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7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同人文『I Do. 我願意』(8)

作者:Half Hope

翻譯:
O__O

原文出處:
I Do

ch8.

醒來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休息得非常好,於是知道自己睡了太久。比德已經不在我旁邊了。不過令我自己驚訝的是,我竟然也沒有在他不在的時候自己霸佔整張床。哈,我猜是自己已經習慣比德在身邊了,在一旁摟著我。

黑密契不在房間裡,不過比德正坐在那裡,用小心謹慎的表情看著螢幕。我舉起手臂,咕嘟了一下,伸了個懶腰。比德聽到我的聲音轉過頭來。

「我睡了多久?」我問他。

他聳聳肩,「幾個小時。我大約兩小時之前起來的。」

「我錯過了什麼嗎?」

比德搖搖頭。「沒有,還真沒有。不過我剛才一直盯著河看,而且我發誓,我看到河裡有東西。」

「有可能只是一條魚。」我說。

「你真心覺得那只是一條魚嗎?」

我沒有回答。當然那不會只是一條魚。或者,也許在水裡的不知道什麼東西確實是一條魚,但它絕對與蓋爾和我在池塘裡捉的任何一條都不一樣。不過,至少現在RoryCrimson離河不近——只是現在。如果那確實是場中唯一的水源,那麼他們沒有任何選擇,只能去那兒,面對那個生物。

「觀眾們現在一定已經不安定了。」我說,「今天沒有任何打鬥和死亡。差不多到他們把貢品驅趕到一塊兒的時候了。」

比德,「至少他們還有弓和箭,還有刀。」

「是啊,對付另幾個訓練有素、準備不惜一切代價在這個競技場裡取得勝利的貢品。」我陰鬱地說。我閉上眼睛搖了搖頭。體會黑密契在我和比德成為貢品之前擁有的那種悲傷的感覺變得極其容易,但我不能讓那種感覺侵襲我,無論情況如何棘手,如何不利與我們的貢品,我現在不能被自己打敗。

「順其自然吧。」比德對我說。

我點點頭,看著螢幕上觀看夜間報導的貢品們。還有12個貢品活著。再少四個,就會播報八個最後剩下的貢品的專題報導。我可以想像到如果Rory做到了的話,媒體會在十二區度過有趣的時光,兩年前被採訪的人再一次被採訪一遍。我希望蓋爾到時候會用他最好的態度接受採訪。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他不知道有些時候遷就他們有多麼重要,不讓自己在還沒準備好的時候讓他們來攻擊你。但他會希望Rory回家的。蓋爾不會用Rory的安全來做冒險。

職業貢品打算今天晚上集體出動,留下Dazzle一人看守。第九區的女孩爬上了岩石,但離CrimsonRory的山洞還有一定距離,所以並不用太過擔心他們。第五區的男孩在兩年前或許好好地看過遊戲,因為他把自己藏在了堆滿蘆葦和其他植物的岸邊,偽裝了起來。拜託這樣偽裝是沒有用的,但夜裡,甚至是攝像頭都很難找到他。

「你覺得水裡的不知道什麼東西會襲擊他嗎?」我問比德。

「確切來講,他並沒有在水裡。」比德說,「也許要擊破水面才會引出那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他剛剛一直在喝水,第九區的男孩也喝了水。」

「不過,既然什麼也沒有發生...

比德皺起眉頭,「如果我們的貢品想要獲勝,那麼其餘的那些就必須得死。」

「我知道。」

他悲傷地看著我,突然上來吻了吻我的額頭。

職業貢品在夜晚過去一半的時候抓住了第九區的男孩。他被無情地用刀戳死了。在他們抓到他的時候,我注意到比德的袖子上松了一根線,於是就低下頭扯掉了它,這樣我就不用看著那個孩子被殺掉了。我收手的時候,他抓住了我。他沒有說一句話,他只是小心地看著我們倆個纏繞在一起的手。我們就這樣,沒有放開。

第三天清晨的太陽開始暈染競技場時,黑密契回來睡覺了。職業貢品回到了豐饒角,爭吵著誰該守第一輪班。Rory起來的時候,他提出建議去河邊取水。

Crimson
舉著手裡空空如也的罐子說,「聽起來是個好主意。」

 

「不。」我輕語。比德和我焦慮不安地看著對方。我問,「讓他們去冒險?還是我們給他們送水?」

比德轉向我們的帳戶螢幕看了看我們從贊助商哪里拿到了的錢還剩多少,送水要花掉多少。他看著我,「如果要送水的話,會花掉我們大部分的錢,而且,這些水也不會讓他們堅持多久。」

「黑密契!」我大聲叫道。

他不滿地哼哼了幾聲,終於坐起身。「怎麼了?」

「他們要去河邊!」我說,「你看見第一天那個男孩後來怎麼了。他們不能去喝河裡的水!我們應該要給他們寄些什麼,但我們的存儲只夠最小號的!」

黑密契皺起眉頭,「比德,去找更多的贊助。」

比德站起身,沖出了們。我們看著CrimsonRory一路走下坡,黑密契盯著帳戶螢幕,好像等著數位漲上去一樣。我緊張地咬著嘴唇。黑密契對這些很熟悉而聰明。一定會找到辦法幫他們的。

「嘿!」Rory高興地叫道,「我的陷阱抓住了一隻兔子!」

他跳下去收起了陷阱。只一扭脖子,Rory就殺掉了那只動物,自豪地看著它。我對著他微笑,即使他看不到我。這很好。或許看到Rory能喂飽自己,我們會得到更多的贊助。

「我們得烤一烤這只兔子,不然我們有可能會得兔熱病。我們需要一些燃料。」

「也許在河邊會有些東西。」Crimson建議道。

「黑密契。」我低聲叫道。

「聽著,我們也許永遠都不會有足夠的錢每次給他們送水,」黑密契最後決定了,「我們只是需要試一試。這個遊戲一半靠的是技巧,一半靠的是實力,甜心。」

看著他們爬下岩石而自己卻不能做任何幫助或者警告非常令人痛苦。我試著讓自己記得水裡的怪物沒有殺掉後來的兩個貢品。或許第一個人只是偶然。

Crimson
開始收集蘆葦好來生活。Rory把水壺放進河裡接水。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我死死抓著椅子的扶手,我的胃被捆在陷阱裡,確定地相信那個怪物會從水面上突然沖出,把Rory拉到水裡淹死。

但沒有發生。觀眾或許又一次失望了。遊戲設計師們既然沒有趁著機會讓那發生,那麼一定是在盤算著什麼極其恐怖的東西。我的胃裡還在翻騰,即使危險已經過去。在遊戲裡,不會有那麼長時間的平靜。

Crimson
Rory帶著他們的水和燃料,艱難跋涉回到了他們的山洞裡。比德回來了。贊助商們一定很不積極或者根本就不在。他焦慮地抬頭看著螢幕,最後呼了一口氣。「他們兩個都活著。」

「河怪放過了他們。」我說,「這讓我有些擔心。」

「每一次都前進一小步吧。」比德建議道。

Rory
CrimsonRory抓住的兔子做了一頓飯,合著三葉草。他們燃燒的煙被隱藏在了山洞裡,這樣職業貢品就沒法看到RoryCrimson藏身的地點。

國歌出現,我的眼皮總算放鬆了,他們兩個現在又安全了。

「你們兩個去睡覺。」黑密契對我和比德說,「接下來幾個小時我來看吧。」

我不能否認自己確實需要睡眠,而且看起來比德也是。我們兩個又一次躺到了床上,我的頭靠在比德的胸膛,他的呼吸和心跳那樣熟悉,那樣令我安心,就這樣伴著我入夢。

我知道我已經睡了有一會兒了,但感覺只有一眨眼的時間我聽到了一個怪物的尖厲喊叫。突然,我感到自己又回到了競技場裡,腎上腺素在血管中迅速地穿梭,身後的比德坐起身,用自己的身體把我和危險隔開。不過很快我們都足夠清醒地看到了螢幕,看到了真正發生在我們的貢品身上的危險。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