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2271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海綠色眼中的世界 第二部:Decadent Delirium』(8)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
藍溪雨夢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八章

很快遊戲就結束了——我從沒想過我會說出這句話——勝利者們都被裝上火車準備回家。這次的贏家好像是七區或是九區的——我沒多留意,但他似乎是靠純粹的運氣贏了遊戲。Saffron在我的臉頰上印上一個吻,在我面前舞動她的手指,Cashmere也配合著做。

現在我開始想這些事的時候,我不知道SaffronCashmere為什麼會花費這麼多夜晚在我身上,如果她們也像我不久後一樣在史諾的控制下的話。也許她們抓住了他的把柄,或者他抓不住她們的任何把柄——也可能是他精心安排了所有這些,讓我對性愛這門藝術有一些經驗,這樣我才不會讓我未來的愛人們失望。我的頭腦似乎在一片混亂的思緒裡游泳,所以我不去想這些種種,火車行駛的時候一直在梅格絲那些編織物上睡覺。

當我回到家時,距我離家起大約有一個月,父親一個人在門廳裡等我。「嗨,」我說,疑惑地掃視著四周。Natare不會錯過我回家的日子的,那麼,她在哪里?

「歡迎回來,兒子,」父親說,我們之間的氣氛又尷尬起來。然後他皺皺眉。「你還記得我們小小的談話吧,在你離家之前?」

「我表現得跟你想讓我表現的一樣,」我說,當然有些事情我什麼都不會和他說。幸運的是,NatareMara和安妮跑進房間拯救了我,很明顯是精心準備過的。

「歡迎回家,老哥!」Natare喊道,一下子抱住我,Mara和安妮把一手五彩的碎屑從我頭頂撒下來。「驚喜!」

「偷偷摸摸的女孩子們,」我笑道,開始撓她的癢以報復。父親在一旁看著,很開心的樣子,安妮和Mara試圖把我從我咯咯傻笑的妹妹身邊拉開。最後她們成功了,而Natare癱在地上,上氣不接下氣。

「不公平!」她剛恢復過來就撅起了嘴,「你比我大!」

「可是你們人比我多,」我數著,向她吐吐舌頭。「都在那裡。」

我們回到廚房,女孩們在那裡準備了一場豐盛的宴席——好吧,以四區的標準來說比較豐盛。在都城,這是傭人們吃的東西。但這些讓我想起家鄉,而且味道非常好,所以我吃得津津有味。我們從離開後我錯過的那些事情聊起——Mara的新男友,Natare有一次游泳時太靠近一條飢餓的鯊魚,她的腿差點被咬斷,安妮的名譽受損。似乎是安妮吸引了那時最受歡迎的男孩的目光——他的名字比較白癡,像是Reef之類——當她拒絕他的時候引起了一陣小小的流言。

「為什麼你會對他說不?」我問她。「他聽起來……很有趣。」

「你的意思是很自大?」安妮笑道。

「嗨,我可從沒說過這種話。」

「我要找的是比較實在的人,」她解釋道。「一些真正關心我的人,而不僅僅因為喜歡我的外表。」

「外表也一樣很重要,」我說,想起CashmereSaffron

「也許對你來說是這樣,」安妮傲慢地說,我才意識到我說錯了什麼。

Mara
Natare的目光在我們兩個中間遊走,顯然不想讓自己牽扯到這場爭論中。「不是最重要的,在很長的人生路上不是,」我匆忙糾正。「但是你得承認它們也是一種影響的因素。一段浪漫的感情需要核心,不然它不會持久。」

「你會知道這些是因為你是芬尼克歐戴爾,女人們的男人,」安妮嘲笑道。見鬼,我真的讓她生氣了。「你到底有多少女朋友?」

 

我不想告訴她有關CashmereSaffron以及Venus的事,還有那些Saffron晚上單獨帶來的只待一會兒的其他女孩子們,我說,「比你多。」

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但安妮看起來確實冷靜了許多。「抱歉,」她突然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安妮。她永遠能理解我,即使有時需要一點時間。現在我感覺好一點了。

我很容易就重新回到了以往的生活。我在都城時已經習慣了立即說出我心裡所想的,可我現在需要在說話前先思考一下,特別是談到關於性和關係的事情時。我在都城調戲女人是很正常的事,但四區的女孩……不是那樣的人。我們這裡的傳統是和一個男人定下終身,組成家庭,忠誠地和你的另一半生活在一起之類的。這不是說我因那些游離的生活而產生對村莊的不滿,提出什麼露骨的建議,但我太尊重她們了以至於我不得不冒傳出壞名聲的風險。不是說我不尊重CashmereSaffron,但她們的生活對我們四區漁民的簡陋生活來說就好比在外星球上。

一個月又一個月緩慢地度過,更多時間 我試著把下一屆飢餓遊戲從腦海中拋開,因為那也意味著我將要肩負起的責任。梅格絲告訴我說我可能必須得當指導老師了,因為上一屆是Mikael。我不確定我有能力同時處理好指導和誘惑都城優秀的女人這兩件事,但聽上去我沒有選擇。

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裡,當我在碼頭邊為父親修補我們漁船上的一張網,這樣他可以在第二天繼續他的個人捕魚事業時,安妮向我走來。很不幸地,天氣非常熱,我穿得很少坐在碼頭上面對著海,所以沒有注意到安妮,直到她說,「芬尼克?」

我看向她。她穿著學校的水手服,捲髮垂到肩上,看上去快要哭了。「發生什麼事了?」我問,馬上開始擔心起來。

「沒什麼,」她囁嚅道,站在我漂浮著的船前頭,低頭看著自己的手。「一些傻事罷了。別放在心上。」

我轉轉眼珠,拉起她的手把她拖到船上。「坐下吧,」我說,指向船頭的一張小椅子。安妮按我說的做了,幾分鐘內我解開小船繫著的繩子,我們漂進大海。海上的微風總是能使人的心情平靜下來,在我們劈開海浪的時候,我能看到安妮的肩膀放鬆下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我讓船靠岸,然後走向我們放補給的小小儲藏室,我們不想被暴風雨卷出小船。打開一個小小的金屬盒,我拿出放在裡面的裝有方糖的小包,儲藏室內涼爽的空氣讓糖不至於黏結到一起。我也拿了一瓶水,然後走回甲板。

安妮現在坐在船的右舷,腳懸掛在船的邊緣。因為很熱,她卷起制服的袖子。我在她身邊坐下,問道,「要方糖嗎?」

她以前看到過我吃它們,但從沒被邀請吃過一塊,於是笑著接受了。

「現在你已經吃了我的方糖了,你必須告訴我你的秘密,」我用誘惑的聲音說道。安妮把小塊方糖拿在指間玩弄,並未吃下去。

「那真的很傻,」她說道,「我不應該打攪你。」

我輕推她的手臂。「你是我的朋友。告訴我吧。」

於是安妮告訴了我她的故事。「冬至舞會要到了,Reef顯然認為我第一次的拒絕只是因為暫時的判斷失誤,因為他昨天又約我一起出去。我告訴他不行,因為他完全不是我想要的類型,但今天我去學校時所有人都在嘲笑我。這說明他告訴了所有人我很不給面子地拒絕了他。我非常想和別人一起去跳舞,而這樣就沒人會 邀請我了。」

「這聽起來不是那麼糟糕,」我不假思索地說道。

她轉向我,眼裡閃著憤怒的光。「那是因為你做的所有事情就是像人類的上帝一般走來走去,完全忘記了我們中的一些人為了博得異性好感遇到的小小困難!」

我是一些女人們的男人,我不高興地想到。為什麼我總要和安妮說那麼愚蠢的事情?然後我想到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法。「讓我們敞開心扉,」我對她說。「你很可愛,如果你願意,很容易就會有約會。」

安妮為這句話笑了一下,可是之後又變得沮喪了。「但在Reef的流言之後就不會了。」

「別在意Reef,」我告訴她。「事實上,也不用在意整個學校的人。如果問題在於他們都認為你不能找到一個男孩,我們就告訴他們你和我處得很好。」

她的眼睛興奮地睜大了。「你是在說帶我一起去舞會嗎?」

我深吸一口氣,秀出我的肌肉。安妮呆呆地看著我拋開了我們之前純潔的關係,因為我真的很棒。「除非你認為他們還會笑你。」

「我挽著你,他們就不會了。」安妮傻笑道。

「嗨,」我抗議道。「應該是男孩挽著女孩的手臂,而不是反過來。」

「真固執,」她回敬道。

我對安妮撅撅嘴,直到她忍不住溫柔地弄亂我的頭髮。「你很潮了,」她笑道,我深深地滿足于讓我朋友開心的感覺。這種感覺超越了一切,包括我現在必須要去學校的舞會,以及所有這些事。好吧,不能超越它們全部。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