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7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海綠色眼中的世界 第二部:Decadent Delirium』(7)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
藍溪雨夢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七章

對勝利者來說,飢餓遊戲是一次全新的經歷。我贏之前,每個晚上Natare,父親和我會一起坐在我們的電視機邊,用一種冷漠與厭惡交雜的感情看著孩子們在小小的螢幕上互相殘殺。在飢餓遊戲進行的那幾周裡會停課,我們在大禮堂裡集合,在競技場裡出現某些高潮時激動地叫出聲來。我們凝視著電視螢幕時很容易假裝對那些貢品們毫不關心。當然,遊戲進行的時候,我忙著使自己活下來,沒有太多的時間去關心自身以外的事情。

但是和我的勝利者同伴一起觀看飢餓遊戲是我從未體驗過的。我們當中某些三十歲左右的人每天聚集在Victor’s Spire地下的大禮堂裡觀看遊戲。許多一區和二區的人坐在前排,當那些螢幕上出現的貢品被矛刺穿或被一群狂暴的雜種狗逼下懸崖時,咯咯笑著奚落他們。有些別的轄區的人已經放棄加入他們的行列,在他們不再發出笑聲的時候,甚至會聽到別人撕心裂肺的講說。

梅格絲坐在我後面,在螢幕上的畫面變換時顯得相當安靜。勝利者中的許多人來自六區——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只是在螢屏上看起來有很多愛慕者——而他們只是盯著螢幕,在畫面的顏色變換的時候咯咯傻笑。但是梅格絲非常老了,她私底下認識所有的勝利者,我認為她不想被牽扯進爭吵,所以才躲在這裡。

開幕式、訓練和採訪的日子都過去了之後,我幾乎見過了所有的勝利者。他們聽說過我,因為他們去年看過我在遊戲裡的表現,而且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很友好——特別是一區和二區的,就像史諾說的那樣。Cashmere不在這裡——她今年要當指導老師——但是她的哥哥Gloss在,他確保我能擠進他們的小圈子,也許是因為他妹妹極力想要這樣。我有點希望Cashmere在我身旁,因為我確信她能讓我緩解被壓抑的緊張情緒。

遊戲開始的幾天後——這次,他們被送進一個茂密的熱帶雨林,有許多食物和水,但恐怖的是你能想像的任何一種動物或植物都是有毒的——當我在禮堂裡向後轉身和梅格絲聊天的時候,職業貢品們請我和他們坐在一起。「我不一定要去。」我告訴她。

「噢,加入他們吧,」她把我打發走。「但是如果你也開始嘲弄那些孩子,我會偷偷把你悶死。」

我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一會見,我的導師,」我說,然後我回應了Gloss的請求,過去和他們坐在一起。顯然職業貢品們又狂妄又自大,但是他們並不完全是壞蛋。我從和他們的談話中發現,許多人來自那樣的家庭,他們從出生起就開始訓練,目的就是為了拿到飢餓遊戲的冠軍。如果爸爸也像那樣,我會與他們有任何不同嗎?

當我在職業勝利者的專屬俱樂部中找到我自己位置的時候,我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全新的滿是機遇的世界。他們中的許多人都被扯進史諾總統的那個「妓院」條約,雖然他們自己不怎麼提起,而且他們知道你需要享樂的時候最好去哪個地方。貢品們也許會被囚禁在訓練中心,但是我們勝利者因為遊戲而來到鎮上的時候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行動。

當一區的女貢品實行了一個非常聰明的計畫,把三個被她嚇到的貢品困在空地上的一張網 裡,然後從四面八方向他們投擲有毒的箭時,Gloss建議我們去往「Icicle」來慶祝這一刻。Icicle是個位於城市最東端的俱樂部,所有的東西都以冰為主題。飲料被盛在冰碗裡,女士們在滑的冰面上跳著旋轉的舞步,播放的所有歌名都是類似「你是我的冰女王」或「用你的熱情融化我冰一樣的心」這樣的。

我和GlossCarrera以及Saffron從車裡下來——Carrera來自一區,Saffron則來自二區。我們四個在俱樂部停下腳步,我立刻被門口的人群以及他們發出的雜訊淹沒了。我站到入口排的隊伍末尾,但Saffron把她的手臂伸過來勾住我,直接拉我到駐守的保安面前。「嗨。」她訕笑道,挺起她的胸膛。

保安欣賞地望著她。「看起來很有激情嘛,Saffron,」他露齒一笑,然後擺擺手讓我們通過。Saffron拖著我到舞廳,我幾乎沒有時間去習慣那些激情的擊打樂和閃光燈。在我們離開之前她和Carrera已經確保我的穿著適合這樣的場合——我現在穿著敞開的黑色襯衫,閃亮銀白的褲子——我融入周圍沸騰的人群完全沒有問題。我已掌握了這裡節奏的韻律,所以我馬上就開始和這裡跳舞跳得最好的人一起扭動臀部。

 

Saffron的眼睛似乎只是為我而生。她看起來像是想要在跳舞時勾引我,一直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盡可能地靠近我。這起作用了。我響應了她,不久我們就一起合著音樂擺蕩著臀部。當她口渴時,我們從侍者那裡要來打著漩的熱酒。很快我們就酩酊大醉,在還沒吐出來之前回到了舞廳。

兩個女孩走過來,一人一邊,開始和我們一起跳舞。她們圍成了一個小小的三角形,把我圍在中間。「你是個很厲害的舞者!」她們中的一個在雜訊中大喊道。

「這還不是所有我擅長的,」我說,她的眼睛因好奇而睜大。確實,她們讓這變得非常簡單。或者說她們並不是對我說的話感興趣,而是喜歡我說話的方式。

夜晚快要結束的時候,我離開了俱樂部,一手拉著Saffron,另一隻手拉著那個說我「是個很厲害的舞者」的女孩。起初我還在猶豫,但她們看起來不介意我把 她們兩個都帶回家——事實上,她們的手一直在四處遊走,讓我呼吸急促,並趕在我們注意到之前把它們挪開。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會擔心,因為這裡的所有女人都想用她們的目光引誘我脫下衣服,即使我努力地顯得不引人注目。

在我們等車時Saffron捏了捏我,我驚訝地應了一聲。「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衣服下面是什麼了,」她低語道,一隻手指慢慢移到我的胸部。

這還沒有完,另一個女孩——她的名字可能是Vesta——撓了撓我的褲襠處。這回我差點要跳起來,SaffronVesta相視一笑。

因為我不太想聽梅格絲將會對我的……夥伴們說的那些話,我們停在了Saffron的房間裡。我很快就發現其實我不該糾結怎麼同時把兩個女孩掌控在手心裡。她們的熱情彌補我的經驗不足還綽綽有餘。當我第二天早上起來時,SaffronVesta各把一半身子懶散地靠在我身上,我發現當都城性感的象徵某些方面來說還是挺不錯的。

Saffron
和我在第二天兩點左右踉蹌著走進禮堂。GlossCarrera,他們知道我們去了哪里,為我們的遲到和明顯的殘留物而竊笑。為了遊戲而進行的強制性採訪結束後,我走向梅格絲,像她的孩子一樣等著她為我昨晚的活動而責駡我。

可是她卻笑著說道,「Saffron?不錯嘛。她從不與勝利者約會的。」

我難以置信地擺擺手。「梅格絲,你真是……

「我相信你在找的詞是屁股,」她咯咯笑道。「什麼,你以為我會教育你?我不是你的母親,芬尼克歐戴爾。」

「和她一樣好,」我說。梅格絲熱淚盈眶,突然伸出手抱住了我。

「你是個好孩子,」她低語道。

「我在嘗試,」我咕噥道,梅格絲又笑了起來。「我有點迷失了,」我對她承認道。「我之前從沒想過自己會變成……如此狂野,不顧後果,像動物一樣追求性的男人。」

她思考了一下這個。「你很年輕,荷爾蒙分泌旺盛。就這麼做吧,享受它。因為這可能是你唯一的機會了。明年史諾不會給你一秒鐘的時間來做回你自己,而之後十年也將會是一樣的。」而且即使我還會和很多不同的女人睡覺,那也將不會是偶然的,而且那時我會變得非常可悲。

「當它開始時,我會享受的,」我決定道。

梅格絲抽抽鼻子。「如果你創造了更多的機會,我會很無情地嘲笑你。」

那個晚上,Saffron和我去了另一個俱樂部,把所有事情又重複了一遍。有次她提到,非常不可思議,她竟然還沒有厭倦我,我把它當成一句讚美的話。而且我 也真正享受了每一分鐘——Saffron很有趣,很性感——直到Cashmere指導的貢品們被淹沒在一個酸性的池塘裡,她才回到尖頂大樓。

Cashmere進來時,我和Saffron正懶洋洋地靠在一區的人們平常佔據的那塊地方。Saffron的半個身子靠在我身上,而且能很明顯地看出我們正在進行某些狂熱的舉動。GlossCarrera坐在房間的另一頭,看著電視螢幕上播放的遊戲畫面。起初我注意到這些平常的東西開始起了變化,但是當我發現這些不尋常的舉動是針對我時,我足夠快地控制住了自己。


「嗨,Cashmere,」Saffron招呼道,與我拉開老長的距離,給她金髮的同區夥伴送去一個同情的眼神。「Ruby真是糟透了。」

Cashmere
聳聳肩。「她活該,那樣嘲笑Thorne。」Thorne是一區的男貢品,我現在明白了是他停止把同區的女孩——Cashmere的貢品——推進酸性水塘。同區的友誼嘛。

但是在她們聊天的時候,我突然被一陣恐懼擭住,因為我聽說的都是女孩子們怎麼抓住男孩的眼球,去和他一起睡覺。我不確定怎麼說Cashmere和我之間的關係,但我已經計畫好了逃跑路線,以防她意識到我在過去的幾周裡一直和Saffron上床之後對我暴怒。

Cashmere
讓我們進房間——Saffron在我上面,我看起來非常不熟練——代替爆發的是一句話,「他作為一個新手並不差,是吧?」

Saffron
低頭笑看著我。「一點都不。他學得很快,我得說,他總是給我驚喜。」

我不知道這樣被像一塊肉一樣對待應該是什麼感覺。我開始說話,但是Cashmere打斷了我。「你和他一起睡覺多久了?」她趾高氣揚地問道,我覺察出了些許不妙。

「兩周了,」Saffron說。

又一次,我所預計的盛怒卻變為了饒有興致。「哇。你從沒有把他們帶在身邊超過幾天。」


Saffron
朝我眨眨眼。「就像我說的那樣,他總是給我驚喜。」

Gloss
把目光從遊戲上挪開了好一會,瞪著我們。「試著看看,那裡。」

「抱歉,」我說。

Saffron
Cashmere突然看向對方,慢慢地一起笑了。「我們不會在臥室騷擾Gloss的,」Cashmere說。

Saffron
單腳跳起,拉起我的手。「來吧,」她說,用力拉著我的手。「你在等什麼?邀請嗎?」

我忽然希望我身旁有家鄉的一些男性朋友,只是因為這樣,當我告訴他們CashmereSaffron邀請我去3P時,就可以看到他們的表情。她們在等我的回復,於是我轉身,用很具魅惑力的聲音說道,「帶路吧,姑娘們。」

她們傻笑著,走向臥室。當我開始跟著她們走的時候,Gloss投給我一個憤怒的眼神。「如果你想要和我的妹妹上床,最好小點聲。等會我可不想做一個關於這個的噩夢。」

我向他致意,然後熱切地走向臥室,兩個可愛的女人已經在裡面等我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