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2271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同人文『I Do. 我願意』(7-2)

作者:Half Hope

翻譯:
O__O

原文出處:
I Do

ch7-2.

螢幕被競技場的景色填充著,滿眼綠色,但不是樹,只有草地。深綠色的草延伸在每一個角落。在茫茫的綠色裡只有幾件東西:從競技場的草坪下突出的岩石,深藍色的河流,還有周圍站著貢品們圍放著補給品的豐饒角。深色的烏雲甚至給整個競技場更添了一層陰沉。

Rory
Crimson隔了大概七個貢品,他們環顧四周,直到目光交匯。我呼了一口氣,知道他們還是打算合作的。

「女士們先生們,」克勞帝亞斯坦普史密斯的聲音響起,「歡迎來到第七十六屆飢餓遊戲!」

六十秒的時間是煎熬的,我很確定自己在等著最後的一聲炮響,已經把比德手上的血循環給切斷了。終於一聲響,Rory跳下來。就在他的面前, 放著一把弓和一鞘箭。他抓起弓箭,身邊的貢品們衝向豐饒角。很奇怪,今年,他們好像把所有的職業貢品和強壯的貢品都放在了一邊,另一邊是弱一些的貢品, 有著RoryCrimson的這一邊。我很好奇這是否是一個策略,也許強壯的貢品們會先互相殘殺,之後再追捕弱小的?我很疑惑。

Crimson
拿到了一個包和一些其他的物品,但她發覺一個職業貢品向她的方向轉來。不過那個貢品手裡只有一把矛,好的武器總是被拿走得特別快,所以他決定忽略Crimson。畢竟,她對他們來說不構成任何威脅。

Rory
這邊已經空了,他順手再拿了些東西然後跳到了Crimson身旁。

我試著忽略豐饒角,我知道那裡一定血腥而恐怖。但既然我的兩個貢品都出來了,那就不那麼重要了。

「那麼?」RoryCrimson,「我們現在去哪兒?」

「向上,」Crimson回答道,「觀察一下這個競技場。」

於是,我們的貢品走向了提升的石頭群,互相幫著爬上去。

「看,現在我們知道為什麼Buck得了九分了。」比德說。

我看了一眼螢幕。Buck,第十區,畜牧業,這個男孩用一條長繩快速地做成了繩套。他很輕鬆地在頭頂上揮舞著繩套,抓住了第七區那個高大強壯的男貢品。繩子緊緊地圍著第七區的手臂,Buck將他拉近,用刀切開了他的喉嚨。

Buck
隨後鬆開了屍體上的繩子,把第七區的屍體加到他已經殺掉的兩個貢品中。

職業貢品注意到了他。其中的一個,一個第四區的女孩,她頗勇敢地靠近Buck

「畜牧。」她說,「你很熟悉屠宰,不是麼?」

Buck
瞪著她,「可以這麼說。」

第四區回頭看了看,其他職業貢品們全對她渴望地點頭。她回過頭,「我叫Mar,第四區。你願意加入我們的隊伍嗎?」

Buck
聳聳肩,「我想,好吧。」

隨後是相互介紹。第一區的兩個是DazzleSilvia,第二區是AvenantFelly。第四區是TristanMar。看起來第九區的女孩沒有如願加入他們。我流覽了一遍所有螢幕,最後在河邊找到了她,她回頭望著,很失落。

七個貢品在河邊,只是分散著的。這是一條很寬的河,你甚至無法看到河的另一邊。一個男孩彎下腰,將自己的臉埋在河裡,饑渴地大口喝著河水。愚蠢。河水是可能有毒的。

不管那水怎麼樣,是什麼,不過那不是將這男孩拖進水裡的罪魁禍首。一切發生得如此快,我甚至沒能看清是什麼把他拖進了水裡。

「什麼東西!」我跳了起來,尋找水中的危險生物。

「一定是遊戲設計師的好朋友。」黑密契陰沉地說,拿出一瓶酒。

我等著,但水面上不再有任何動靜。直到,突然地,那男孩又浮現在水面上,他漂著撞上了岩石,顯然是死了。我空著的手捂著嘴。我現在真心希望這條河不是唯一的飲水來源。

Rory
Crimson在日暮時走到了岩石頂部,至今已經有客觀的貢品死了。十個死了。還剩十四個。

我們的貢品觀察著整個競技場。正以為他們現在到了最高的地方,我們也得到了觀察競技場更好的視角。

 

 

「那條河看起來是唯一的水源。」Rory說。

「當然了。」Crimson歎了口氣,「哈,至少職業貢品們不能時刻監視整條河,不是嗎?」

我的胃開始翻騰。他們不知道。他們不知道在那條河裡有恐怖的東西。

「是的。但我們還有兩大壺水呢,對吧?」Rory說。我感覺好些了,但兩瓶水並不能維持太久。不過我想,他們終是不能殺掉每一個去取水的人的。如果那樣的話,遊戲結束得就會太快。那個男孩的死或許只是給觀眾們一些激動和滿足。

「我們或許應該找個地方度過夜晚。」Crimson說。

「我們在稍微下去點的地方看到的山洞?」Rory問。

Crimson
點點頭。「當然了。」

他們從斜坡上稍往下走了一點路,到了山洞。他們靠著競技場中剩下的一點光亮檢查了他們所有的物品。他們拿到了打火石,可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用來生火。他們也拿到了一小條麵包,一些牛肉乾,還有堅果。這些東西最多可以支持他們兩天時間。

「你射箭技術怎麼樣?」CrimsonRory,「你覺得自己可以獵捕到一個動物或者...什麼嗎?」

「我射箭不算最好,但一定是可以打到些東西的。」Rory說,「不過我覺得最好的辦法是設陷阱。我這兒有些繩子。」

Rory
拿出繩子。我對自己微笑。他會做得很好的。可能沒法抓住職業貢品,不過這裡周圍總會有一些動物讓他們充饑的。

國歌響起,死亡名單出現在天空上。所有的職業貢品都活過了第一天,Buck、第五區的男孩、第七區的女孩、第九區的兩個、十一區的男孩,還有RoryCrimson也活下來了。所有剩餘的貢品都死了。

「國歌之後是得到贊助的最佳時機。」黑密契對我們說,「來吧,比德,你過來跟我去簽贊助。凱妮絲你待著確保一切安好。」

職業貢品分成兩組,決定在夜晚的時候在河邊巡邏。看來幾乎每一次,職業貢品的策略都是相同的。在豐饒角奪得物品,夜裡捕獵其他貢品,早晨休息。他們讓十區男孩看管補給品,其他的人徒步出行。

Rory
Crimson睡覺的時候擔起第一班夜哨。他凝視著山洞外,箭上了弦。他的眉間緊張,但他看起來在沉思。我多希望可以給他一些讓他安心的話,但直接的資訊是不被允許的,而且我們不能在現在花錢給他們送東西。我歎了口氣。或許現在他在想家,或許只是將注意放在遊戲上。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