又不停留超過一眼。 接著,我轉向了攝影機。「在都城,我發現有一部分人,他們不僅僅美麗,聰明,慷慨,就好像所有人都知道的那樣。他們是真正的、深深地關心著我們的人。他們有什麼理由把一個迷失的男孩從四區帶來,用愛和支援激勵他,接著在競技場裡提供給他所有的生存工具,直到現在,讓他站在你們的面前呢?」


   當然,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謊言。我恨都城,以及它所代表的任何東西。但如果史諾總統打算將我賣給那些不斷增長的買家們,我得做的就是控制局面了。 如果都城的女人們不僅僅想要我的身體,而是真的以為她們愛上了我,我可能就能從這些事中獲得優勢。我想,你或許得到了一隻新的傀儡,史諾總統,但是你會發現我可以控制你的下屬們,並且做得和你一樣好。


  現在我已經語無倫次了,所以我對著攝影機,微笑著說:「從我的內心和靈魂深處,都城的人們,我要謝謝你們。如果我有任何的機會能來回報你們的善良的話,請說出來吧。」我用一個現在已經是著名了的微笑結束了講話,觀眾席爆發出一陣歡呼,他們大聲地喝彩鼓掌。少數幾個女人大聲尖叫著她們愛我,但那只能讓我覺得更加噁心——我只有十四歲,而她們大概不知道真愛代表著什麼。


   富萊克曼最終讓觀眾們平靜了下來,那些真正運營這檔節目的人們在觀眾再次失控之前播放了紀錄片。螢幕上是三個小時長的六十五屆饑餓遊戲剪輯,但我的臉出現的如此頻繁,甚至讓我覺得都城已經忘記了那兒還有其他二十三個選手。攝影機現在又轉向了我,捕捉我對視頻的反應。我從頭至尾都保持一張愉快的、冷靜的臉,痛苦地熬過了那三個小時。


  「現在你已經贏了饑餓遊戲,接下來你要做些什麼呢?」凱薩在那視頻終於結束後問我說。


  我展露出我神秘的微笑,回答道:「實話說,我不知道。都城用一種我從未想過的方式俘獲了我的心。離開這些完美的人們那麼久一定是場折磨。」


  凱薩拍了拍我的肩膀,試圖安慰我:「別擔心,芬尼克,你每年都能回來?」


  我轉向攝影機,彎起嘴唇,露出一個富有魅力的笑容。「我期待著。」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