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6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海綠色眼中的世界 第二部:Decadent Delirium』(11)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
藍溪雨夢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十一章

傍晚在火車上的那段時間非常難熬。Cal也許是我見過的最粗魯,心胸最狹隘,說話最大聲的傢伙了——而我必須指導他。如果我比他大幾歲,那麼可能還好一些,但因為我們是一樣的年齡,而且他是那許多把我在競技場裡的勝利歸結到我漂亮的容貌上的人之一,他對我甚 至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而且他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我這些。

……在開幕式上你需要給別人一個好的第一印象,因為他們那時看到的東西將會影響他們贊助的選擇,」我對女貢品說——Lacosta——這時Calamari大笑起來。

「一個好的第一印象?」他說。「為什麼,就因為你用小男孩的漂亮眼睛對都城的那些妓女拋媚眼,你就認為你已經有資格提建議了?真正的男人不需要贊助——他只相信他自己!」

Lacosta
是個很聰明的女孩,我很快就意識到了。她顯然很害怕這場遊戲,但這並沒有阻止她朝Cal投去輕蔑的眼神。我開始思考如果Cal真的那麼討厭我,他幹嘛不找Andromache代替呢——他們會是很好的搭檔——但我必須阻止我自己再這樣想下去,因為我畢竟已經告訴過Andromache我是多麼堅決地想讓Cal贏。但就算有一場他和Lacosta兩人之間的競爭,就我個人來說我也會送這個女孩一把有毒的匕首,讓她在這個笨蛋睡夢中殺死他。

「這想法很不錯,」我咬牙道,同時看到Andromache臉上的笑容。可怕的,可怕的女人。「所以說如果遊戲組織者做某些事譬如——我不知道——給你來一場 狂風和大火,你被烤焦的時候,一點都不希望我給你送燒傷藥膏?僅僅只是假設。」我想知道當這種情況真正出現在現實中時,我會在和誰睡覺。

「儘管笑吧,」Cal說。「你是我的導師——你有幫我的義務,不管你願不願意。所以別再擺出你一副漂亮小男孩的姿態了,去幹點真正有用的事。」

「事實上,」Lacosta反駁道,「規則裡沒有這一條。導師們在這裡指導我們,然後就沒有別的了。指導的細節完全由他們決定。而且你不能真正炒一個導師的魷魚,因為我們不付他們錢,不是嗎?」

我下決心一定要把Cal的所有贊助都給Lacosta,如果我能這樣做的話。「吃癟了吧,Calamari?」

「是Cal!」這孩子吼道。「去死吧,歐戴爾,我不需要像你這樣混蛋的人的幫助!」他跳起來,像一陣風般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事情發展得不錯嘛,」Andromache咕噥道。

「你可不可以不那麼挖空心思嘲笑我們?」Lacosta挖苦道。


Andromache看上去很陰險,而不是憤怒。這於她是一種新的表情,我希望它對Lacosta來說是個好兆頭,因為我真的開始喜歡她了。「領會頂嘴的技巧了?」她驕傲地說。

「沒有,」Lacosta說。「但我會學,如果你願意不再嘲笑芬尼克,並在一段足夠長的時間裡把注意力放在你的貢品身上的話。」

我感覺到自己與這個活躍女孩的關係更近了一點,但我立刻把這點想法扼殺在搖籃裡。這女孩會在三星期之內死去,我堅定地告訴自己。別再惹麻煩了。不久後你只會後悔。

「你聽到Lacosta說的了,」我對Andromache扯出一個虛假的笑容。「去吧。去做導師該做的事情。」

她向我投來一個極其惡毒的眼神,對Lacosta彈了彈手指,然後轉身回到她的房間。Lacosta對我感激地笑了笑,也急忙跟著她的導師去了。我已經為你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事了,我想。我讓Andromache注意到了你的存在。接下來就看你怎麼把握住這個機會了。

我們在黃昏時到了都城,進入訓練中心。因為自從我自己當貢品之後我還沒來過這裡,有些不好的記憶又浮現了,但沒有什麼我不能對付的。特別是Cal 在這裡,像只鷹一樣注視著我以防我做了什麼錯事以及表現出除了露骨的敵意外的其他態度——當然,那是對他來說。我已經基本放棄了指導Cal。如果他想要自力更生,那就滿足他吧。

Cal
信了別人的話,認為這塔里除了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之外,還有一些秘密的訓練設備,所有的貢品晚上聚集在那裡,討論策略以及結成同盟。我不耐煩地告訴他他是個笨蛋,二十分鐘的吵架之後我猛地關上了自己房間的門。Cal用另外十分鐘狠狠地敲擊我的門,然後侮辱了 我死去的母親,咚咚地跑回他的房間。
第二天是開幕式,我很高興地把他交給了Germanicus。讓他去對付四區有史以來最惹人厭的貢品吧。但現在我剩下了整整一天沒事幹。Andromache坐在大廳裡,臉上掛著無聊的表情隨意切換著電視頻道,在一番躊躇後我也加入進去。

「有什麼好點的嗎?」

「就是以前遊戲的重播,」她說。「噢,看,那是Enobaria。撕破了某些孩子的喉嚨。我很驚訝她在為牙齒做外科手術時他們沒有把她扔到一間滿是堅果的房間裡。」(nut house是啥- -

Enobaria
我記得很清楚。她是二區的一個職業貢品,在勝利者居住的尖頂大樓的大禮堂裡對著螢幕大吼大叫。不是一個可愛的女人。

「我們的貢品在……有事做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不能出大樓?」我問。

Andromache
不屑地揮揮手。「做你想做的事情。技術上我們需要研究策略,但我已經為Lacosta想好了一個。」

我很好奇地問她是什麼。

「長高大約一英尺,以及學會扔刀子。」

「我很佩服,」我說。「這兩個看上去都很合理。」

「在三天內就不太可能完成了,」Andromache輕蔑地哼了一聲。「這些不能夠幫女孩子存活下來,無論她同意與否。」

「如果你都不幫助這些孩子,你又為什麼要自願當導師呢?」我生氣地責問道。
Andromache
沒有理會我。

這時傳來敲門聲。作為一個很好的離開這個女人的藉口,我去開了門。一個去聲人站在我面前,遞給我一封封了口的信。「給我的嗎?」我說。他點點頭。我打開信,讀道:

芬尼克,我的孩子,

Juno Crassus
女士很期待今天下午有你的陪伴。她是你的一個主要贊助人。玩得開心,但記住她可是一個顧客!

史諾總統


「真是可愛的人啊,」我咕噥道。那個去聲人依然盯著我。「怎麼,你想要我現在就跟你一起去嗎?」他又點點頭。我歎了口氣。「帶路吧。」

我坐車從尖頂大樓出發,穿過糖果般繽紛的都城城內蜿蜒曲折的道路,來到一座宏偉的金色公寓樓旁。「謝謝,」我下車時告訴司機。他聳聳肩,然後直接掉頭往回開。

當我進入前廳時,一個穿著制服的值班人員已經準備好了護送我。Juno Crassus女士住在三十二層——閣樓,當然——以及,值班人員告訴我,能私下裡碰到我非常激動。「我住在302,如果你想要某些稍微……年輕一點的人的話,」她加上一句,眼睛裡閃出狡黠的光。

我盡可能禮貌地擺脫了她,然後走向十英尺高的大概是通向Juno Crassus女士的金門。就在我快要觸到門環的時候,門打開了,已邁入中年的Juno Crassus女士站在我面前,穿著綴有亮片的女士內衣,頂著一頭亮橘色的蓬鬆頭髮。

「芬尼克!」她熱情洋溢地喊道,眼神無恥地掃視著我的身體。「哦,你漂亮得甚至超越了人類的極限,如果那可能的話!」

「噢,我確定你每次照鏡子的時候都是這個反應,Crassus女士,」我說,慢慢開始誘惑她。如果我能說服我自己這個女人——以及這整個場景——沒讓我起雞皮疙瘩的話,那麼我也許也能說服她。

她朗聲大笑起來,好像我是她見過的最機靈的人。「喔,小寶貝,我是Juno。還有你為什麼像一個傭人一樣站在走廊上?進來享受一下吧!」Juno蹦跳著到了她豪華的房間裡面,我猶豫地跟上了,並確保我在門口已經脫了鞋子,沒有在她的大理石地面上留下痕跡。

「就在躺椅上休息會吧!」Juno喊道,我聽到玻璃清脆的響聲。「我馬上就過來!」

 

所以我坐在了巨大的白色躺椅上——那能容下十個我——試著習慣這地方所有東西的尺寸。我在勝利村莊的房子已經很大了,但Juno的公寓看上去像是故意把每 樣東西都做得盡可能地大。每面牆上都畫著不同的風景畫,放眼望去,感覺像是你從一面牆那樣大的窗戶中看到了另一個世界。設計方案讓你覺得不可能再擁有更多的金子了。就算是通往陽臺的玻璃門上也鑲了淡淡的一層金,我發現這樣的設計實在是不太好,因為它完全擋住了外面城市的景色。裝玻璃不就是為了能看到外面 嗎?

Juno
大搖大擺地走進客廳,拿著兩個高腳金杯,它們無疑裝滿了酒。都城的人們喜歡喝酒。去年SaffronCashmere和我去俱樂部的時候,我們總是被那裡似乎永不乾涸的酒杯中裝的酒灌醉,跌跌撞撞地回家去。

「很美味,」我啜飲了一口後宣佈。但我在這躊躇了,因為我對接下來她想讓我做的事一籌莫展。Juno是打算先聊聊天,還是跳過這些,直接到最主要的部分?
「你知道,」Juno像貓一樣咕嚕咕嚕地說道,蜷縮著身體,她離我那麼近,幾乎都要坐到我大腿上來了。「我認為你在競技場裡太勇敢了。從雪崩裡逃出來,幹掉所有那些想傷害你的壞孩子……

看來,是直接到最主要的部分了。「如果我知道這樣一位可愛的女士在關注著我,我永遠都不會失去信心,」我用我性感的聲音說道。

Juno
看上去很渴望得到我的稱讚,因為她耳語道,「你認為是誰送了蛤肉雜燴湯?」

我做出一個驚訝卻又欣喜的表情。「是你嗎?我親愛的Juno,我已經無法表達我對你濃濃的感激之情了。如果沒有那樣好心的行為,嗯,我可能當時就放棄了。」我表演的技巧再一次為我贏得了他們的錢,我現在又在撒彌天大謊。「我該怎麼謝你呢?」

「噢,」她輕柔地說道,伸出一根手指勾住了我襯衫的衣領。「我相信我會想出辦法來的。」

-。-。-。-。-。-。-。-未完待續-。-。-。-。-。-。-。-


(作者的話):因為我很粗心地把年份搞錯了,所以Annie現在將會參加第70屆饑餓遊戲而不是第68屆。很抱歉弄出這個錯誤的時間軸,但我想你會發現這並沒有對整個故事產生太大的影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