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吸血閣

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195269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嗜讀。『生命中的美好缺憾』/John Green 著

『你不能選擇在這世界上是否會受到傷害,不過你可以選擇讓誰傷害你。我喜歡我的選擇,希望她也喜歡她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

癌症,多麼可怕的名詞,幾乎不免讓人將其與死亡畫上等號。但那又怎樣?癌症不過是死亡的副作用,就像每個人無可避免都會在第一次學騎車時跌倒一樣,也沒有人能逃過死亡;而他們不過是比其他健康的人摔得更早而已。她很早以前就不去想什麼戰勝病魔、存在的意義這類問題,醫生很早就告訴她她恐怕一輩子都會是這樣,而天知道她的一輩子能有多長。她只想老老實實平平淡淡參加爸媽要她參加的癌症支持團體、對他們每天別出心裁想出的紀念日慶祝活動表示興趣、看她的「美國超級名模生死鬥」,並在必要時表現出他們想要的青少年小脾氣,假裝她也是個正常的青少年,然後推著她的呼吸器活過一天是一天。要說有什麼冀求的願望,那就是她非常想知道她最愛的一本小說最後主角們未完的結局到底是什麼,不過作者有九成九是不會寫了。那也不重要,反正世界本來就不是實現願望的工廠。她是海瑟‧葛蕾絲,十三歲被診斷出得了第四期甲狀腺癌,現年十六歲。

遺忘,多麼使用頻繁的動詞,每人每天幾乎都在遺忘;忘了鑰匙、忘了結婚紀念日、忘了一早閃過腦子的念頭、忘了人,也不斷被人遺忘。但他卻害怕遺忘這回事,害怕在他用生命做出有價值的發揮之前,就這樣被世人遺忘好像他從不曾存在。他不是說他的生命有多偉大,只是既然上帝讓他這麼好狗運的跟其他人不一樣,那他總得在他來日無多的日子為世界做一些特別的事情再走才對。『任何救贖都是暫時的。我替他們換來一分鐘,這一分鐘或許能替他們換來一小時,然後這一小時又能換來一年。沒有人能替他們換來永恆的時間,但我的生命替他們換來一分鐘,這不是毫無意義的。』他是奧古斯都‧渥特,一年半前得了骨肉瘤,被鋸掉了右腿,現年十七歲。

 這不是個勵志的故事,不是大多以癌症為藍本述說病人如何陷入低潮,再找到正面的力量奮起抵抗病魔的那種故事。恰好相反,這個故事包含了所有癌症病人、家屬、旁觀者最真實的負面景象;憤世、沮喪、病痛中的狼狽;真愛可以超越一切障礙,讓你的愛人在你被病魔擊潰時仍支持、守護著你?算了吧;血緣的牽絆使家人的愛永遠無可取代,是唯一會永遠為你付出無條件關愛的存在,但內心深處又如何能沒有一絲絲怨懟與遺憾?可以說這是個直率得過分的故事,初初翻開時著實被作者的憤世嫉俗嚇到,怎麼有人敢直言癌症病人是大自然的副作用、並沒有比一般人偉大或堅強、被遺忘只是早晚?作者狀似不經意的揭穿人們所給的友善同情中的虛假,揭下人深埋妥當的醜惡瘡疤毫不留情。

神奇的是讀完後於心底殘留的感覺卻是溫暖的,不是陽光灑下壟罩於身的龐大溫度,而是如捐捐細流滑潤過心底的寬慰。如同這個書名「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回顧人生生命中構成點點幸福會讓人無限往懷的往往都是不起眼的小事;形成缺憾的每每也僅僅是轉念間的一個小動作所造成;於是乎,你會發現在《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裡看不見太多的驚滔駭浪大喜大悲,而是有著一波波如細雨般的日常光景打在湖面所串成的小漣漪。作者說故事的方式就像一本攤開的青少年日記,簡單直白,將青少年的倔強老是用嘲諷的口吻、企圖展現的不在乎來掩藏對環境的不安、脆弱詮釋的唯妙唯肖,之中仍看得出一份淺淺的憂傷、情感與幽默,是成熟也不成熟;不成熟中的成熟地組成,貼近寫實也獨樹一格。

不得不說海瑟真不是一個討喜的女主角,她不天真不浪漫不陽光,總在劇中正該要醺醺然的弘揚正面思考、愛與希望的時候,冷冷的拋出實話把正準備要手牽手奔向光明未來的我們及男主角給拖回殘酷的現實,整個破壞了女主角就該 大放聖母情結 撫慰人心的形象。海瑟總是強調生命的微不足道、鄙視陳腔濫調,但有趣的是她同時也始終在以實際行動證明她是錯的,證明存在的意義並非表面上看來的無謂;我們什麼都不是在遼闊的宇宙下沒有人是真的特別的,但在每個真正在乎、認識的人眼中的你又是全然不同的樣貌,不特別中的特別,誰又能說不是每個人都是特別的?看似終其一生皆為別人而活,但看著別人開心自己因此感到寬慰,不也等於是為了自己?愛潑冷水率真的海瑟,其實沒有人比她更相信愛,故事讀到最後我是喜歡她的。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溫潤如玉,平淡如水,憤世中帶著一股幽默與淡淡的撫慰,現實卻不犀利刻薄的割傷人。這是今年到目前為止我所讀過最不特別卻也最特別的故事,不特別中的特別就看你如何去定位,而我絕對是給予正面評價的。

2014年改編電影預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