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6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海綠色眼中的世界 第二部:Decadent Delirium』(9)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
藍溪雨夢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九章

Natare在舞會那天晚上走進我房間,呆看著我穿了一件實實在在的正裝,即使我之前表現出對襯衫完完全全的厭惡。她幾個月沒看見我穿T恤短褲以外的東西了,這一定令她有點驚訝。以及,考慮到我還沒有告訴她我和安妮想出的讓Reef受辱的小小計畫,她肯定覺得一片混亂。

「不錯的西裝,」她說,繞著我走了一圈。「你穿什麼都很好看,」Natare歎氣道。

我抓住她,然後用一隻手臂擁抱了她一下。「嫉妒了,我的小妹妹?」

因為我之前這麼說過她,Natare很快就反駁道,「我會比你任何時候都漂亮。」

「那是當然,」我同意道。「男孩子不應該有多美麗。」

Natare
向我露出一個天使般的笑容。「那個十二區的小女孩對你說了什麼?媽媽,他太太太漂亮了!」她惟妙惟肖地模仿著女孩夢幻的聲音。

「走開,臭傢伙,」我大笑道,把她推到門口。她吐了吐舌頭就跑開了,也許是去問Mara和安妮——她們在她的房間裡準備——問問為什麼我會穿西裝。

我凝視著鏡子幾分鐘,確保我盡可能地帥氣到足以產生破壞的效果,因為重點是讓Reef看到我和安妮在一起以燃起他的醋意,就可以指望他做出某些可笑的事情比如說挑起一場戰鬥了。然後我可以教他一些禮儀,這樣安妮那些愚蠢的同學們就不會再因她不受歡迎這類荒謬的理由而奚落她了。因為她不是這樣的,時間長了你就會意識到。是的,她是只有十三歲,但顯然她將開始以令人震驚的速度成長。

Natare
在我將要離開的時候又一次沖進我的房間。「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你要帶安妮去舞會?」她指責道。「Mara幾周來一直在告訴我們關於安妮的這些糟糕的謠言——沒有人會再敢說這些愚昧的話的,如果他們知道你要帶她去!」Natare的瞳孔突然縮小了,「等等,你為什麼要帶她?你喜歡她嗎?」

「放鬆點,」我噴了噴鼻子,「我帶她去恰好是因為這些謠言。懂了嗎?」

我等了一分鐘,然後她理解了。「噢,我要是能去就好了,」Natare無比渴望地說道。「你們倆出現時Reef臉上的表情……

Mara
和安妮正在前廳等我。她們都已經打扮完畢,穿著漂亮的彩色裙子,我模仿色狼吹了一聲口哨。「芬尼克,」Natare嗔怪道,擊了擊我的手臂,然後我們下樓去。

安妮一定告訴了Mara我們的計畫,因為Mara看向我,說,「這肯定很棒。」我向她眨眨眼,她咧嘴笑了。然後我轉向安妮,挽住她的手臂。她送我一個眩目的微笑,然後接受了。

「你們這些女孩子看起來實在是令人驚訝,」我說,引起了我的女同伴們一陣竊笑。

Natare
掃了一眼牆上的鐘。「你們要遲到了!快走!」

Mara
必須去鎮子的邊緣等她最近在交往的男朋友——顯然他連勝利村莊都不想進——所以我們三人結伴走了幾分鐘。然後Mara發現了一個金棕色頭髮尷尬地站在肉店邊的小孩,喊了聲「Greg!」然後招招手。Greg向我們走來,之後才意識到我是誰,臉色因為驚訝而略顯蒼白。

「呃,嗨,芬尼克,」他口吃道。

Greg,是嗎?」我說,對他露出一個友好的微笑。

「是——是的,」他依然結巴著回答。然後他轉向Mara,用稍微有點響的悄悄話說道,「你沒告訴過我芬尼克歐戴爾會來。」

「為什麼要告訴你?」Mara問道。「因為你怕他會從口袋裡掏出一把三叉戟刺穿你,或者是因為你以為他會從你這裡偷走我?都是愚蠢的想法,Greg。」哇,我想。我記起了一年半前我遇到的驚恐的女孩子們。她們成長得真快。

Greg
咕噥了些什麼不害怕之類的話,於是我們繼續走向木板碼頭,那裡是舉行舞會的地方。有人已經把到處都圍上了細繩拴著的紙燈籠,它們在黑夜裡閃著光,照亮了海,在孩子們聚在一起聊天的時候,一個絃樂四重奏樂隊演奏起了歡快的樂曲。我們剛到達碼頭,Greg就把Mara拉進了人群中。

「我很高興你沒有把你男朋友帶來,如果你們學校的所有男孩都和他一樣的話,」我評論道,看著Greg的金棕色頭髮在風中搖擺。「Mara需要更高標準的。」

「你想要她和誰約會呢?你?」安妮笑了,抓過我的手臂。「你今晚都是我的,我可愛的王子。」

我擠了擠眉毛。「可愛的王子?還不壞,如果作為一個昵稱的話。可以接受。」


安妮突然緊張起來。我順著她的目光看向遠處,聚焦在一個高高的,看起來很傲慢的孩子身上,他有著尖刺般的頭髮,正和同伴一起大笑。「Reef嗎?」她點點頭。「去打個招呼,」我建議。

「但我想——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我向她保證。「相信我。」

我看著她從人群中擠出一條道,並用平穩的步伐跟著她。我有些驚訝竟沒有人認出我,但我猜他們要不就是太專注於跳舞和裝酷,要不就是沒想到會在學校舞會上看到我。說實話,我自己也沒想到我會出現在學校的舞會上。

安妮現在站在Reef面前,他顯然是在說什麼傷人的話,因為當他的朋友在他身後大笑的時候他臉上浮現出冷冷的笑容。我看見安妮直接——這對她比較好—— 站著面對他,而我也正好走了進去。走過最後幾步,我溜到了安妮身後,把我的手臂環上她的肩頭。「你在這裡啊,小天使,」我溫柔地說道,在她的長髮上印下一個吻。我抬頭掃視,給了Reef和他的跟班們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我不敢相信我們遇到了。」

Reef
正凝視著我,就好像我是……好吧,好像我是一個最近靠著殺了其他五個孩子而贏得國家級死亡競賽的十五歲男孩。永遠最受女人們歡迎,而且完全不用擔心約不到女孩子。

F-F-芬尼克歐戴爾?」他的一個朋友突然失口說道。「你和芬尼克歐戴爾在這裡?」

Reef
鼓足勇氣扔給安妮一個嘲弄的表情。「為了讓他跟你一起來,你需要做什麼?」他的嘴唇掙扎著翻動。「你需要張開你的大腿多久,小安妮?」

老實說,我無法接受這一切。他們知道這些殘酷的事實對他們並沒有好處。這個叫Reef的孩子不可能超過十四歲,但他已經表現出他中毒如此之深。好吧,我希望自己被看成是一個普通人,而不是只會交配的豬,但我很擅長臨場發揮。

「那很粗魯,」我提醒他。「對任何女孩子說這些話都會被認為是侮辱的。」我向前傾身,我想他已經注意到了我至少比他高一個頭。「對我的女友說這些話是會讓你被殺掉的。」

我威脅Reef的聲音足夠輕,只有他能聽到。我需要考慮的最後一件事是別讓安妮受到意外的傷害。她是我認識的最可愛的人之一,絕對不屬於那種骯髒噁心的人。

Reef
顯然不是那麼容易對付過去的,他意識到了他不是一個人。「聽上去像是你會在學校舞會上做出些什麼來,歐戴爾。」

我抬了抬眉毛。「先仔細想想你到底在跟誰說話,再問我這個問題。」

 

噢。我基本都能聽到他在想什麼。芬尼克歐戴爾。飢餓遊戲的勝利者,有著傾國的容貌,冷血地殺死無辜的孩子。也許我根本不應該陷入這些麻煩事。

我一把抓住他的襯衫,把他拎到空中。他的夥伴們本想走上前制止,卻又停住了重新思考他們的策略。被冠上一個冷酷的殺人者的稱號令人驚訝地變得如此容易。「你要停止繼續騷擾安妮。你要想清楚你可憐的聲譽的那些事,要停止散播關於她的謠言,因為她很討厭你的蠢話。哦,還有,你要在全校面前跪下向她道歉。」

Reef
還有足夠的勇氣嘲弄地看著我。「真是活見鬼,歐戴爾。滾開。」

「我們可以現在了結這件事,」我告訴他。「或者我可以在某一天從學校跟著你回家,給你上一課。勝利者們把人送入醫院不會陷入麻煩。」

他明顯想要爭吵,但之後他意識到他已經被我的拳頭抓住舉在空中威脅了長達一分鐘之久。實話說,我的肌肉已經開始酸痛,但Reef不需要知道這點。「那麼?」我皺眉道。

Reef
推開我的手,我放開了他。當他接觸到腳下的木板時有些輕微的蹣跚。「好吧!」他沒精打采地叫道。然後他轉向安妮,她睜大眼睛目睹了全過程,這時我才想到我應該在某些更私密的場所做這些事。我在公眾面前讓Reef就範,但我沒預料到他會對安妮表達他的歉意。「我很抱歉,安妮,」他開始說, 然後怒吼著加上一句,「很遺憾你這只母狗在好事發生的時候不會領情!好好享受你的男孩吧,賤女人!」

安妮的眼框裡充滿了淚水。我一拳揍在Reef臉上。

「再說一遍,」我嚴肅地對他說。

幾位老師遠遠地站在一邊,不安地看著這樣的場景,但因為是我,他們不敢讓自己陷入困境。我想不管怎麼說,他們中的很多人還是很願意看到Reef吃癟的。

「這是他媽什麼見鬼的事情?」Reef吼道。「這只是學校裡普通的流言而已!你自己搞清楚!」

「這不僅僅是個流言,因為它讓我朋友難過了!」我回敬道。他咆哮著衝向我,我避開,然後用拳頭重重擊向他的後背。Reef吃痛地叫了一聲,彎下腰去。然後我重重踢了他一腳。「明天,你要在大禮堂的中間向安妮道歉,之後你不能再跟她講話或者對別人說起她一個字,」我命令道,「現在,在你真正惹惱我之前,趕緊滾出去!」

Reef
擊開我的手和膝蓋,然後低頭望向自己的腳。他的朋友們交換了一個不確定的眼神,拋棄了他們的頭兒,隱沒在圍觀的人群中。事情比我預想的要來的激烈,但最終結果是好的——不會有人再關心Reef這段日子來說的東西了。這也意味著安妮不用再以淚洗面了。

我看到左側的安妮雙手絞在一起,憂慮地看著四周。我不敢想像她會贊同我們兩個男人之間的對峙,特別是它還是因為她發生的。所以我伸出手提議道:「願意跳舞嗎,甜心?」

一夥圍觀的人——當然,是女孩子——在看到安妮吸著鼻子接受了我伸出的手,並讓我把她帶到木板路上人們真正在跳舞的地方時歎了口氣,一點不熱切地尋找著其他的男孩。

「我很抱歉,」我告訴她,把她攬到我懷裡,這樣就不會看到她的反應。她一定在瞪著我,因為我導致了這種情況的發生。或者,為了避免眼淚奪眶而出。

可是安妮卻說道,「幹嘛要道歉?你做的正是我想要的。」

這話驚得我不由得轉頭凝視著她。「你希望我用空手道拳法把他打倒在地,然後逼他跑回去找他媽媽?」

「我希望你能讓他留我一個人在這裡,」安妮糾正道,然後她做了一件完全讓我驚訝的事,踮起腳來,在我的臉上印下一個吻。「這就是你做的。所以謝謝你,芬尼克。」

安妮克利絲塔永遠讓我覺得驚喜。「我的榮幸,」我告訴她,然後我們跳著舞消磨了晚上剩下的時光。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