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7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同人文『I Do. 我願意』(7-3)

作者:Half Hope

翻譯:
O__O

原文出處:
I Do

ch7-3.

夜裡,一個組職業貢品找到了第七區的女孩和十一區的男孩,殺掉了他們。我把電視靜了音,好不去聽到他們大喊著,求饒的慘叫。

當兩組職業貢品隊伍又匯合的時候,另一組抱怨他們沒有遇到任何貢品,完全沒有樂趣。我顫抖了一下。樂趣。這是那些孩子們對遊戲所持的態度,對殺戮 所持的態度。所有這些都是一種樂趣。經過那次,活過一屆遊戲,所有這些對我來說甚至更糟糕了,因為我曾在那兒,我曾恐懼、饑餓、為了活命而戰鬥;我看到過 自己在意、關心的人死在面前,而且一直害怕會再失去誰。我停止過別人的心跳,我經歷過身體和精神的雙重痛苦。這些,只有那競技場才能一起達成。

是啊,都是孩子。一切如此荒謬可笑。

我的心裡為此有種空空的感覺。太陽升起來了,黑密契從門外進來。他拿出他的保溫瓶,拿出一瓶酒。我越來越能理解他了,他還是一個噁心的酒鬼,但我明白為什麼了。誰知道呢?也許,如果我像他失去自己的盟友那樣,失去了比德,現在我也會是這樣,把自己淹沒在酒精裡,沒有人理解我,沒有 人真正理解我。

我轉了轉左手無名指上的金色小圈。這是我們的不同之處。

「你在比德回來之前能保持情緒?」黑密契問。

我點點頭,「當然,我不累。」

黑密契挪到自己的床前,最後再抿了一口他的酒,睡去了。競技場開始醒來了,除了職業貢品們還在輪流看守。有些睡著,有些醒著。 Crimson叫醒Rory,他們兩個看起來都很累,即使他們都得到了六小時的睡眠。六小時,算不上令人滿足,但比起可能的更糟的情況,那已經算很好了。

當職業貢品、RoryCrimson,還有第九區的女孩正用從豐饒角奪得的食物填飽肚子時,另兩個貢品的肚子卻空空如也。他們已經二十四小時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了。第五區的男孩搜尋著一塊岩石,在底部找到一條蟲子。他把蟲子扔進嘴裡,臉上噁心的神色顯然。

「噁」我顫抖一下。沒有到那種地步我真是幸運。

比德在黑密契回來的兩小時後也從簽贊助的任務中脫身回來了。

「怎麼樣了?」我問他。

「他們得到了一些贊助。」比德疲倦地給我一個微笑。我舉起手,拇指撫上他眼睛下方的青色眼圈。

「去睡覺。」我對他說,「我還可以再看著。」

「但黑密契睡著了而且我不想讓你在任何時候一個人經歷這些。」比德反對道。

「如果我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可就在這裡。」我說,「如果有什麼事情發生的話,比德,我會叫醒你的,我保證。」

他投降道,「好吧。」

我給了他一個吻,然後把他送到床上。接下來的三小時是我一個人看著,不過並沒有太多的事情發生。一些十分尋常的職業貢品爭執;Rory Crimson決定往下坡走到他們之前看到的一片三葉草地裡吃三葉草。很久之前我也吃了挺多三葉草的,其實還不錯,尤其對於一個十一歲的努力照料自己家庭的孩子。所以我覺得RoryCrimson不會那麼挑剔的(在生死攸關的境地中)。

Rory
做了些陷阱,我希望能抓住些什麼。蛋白質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好的,為他們提供能量。三葉草能讓他們不餓死,但肉類會給他們更多。

黑密契突然出現在我身後。

「好了,凱妮絲,現在輪到我了。」他說。

我意識到現在沒有必要反對他的意見,於是站起身。既然比德一個人睡著了,那麼我想,他應該是占了整張床了吧,所以我徑直走向第三張床。只是當我回頭,卻看到比德仍然只占了他的那一半床,一條胳膊延伸在枕頭上,好像他提前確保了我會有地方躺下。

我給自己一個微笑,躺在了我的丈夫身邊。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