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6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海綠色眼中的世界』第一部(完)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Eydias_

校對:RingTwo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十三章

  賽後採訪過後,我並沒有多少時間來和Germanicus及我的預備小組道別,因為Pompey急忙拉著我和我的導師去火車站。Andromache和我交換了幾句沒有意義的談話,接著走向她自己的車廂。我猜想著她會在那裡做什麼——也許是對著鏡子看上幾個小時,試圖用她顯然很醜陋的人格打破它。


  Pompey為我得了冠軍而高興至極。他看起來為我的歸來而感到真誠的喜悅,即使他從我的手中奪走了勝利者之冠,接著開心地依依呀呀著,全然沒有發現我已經離開了房間。


  梅格絲依舊在我的車廂裡等待著我,手上抱著一碗方糖。我盡可能多地抓起了一把,接著和她一起站在窗前。外面一片漆黑——我們一定在經過隧道——但很快,一區的工業景色就出現在面前。「你在為能重新見到家人而激動嗎?」她問我說。


  「是的,」我回答道,梅格絲顯然察覺到了我聲音裡的一點猶豫。「梅格絲,我殺了另外一個人類——而且是很多次——那看起來非常冷血。我不知道我的家人希望我怎樣,但我永遠不能用這個模樣回家。」


  「他們知道情況,」她說服我說,「即使你回家的時候丟了兩條腿,幾乎不能把兩個詞連著說出,他們還是會愛你的。」


  幾個小時後,火車停在了四區的火車站。梅格絲和我手牽著手走了出去。她是我的支柱,以防我的家人真的認不出我來。在所有那些荒謬的故作姿態後——還包括多起殺戮——我的父親和Natare還會張開雙臂,真心歡迎我回家嗎?


   但當我走上平臺,依舊緊緊抓住梅格絲乾癟的手的時候,我在一大片記者中看到了我的父親和妹妹。Natare看見了我,接著招了招手,我放開梅格絲, 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去和我的家人會合。當我走到他們身邊的時候,Natare撲進了我的懷裡,我的父親——他原本並不容易感情衝動——緊緊地用雙臂環繞著我們兩個。照相機在我們身後「哢嚓」作響。


  「我太害怕了,」Natare抽泣著說。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辮子。


  「一切都過去了,」我輕聲對她說,「我履行的我的諾言。我讓都城愛上了我,作為回報,他們讓我活了下來。現在我回來了,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父親退後了幾步,直視著我的眼睛,就好像在判斷回家的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他的兒子。不管怎麼說,他一定十分滿意,因為他說道:「芬尼克,我一生中從未為你感到更加自豪過。」


  如果他知道為了回饋那些好心的都城贊助人在遊戲中的幫助,也為了讓他和Natare能夠活下來,我接下來不得不去做的事情的話,我想他一定不會像現在那樣微笑著。同時,我是不會把這件事告訴他的。


   梅格絲挪著步走過來。「這是梅格絲,我的指導老師。」我對父親和Natare說道。Natare立刻拉過了梅格絲的手,要求聽三胞胎的故事和梅格絲是怎樣把那把完美的武器寄給我的。在梅格絲開始解釋——Natare顯然不明白她在說些什麼——的時候,我面對面的走向了我的父親。


  「好吧,」他嚴肅地說,「你被選中了。」一開始,我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些什麼,但很快我就意識到他說的是一年一度的饑餓遊戲儀式。


  「是的,」我附和道,「並且,我為了勝利什麼都做了。沒有事比回家更加重要了。」


  「你是怎麼做的?」父親問道。


  「我用了我知道的東西。繩子,繩結,三叉戟,魚叉——我擁有的,和我能做出來的。」但我又加上了另外一點,我阻止不了自己繼續說下去,「以及我的崇拜者們提供的所有東西。」


  父親一定意識到了我在試圖隱瞞什麼,因為他的眼睛眯了起來,但他並沒有抓住那個話題不放。「其他的所有孩子們,也就是貢品,他們是什麼?」


  「他們是鯊魚。」我回答道,但是我補充了幾句,不然我該怎麼公平地對待GemmaCalliope呢?「其中一些是。你錯了,他們中的大多數是恐懼的孩子們,試圖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裡活下去。我也是其中之一。」


  「那你是怎麼對付他們的呢?」


  我的頭垂下了。「我殺了他們。」


  如果我的父親在試圖打擊我,無疑,他做得實在太他媽的棒了。但接著,他緊緊地抱住了我,我意識到他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安慰我,一種粗魯的方式。「我看過你是怎樣留心你那來自同地區的夥伴,還有那個叫Gemma的女孩。你完全可以變成那些鯊魚之一,但是你沒有。」


  「但我還是殺了人。」我低沉地說。


   父親晃了晃我的肩膀,把嘴唇貼近了我的耳朵,用一種只有我能聽到的聲音說道:「不,你沒有。這都是都城做的。如果你再一次忘記了這事,我就不認你做兒子了。」他轉過身去走開了,就好像我狠狠地羞辱了他一番似的。這麼多天來的第一次,溫暖的感覺淌過了我的整個身體,折磨著我的負罪感終於開始漸漸退去。


  Natare拋下了梅格絲一個人片刻,不安地抬起頭來看著我:「爸爸跟你說了什麼?」


  我綻開了笑容:「他說了我想聽的。」

 

-。-。-。-。-。-。-。-第一部 完-。-。-。-。-。-。-。-

第一部終於完結了,看到結尾我不禁真的有點淚眼盈框,在原著裡看來玩是不恭的芬尼克,在這裡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抓出了他性格中的另一面以嬉笑坦然掩飾一切不安、憤世,為了家人、為了生存強裝出來的堅強;利用著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有何資格擁有,又有何資格以此操弄的魅力;裝做不在意的接受所有,掩蓋在不正經笑容下的才是真正的苦。

雖然在第一部中安妮尚未出場,但芬尼克過去的生活、他所受的遭遇已有了清晰的輪廓。莫怪他要整天狂嗑方糖,日子苦悶到這地步根本是連膽汁都要苦出來了!看完這篇芬尼克在我心裡令人心疼指數已經漸漸快超越小比德了,希望第二部安妮出場後能讓他們好過一些,這麼苦下去叫誰怎麼受得住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