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238386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嗜讀。『最後的簡訊』/Nicci French 著

『清白無辜真的好難。而要證明自己無辜,是天方夜譚。』---《最後的簡訊》

當你在家裡如常的為丈夫準備晚餐一邊抱怨那隻死鬼今天又晚歸內褲還亂丟時,兩名女警突然登門告訴你他死了,是車禍意外,沒有酒測值沒有任何可疑點,而且身旁還坐著一位聽都沒聽過的女人跟他一起殞命。你該如何反應?生氣?悲傷?羞愧?困惑?這種情況除了外遇之外還能有其他解釋嗎?身邊每個親朋好友都帶著同情甚至一點點輕嘲要你釋懷好好哀悼,可你連究竟該哀悼什麼都不知道?他不是這種人不是嗎?如果他真的背叛她真的會沒察覺嗎?如果這是真的那她以往相信的又是什麼?不,她不相信,她需要查清楚,就算只是找到一點證據證明他果真不是她所以為的那種人,讓她可以純粹氣他放下他都好。可當證據與意外疑點同時出現,卻連她自己也迷惑了……很多事情她不在確定;又很多事情似乎都有了眉目;她不確定是該相信自己?相信他?還是相信所有人的看法?亦或選擇最簡單的做法,相信自己就是單純瘋了放不下……

妮基‧法蘭齊一直以來都久仰這對作者夫妻的大名,卻從未真正興起拜讀他們作品的欲望,一是犯罪小說不太是我會主動找來看的類型,其次則是我對雙作者執筆始終沒有太大信心;往往雙作者造成的效果不是多個腦子好辦事,而是人多口雜,主角的情緒不連貫、劇情的緊湊度有高低起伏的落差,七手八腳下整個故事章節編排時常是貌合神離、紊亂不一,一如《夜之屋》、《美麗魔物》。因此一開始進入故事時我便很怕會再度遇到這狀況,幸虧事實證明人真的不應該懷有成見,法蘭齊夫婦的功力畢竟跟新手作家們是有相當程度上的差異地。

最後的簡訊》以一場看似尋常的家庭慘劇啟始,疑似不忠的丈夫、謎樣的女人、茫然悲痛的妻子,會讓人以為這是部探討婚姻、忠誠及女性意識的家庭文學。但越隨著女主角艾莉近乎偏執東拼西湊的查探下,發現事件似乎沒想像中簡單但卻又不是那麼肯定?凡事多為一體兩面,換個方向又是另一種可能,怎麼看、怎麼讀、怎麼解釋,相信與不相信;作者用巧妙有趣的方式故佈疑陣,讓讀者跟著艾莉一起產生自我懷疑。到底是眾人皆醉我獨醒,還是眾人皆醒我獨迷?簡單的狀況也因此多了許多懷疑。最終,故事的謎團不能說有多深,但卻令人玩得頗為盡興,也驚訝原來我最初幾度就已猜出兇手了!結果居然還是讓作者夫妻像耍艾莉一樣,讓我自己將答案給否定去,實是高招呀。

相信法蘭齊夫婦在現實中感情應該很不錯,且老公比較怕太座大人一些。在《最後的簡訊》可以看見陰陽雙元素相輔相成,犯罪推理懸疑揉合女性文學的自我探索,其中文學的比重較推理更重一些,夫婦兩雙劍合併剛柔並濟搭配出別出心裁的深情故事。嗯,雖說是深情的故事,不過看完我仍是不由自主有種微微的心慌,似乎不論曾經感情多深厚、在關係中做得對或錯甚是再好再老實,都無法在背叛的誘惑下倖免?總是要走過那麼一遭才算真正走過,不曾發生過的已變成了是種不可思議的神話。偶爾看著新聞或身邊的親朋說誰誰誰又離婚了,我真的會想既然離婚、外遇都已是現代必然的結局,那麼是不是乾脆把婚姻這麼制度廢掉會比較好?如果那個承諾從古至今壓根兒就是項不可能的任務,那麼值不執行那道儀式簽不簽那張紙又有何意義?不過也是樣捨不得拋棄的繁文縟節,不是?

蚊子我還是努力存老本,老了就來去投靠佛祖耶穌抱抱祂們老人家的大腿,套句書豪哥的話:『神是不會背叛你地!』。(謎之聲:「我幾時說過這種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