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吸血閣

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195269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嗜讀。『少女的悲劇』/Karin Slaughter 著

『有時候,你所能做的只是祈禱你有活下去的力量。』---《少女的悲劇》

濺滿一室的血跡、橫陳血泊的少女屍首,一名母親在跨進家門後失手掐死了一名持刀浴血的男孩,以為替女兒報了仇,但那個男孩卻不是殺她女兒的兇手,而血泊中那名殘破少女也不是她女兒愛瑪,那她的女兒在哪?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還有多少存活的機會?或者該問她還得承受歹徒多少的玩弄?局裡每個人都深信愛瑪‧卡波諾必然無法活著等到他們救出她,他們終究挽不回什麼。威爾不相信;是固執也好,是為了向保羅證明他不再是當年的『垃圾桶』也罷,他不願相信他無法替卡波諾家將愛瑪活著帶回,他傾一切力量去調查線索只剩一把來路不明的微塵。然而,每人心底不願說出口的是,若然愛瑪真的依舊生還,救回來的也將不再是原來的愛瑪,那個曾經單純甜美的女孩又將變成什麼人……

少女的悲劇》描述一起痛徹心扉的悲劇,卻不是我原以為的那種悲劇,起初看到這個書名配上封面撕心裂肺的少女,加上對小異出版一向驚悚血腥不暴虐不要錢 的印象,在翻開書稿前我當真做好了親見可憐少女被切成一片片、剁成一塊塊、削成一條條,翻來覆去把玩成淌血破娃娃過程的心理準備。直到跟著調查員威爾與警探費絲東奔西走進入推理調查的標準程序,才知道自己完全錯估了情勢。儘管犯罪現場佈置極其殘忍、兇手看來也極為變態,這次故事要撕開的並不是血肉,而是隱藏在各個角色心底的濫觴。包含主角喬治亞洲調查局幹員威爾‧特蘭特乃至兇手在內,每個人物的過去皆引響著整起案件的形成、演進到終結,作者聚焦於愛瑪的母親艾碧蓋兒、威爾及費絲三個視角,依據各自於案件中的立場在慌亂心焦的辦案過程裡一併剖開人心的渴望。獨白率直真切牽動起讀者的心也為之抽動。

我很喜歡故事中威爾以『門』做得隱喻,他與愛瑪的父親保羅兩人皆是孤兒,從小同在兒童之家長大,對他們來說兒童之家就形同一扇旋轉門,在每個收養日進進又出出無論多少回轉了一圈,他們總會像台不符使用的家電被退回相同的地方,在那承受的每個傷痕虐辱皆永遠深深刻印在他們身體裡;對艾碧蓋兒與費絲來說成為母親不也像穿越一道門,讓她們自原本的自己輕易轉變為自己母親的翻版?而這起綁架案則是另一道門,再次改變所有人原先坐擁的心境。

境遇塑造一個人,當你曾一無所有,你會感恩珍視身旁所擁有;當你擁有的夠久,你會忍不住埋怨需求的不夠;當你面前攤放著一俱相似的屍首,你才會恍然自己畢竟已擁有。如果可以每個人都會想要好還要更好,在現況中盡量尋求越靠近『最好的』越好。可什麼是『最好』?是否有個標準限量?要比較要追逐那要到哪才是滿足?保羅從最底層爬升上百萬富豪懷抱人人稱羨的火辣妻子,他始終不滿足;對比他的妻子艾碧蓋兒在女兒遭綁架前她痛恨她得不斷隱忍假裝幸福的生活,在女兒可能將永遠回不來後她能維持原有的痛苦生活就已是幸福,形成強烈的諷刺。心的渴望沒有底限;也未必就是一種錯,但任其膨脹的結果最殘忍的莫過於如同兇手到最後連僅有的好兒子形象也都不留。我想還是學學威爾,人人都要他去換個更好的女友,偶爾連他自己也這麼覺得,但她了解他的過去懂他所有的苦,他在她身邊能有安全感,有時候這才是最重要的。

少女的悲劇》精采程度不亞於北歐推理大師尤‧奈斯博的《雪人》,甚至我喜歡《少女的悲劇》更多一些,讀完怎麼也捨不得出讓給朋友,其中原由除了作品本身細膩起承轉合充滿張力外,調查員大人威爾‧特蘭特功不可沒!多數推理警探小說男主角總是冷硬派的大叔居多,威爾則完全走溫柔老實傻瓜派風格。不是說他辦案很傻,事實正好相反他辦案精明帥氣到你會懷疑(好啦,是言情派的我很懷疑)他其實是從黑潔明的猛男系列出走到這的吧?(XD)
看他的搭檔費絲跟他合作三天就經常無言到當頭滑下三條線就知道,他的傻瓜老實完全是反應在他的社交技巧上,對犯人嚴刑逼供時可以黑臉白臉雙管齊下;面對不太熟的夥伴不得不閒聊時就會不自覺說錯話。對長官好、對犯人好、對女人好、對吉娃娃也好,有點受傷小獸特質聰明體貼強悍又不會十全十美的石雕,害我第一次在看嚴肅悲慘的犯罪小說不小心稍稍萌發起少女心來,真是太不應該!


更驚喜的是我之前一直很遲鈍+神經大條的以為《少女的悲劇》就是一部單行本,看完時還有點傷感再也見不到帥氣的威爾幹員了,完全沒注意到作者其實早為威爾闢了一個《Will Trent》系列目前已經出了六集+一個中篇,2013年將出版第七集,早前我滑鐵盧沒上的《虐殺三聯圖》就是威爾的初登場!我就知道作者絕不會把如此優質的主角給隨意拋棄的!只祈求英明神武的小異美女編能持續賜與關愛的眼神別放棄了這系列,無比期待下次還能再相見吶~(抱大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