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6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海綠色眼中的世界 第二部:Decadent Delirium』(6)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
藍溪雨夢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六章

史諾的房子在City Circle的最北端,安保措施那麼堅固,以至於我的維安人員在帶我進入門廊之前需要通過三道安檢。我被護送過一級級巨大而曲折的大理石階梯,被放在一個沒有天花板的房間,基本就是一個暖房的縮影。有著濃郁香味的玫瑰整齊地排列在花架上,雖然你也許會認為這裡的味道會很好聞,但它只是讓我感到頭疼。

然後史諾總統到了,我拼命抑制自己不流露出厭惡的表情。他又瘦又小,白頭髮,但是最糟糕的是他的嘴唇——粗厚地橫在他的臉上。這讓我感覺像是看到一條蛇想要把自己裝成人類但不是非常成功。我以前見過他,在轉播的電視節目上,但是真人甚至更讓人憎恨。

「芬尼克歐戴爾,」他說,令人毛骨悚然的嘴唇在臉上蠕動出一個微笑。「你能過來真是太好了。」

我決定謹慎地回答問題。即使我知道史諾想要耍什麼把戲,他也不應該知道我瞭解。「也很高興見到你,總統先生,」我應道,就像張弛有度的弓。然後我換上一副禮貌的困惑表情。「維安人員沒有告訴我你為什麼想要見我。我希望我沒有做任何錯事。」

史諾賄賂了他們——或者說,至少我認為他這樣做了。他走向一張加工精細的鐵製長椅,坐下,輕拍他旁邊的空位。當我讓自己彎下身子在他身邊坐下時,他又一次向我 微笑。他的呼吸聞起來有血的味道。我把這件趣事推到以後慢慢去瞭解,然後聆聽他的話。「我親愛的孩子,」他用長輩般的語氣說道,「我們為什麼不聊聊你在飢餓遊戲競技場中的那段經歷呢?」

我臉色蒼白。「我真的不想再——

史諾輕輕地笑了笑。「哦,不,我不是想讓你再回顧那段經歷,我的孩子!那一定非常糟糕!我的意思是,讓我們談談你在競技場裡收到的禮物吧。」

先不說我自己,我必須稱讚他找到了這樣一個看起來無害的方向切入主題。如果我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對於史諾把我叫到這裡來討論的事情,我會沒有一點頭緒。「他們非常大方,」我承認道。「我那時候沒有意識到,當然,因為我正在努力試著不讓我自己被殺,但是都城的人們確實為我慷慨解囊。」

他的笑容更深了,因為談話正順著他想要的方向進行下去。「你一定想感謝都城那些善良的人吧?」

我考慮是不是要說,「不,真的,他們可以全部在地獄裡腐爛」,但是我已經想過了這樣做沒有任何意義,而且會激怒史諾,這樣的話我的家人可能會被殺。然後 我的頭腦裡浮現出一個想法,如果真能合法地讓某些都城的高層人士愛上我的話,在我需要做某些史諾不喜歡的事情的時候,我就會有一個平衡點。想到這個,我睜大眼睛說,「這真是個好主意!但是我看不出來我怎麼才能感謝他們所有人,因為這真的不一樣,如果我不私下裡表達謝意的話……

不出乎意料,史諾的眼睛眯縫了起來。這肯定是他最喜歡的時刻了——揭示那個大秘密,當他那些不知情的小勝利者們發現事情原來是這樣運轉的。「事實上,我正好有一個想法,」他告訴我。「你的一部分贊助商——全是女人,如果你相信的話!——有著無法言說的興趣,想要私下和你見面。她們說她們很渴望和有著……相當大魅力的你度過一個夜晚來報答她們的善良。」

我裝出一副困惑的神情,因為我覺得一個十五歲男孩的經歷還不夠讀懂這些話中的深刻含義。「什麼,你是說跟她們聊天之類的?我想我能做到。」

史諾對我一笑,露出了他的牙床。「不是,歐戴爾先生。我在說性。」

 

有兩條路可以走,我已經考慮過這兩條路卻始終不知道哪一條更好。第一個選擇是裝作深深地震驚於這個想法,完全像一個受害者的樣子。第二個選擇是裝成對女子的性方面非常感興趣。最後我選了方案二,希望史諾不要把更多注意力放在那些發現他想要奴役別人而不是僅僅享受娛樂活動的人身上,相比這個可恥的任務。

我發出一陣不敢相信的大笑,身體向前傾裝作很熱切地樣子。「你是認真的嗎?」我露齒一笑。「她們想要我通過刺激她們來表達謝意?真是太好了!」

史諾的臉放鬆下來,掛上一副帶有恩賜意味的笑容。他讓他的守衛退下,原因是像大多數人一樣,他認為我僅僅有一張漂亮的面孔罷了,怎麼會對他有威脅呢?甚至是我在競技場裡的經歷也幫助我維持這個假像,因為很容易相信我基本靠著贊助人的捐贈完美地贏得了遊戲。「我很高興你那麼熱衷於這個想法,我的孩子。」

「我怎麼能不呢?」我充滿激情地說。「這只是太難以置信了!」我停頓了一下,只因為一個想法突然浮現在腦海裡。「但我大概不能告訴別人這個,對吧?我是說,女孩子們比較不喜歡那些親吻了人還說出來的男孩。」

史諾對我眨眨眼。「你已經抓住了重點,芬尼克。所以你已經準備好要實施這個計畫了?」


「我可以選擇哪個女人嗎?」

他清了清嗓子,眼睛又開始閃爍著亮光。「我想我們應該讓那些更有經驗的人來做決定。有很多女人渴望著你的關注,歐戴爾先生。我會幫助你選擇,這樣你就可以避開做那些沉悶的決定,更好地享受這項任務。這聽起來怎麼樣?」

我聳聳肩,表示我對此毫不在意。「無所謂。這真的沒有太大關係,對吧?所有都城的女人都很富有激情。」

史諾露出一個高興的笑容,我想他是不是非常欣喜於我的態度。「是的。但還有一件事,芬尼克。」

「那是什麼?」

「我們已經在這裡簽了協議了,你和我。我毫不懷疑你會按照這個協議去做,去滿足那些渴望得到注意的女人們。我也會確保你只和最好的女人們做夥伴。但是如果你越軌了,我們會遇到問題。」

我知道他在說的是什麼問題,但我必須聽他親口說出來,這樣才能確定我們是在說同一件事。「什麼類型的問題?」

「家庭問題。」

 

我對他拋出一個我裝得最完美的「你究竟在說什麼」的眼神。「你是在說你想要傷害我的親戚?」

「我沒說任何這方面的事,」史諾愉快地說,「只是一些我腦子裡想想的東西。」

我轉動眼珠。「這麼懷疑我?難道我不會好好按計劃做嗎?免費的性生活,先生,這不是什麼你想要拒絕的事。」

「也許我對你判斷失誤,」史諾說,又放鬆下來。「雖然我必須提醒你,我會命令你和所有的女性贊助者交往,有些人不像別人那麼的……有激情。」

我給他一個「所有人都會很完美」的眼神,盯著嚴肅的他,好像他來自另一個星球。 「先生。免費的。性生活。」

史諾大聲笑起來,像一個父親一樣拍拍我的肩膀。「荷爾蒙的分泌總是能刺激年輕的男孩子們。非常好,芬尼克,我想我們的談話就到這裡了。」

我開始站起身來,然後故意停了停。「我們這個小小的約定什麼時候開始執行?」

「因為你還年輕,所以從十六歲開始。離現在還有一年。」

我做了個鬼臉。「真讓人不敢相信。」

史諾聽到這些話,微微笑了笑。「確實很荒謬。現在你可以走了,我的孩子。你可以考慮和一區以及二區的勝利者們多待一些時間——我聽說他們知道怎麼享受美好時光。」

「我對他們也有這個印象,」我說。史諾把手伸出來讓我握,當我碰到這個邪惡的人的手時,心裡泛起一陣噁心。但我很好地藏起了這些情緒,在握住他的骨瘦如柴的手時強迫自己擠出一個笑容。「沒有其他事情了吧?」

「沒有,沒有,」史諾愉快地說,揮手送我離開。我趕緊在我裝出的那副面孔不顧後果地破裂,去試著做某些愚蠢的事情——比如攻擊史諾——之前逃出了這地獄。

我回到勝利者居住的尖頂大樓(Victor’s Spire),按了標有4的按鈕,來到四樓。我不確定我要住在哪里,但我想這裡應該跟訓練中心(Training Center)一樣,人們住在對應自己區的數字的那一樓。

梅格絲和Coral以及Ramona坐在一起,一邊編織一邊為了什麼而大笑。我開口說,「梅格絲,我能和你談一下嗎?」

「對你來說有點太老了,不是嗎?」Ramona喊道,然後跟Coral一起竊笑著。

「她也經歷過年輕的時候,」我回應道,跟著梅格絲走到一個無疑是屬於我的房間。有人在房門上掛了一個小牌子,上面寫著「F.歐戴爾」。很高興CoralRamona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我們身上了,我走進我的新房間,關上身後的門。

「進行的怎麼樣?」梅格絲問,慢慢地在角落裡的一把扶手椅裡坐下。她近距離觀察我的面孔。「你看上去受了傷。」

「我沒有受傷,謝謝了,」我反駁道,癱倒在床上。「我當時決定裝得像個十足的傻瓜,這樣史諾就絕對沒有理由懷疑我了。我差不多是在求他把我賣出去。」

「而這讓你覺得痛苦,」梅格絲像是很能體會我的心情。「但是我想這會在之後的日子裡幫助你。」

我思考了一下。「如果有什麼我真的希望去做的事,」我說,「那就是狠狠地揍他的臉。沒有事先的警告,就這樣……碰。一次很不錯的拳擊。這就是全部我想要的。」

梅格絲盯著我看了好久,然後用一陣大笑打破了寂靜。

「也許這不是最好的計畫,」我承認道。

「不,」她醒醒鼻子,「也許不是。」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