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2271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飢餓遊戲。芬尼克『海綠色眼中的世界 第二部:Decadent Delirium』(完)

作者:grand admiral chelli

翻譯:
藍溪雨夢

原文出處:
《Life Through Sea Green Eyes》

第十三章

訓練中心裡好像確實是有一個秘密的樓層,但是那是給導師們的,而不是貢品們。電梯的按鈕裡沒有這一層,但如果你同時按下按鈕45三秒鐘,電梯會把你帶到拉贊助關係的房間的那一層。

這個所謂的贊助房間是一間很大的屋子,占了整層樓的空間。無論地板還是天花板都是有著按鈕的螢幕,上面顯示出無死角的競技場情況。這樣,我們導師就能跟蹤整個遊戲的進行,給貢品最能幫助他們活下來的東西。

這意味著,即使每個導師都有自己的工作站,所有的導師還是會聚到一起。黑密契步履不穩地出現,差點沒坐到他的椅子上。六區的女貢品跟她的導師長的有點像,那個憔悴面孔的女人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轉她那把轉椅。

遊戲在我到達那裡幾分鐘後開始了,Andromache為我解釋怎麼使用工作站將禮物送到我的貢品手中。當任何捐贈從都城被送來的時候空螢幕上就會顯示出文本。我在看到目錄冊之前能想到的禮物就只有食物、武器、藥品。有一個選擇是美洲鴕。貢品可能會需要美洲鴕嗎?
這裡有操縱杆,我需要用那個去控制銀色降落傘。Cal瘋狂的採訪如果真的為他贏得了什麼贊助,我有些希望有人會捐一點小錢,這樣我就能送他一個大而重的東西,直接砸到他頭上。

我和其他的導師一起觀察著遊戲進展。至少沒有人會在第一天就送東西,所以我們基本上在一片沉默中度過,當某些事情發生的時候退縮或是大笑。Cal確實很兇殘,即使職業貢品把他排除在外,他還是設法搶到了一個很大的背包和一堆很好使用的武器。

Lacosta
也在血浴中存活下來了,喬安娜梅森也是。她全速跑到湖邊然後游向中間的小島——很聰明,特別是除了Cal其他人都不會游泳。喬安娜從豐饒角搶到了一把匕首,她跨出金屬圓盤時它幾乎就在她的腳下,然後把它插入樹幹。

三天過去了,遊戲順利地進行著。我們只剩下十三個貢品了,包括CalLacosta和喬安娜。職業貢品的聯盟還維持著,他們弄了一個細緻得令人驚訝的系統,用來捕殺那些犧牲者。

因為他在第一天的血腥屠殺中殺了一個女孩,我毫不懷疑他如果遇上Lacosta一定會攻擊她。Cal得到了一點贊助,我很驚訝,所以我做了我唯一能想到的事情。我一拳敲在按鈕上,給了他一個充氣的救生圈,讓它慢慢飄落在正在等待著的他的頭上。

「這他媽的是什麼?」Cal在我的螢幕上大叫道,抓住了包裹。他滿腹狐疑地盯著天空,顯然意識到了這是我送給他的。「你在耍什麼把戲,漂亮男孩?」

Cal
撕開它,看到了救生圈,變得狂暴起來。他拿刀把用易碎的塑膠製作成的救生圈割成小片,然後叫道,「你是把我當小屁孩嗎,歐戴爾?認為我不會游泳?你竟敢羞辱我,我要殺了你,我要毀了你的漂亮臉蛋,我要踩——

他保持了一會這樣的狀態,我裝作沒聽見,非常滿意地靠回我的椅子上。其他很多導師都驚訝於我貢品的壞脾氣,他們聚在一起指指點點,大笑著。「救生圈傳達的是什麼資訊?」黑密契嘲弄道,扶住我的椅背作為支撐。

「我知道他會生氣,」我哼道。「還有,每次他看向湖的時候,他想到的都會是如何被我惹惱,也許這樣能阻止他去那小島。」

黑密契轉轉眼珠,表達了他的理解。「那個女孩在那裡。拿禮物來和你的貢品交流,用只有你和他們能明白的方法。這很聰明,歐戴爾。」

「我在嘗試,」我謙虛地說。

他用一根手指點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蹣跚著走向Chaff去拿另一杯酒。十分肯定,Cal為了發洩他的怒火,一頭沖進了林子,走時扔給湖一個惡毒的眼神。「於是Lacosta能再活一天了,」我說。

Andromache
生氣地看了我一眼。「我不需要你來幫我的貢品活下來,歐戴爾。」

我不在乎她說什麼,所以直接無視了她,重新看向比賽。

第五天,事情突然有了一個戲劇性的急轉彎。Cal在矮樹叢中穿行的時候喬安娜梅森突然出現在他後面,畏縮著,看上去非常害怕。Cal開始咯咯地笑,拔出他的劍打算殺死這個顫抖著的犧牲者。但是,他明顯要開始攻擊時,喬安娜突然躲到了另一邊,一掌拍飛了他的劍,然後把她那把單薄的小匕首直接插進Cal的心臟。

我像被定住了一樣呆在我的椅子上,還無法接受我剛剛看到的東西。七區這個哭哭啼啼的女孩不僅是剛剛殺了Cal,而且她在翻看他的背包找有用的東西時臉上還露出心滿意足的勝利表情。

我轉了轉我的椅子,在房間另一頭找到了Cathy。「喔!」我對她喊道。「你的貢品剛剛把我的給殺了!」

Cathy
看起來和我一樣不知所措。她踩著她那雙大腳搖晃著向我走過來。「重播一遍,」她要求道,我這麼做了。其他的導師,忙著應付他們自己的貢品,此時也向我的螢幕投來一瞥,不久喬安娜殺害Cal的場景就填滿了贊助房間的整面牆。

「聰明的姑娘,」Cathy說道。「把她殺戮的天性藏起來,這樣就沒人會注意她。你知道她在訓練中拿了一分嗎?就是一分。我考慮過我自己殺死她,以避免她在競技場中悲慘地死去。」

假定這是個Cathy和喬安娜一起討論出來的策略,我眨眨眼道,「她甚至都沒有告訴你她在計畫著什麼?」

Cathy
搖搖頭,但看起來並不著急。事實上,她眼裡閃著興奮的光。「這遊戲變得更好玩了,」她臉上浮現一個大大的微笑。

我的貢品已經死去,我沒有了任務。我更喜歡在贊助房間裡遊蕩,看喬安娜成功騙過所有人的眼睛。雖然大多數導師在他們的貢品死後都留了下來,或者回到勝利者居住的尖頂大樓,但史諾對我有另外的安排。

幾乎就在我到達四樓跨出電梯的那一瞬間,一個艾瓦克斯帶著一張紙條走向我。是從史諾那裡來的,誠心邀請我去和Ms.Olivia共度春宵(原文太露骨了尼瑪)。我坐進車裡,把不能忍受我現在的這種狀況的那個我塞回我的腦海裡去,準備好履行我的職責。

遊戲又持續了一個半星期。在它結束的時候,史諾總共把我帶給了四個不同的女人。事實是我見過的女人都熱切地打來電話說想和我再共度一個晚上,這意味著我勾引都城女性的方法成功了。每個晚上都花在了很不錯的俱樂部裡,或者是五星級酒店,或者舞會,每次都以像狂野的猴子般做愛結束,第二天早上眼淚汪汪地道別,以及一個昂貴的小紀念品。

我的技巧更嫺熟以後——是的,勾引不是我最擅長的技能——我開始試驗。我們擁抱時在她耳邊說些甜蜜的空話,那個小紀念品就會變得更貴重。

在遊戲結束的時候,我對我在都城從事的「職業」的態度,如果能夠這麼稱呼它的話,已經改變了。我再也不因為出賣我的身體給這些女人們而感到噁心了,畢竟她們不是什麼壞人。她們是這樣的體統下的產物,認為如果她們喜歡的話,通過交易得到與一個不情願的男子共度歡樂夜晚是很正常的事。這會讓她們很有滿足感——不僅僅是女人,還有男人,我想這是所有和我一起睡覺的女人都那麼渴望關注和愛慕的原因。讓這些女子愛上我是小菜一碟。這不是說我已經完全適應了現在的情況——至少不是長期——但我的怒氣已經直接轉移到了史諾總統身上。如果我能找到一個方法充分利用他造成的我現在的這種狀況,那就很好了。

喬安娜梅森,七區那個怯懦的女孩開始惡毒地殺人,最終成為了勝利者。我剛開始從來沒有想過——沒有人會想到——但她的計策成功了。職業貢品殺了剩下的貢品——包括Lacosta——之後挑起了內戰,而不是去追蹤那個「沒骨氣的七區女孩」。只有兩人倖存了下來,其中一個還受了重傷,喬安娜很容易就把他們解決掉了。她手握著斧頭——七區是伐木區——一眨眼就送她的對手上了西天。

我們坐著短途旅行的火車回四區時——所有的導師被允許聚在一起,因為我們的貢品都死了——我們談論的只有一個話題,喬安娜和她聰明的花招。以前也有人這麼做,但她做得堪稱完美。「我在遊戲後簡略地跟她談了談,」Mikael告訴我們。「她是個優秀的演員。就算是要藏住那嚇人的嘴巴也需要不可思議的能力。」

我暗暗決定明年要好好見見喬安娜——或者是她做勝利巡演的時候。她也許能給我一些演戲的建議。

就在我們剛到達四區車站的時候,梅格絲向我走來。「怎麼樣?」她問道。我微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小包方糖。梅格絲長出一口氣。「我就知道你能對付的。」

「別誤會我。我還是一直在打算赤手空拳地把史諾勒死,為了他讓我做的這些屎一樣的事情,」我告訴她。「但我想我能勝任做一個男妓。我沒有選擇,而且都城的女人們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壞。大多數只是覺得很孤獨。」

「這不能挽回什麼,想想史諾讓你做的那些事,」梅格絲兇狠地說道。

「放鬆點,」我告訴她。「吃塊方糖吧。我能應付的,就像我對待其他在我生命中發生的糟糕的事情一樣——微笑,調情,忍受它。這也許聽起來讓我很厭倦,但不得不這樣。因為如果我放棄了,只會失去Natare和爸爸,這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也失去過親人,」梅格絲輕輕地說道。

我笑著給她一個緊緊的擁抱。「我的錯。」

我們起身,吃著方糖遙望四區的海景,那是我們的家,Natare和爸爸的家,在遠處閃著微光,我知道我做了正確的決定。


-。-。-。-。-。-。-。-第二部 完-。-。-。-。-。-。-。-

嘖嘖嘖!喬安娜果然不愧就是喬安娜,愛哭的女孩?呸!她要真愛哭,那凱妮絲就是小寶寶啦!作者好樣的,居然連我們都騙過了。
接下來的第三部應該差不多就快輪到安妮出賽的那場遊戲了,芬尼克會當她的導師嗎?還是只有跪求梅格絲?他們倆究竟是怎麼定情的?就讓我們耐心等候吧。因為之後第三部又換另一名翻譯大神,實在不確定她什麼時候會開始......請大家為翻譯大神加油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