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吸血閣

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195269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嗜讀。『千年絆』/簪花司命 著

千年前他將她禁錮於王城,封鎖她的力量,名為保護她不被他貪婪奢望得到她血來延年益壽的子民傷害;實則她清楚他何嘗不也是在保護他那日漸荒糜腐敗的子民不被她傷害。她,靈山十巫中的血巫,十九容顏長生不死,飲其血可使其起死回生百病不侵,千年來遺世獨立無情無感,激不起一絲波瀾,無需任何人保護,無人能動得了她,直到遇見他;西喀王朝百年的統治者,人民稱他為聖王,一世世無論輪迴了多少次,總會回到王城持續提供西喀族民有求必應的倚靠。多麼可笑,他禁錮她於王城,事實上他自己才是真正被王城永生禁錮的人,不同的是他的禁錮是自願的,王城子民是他的責任,他甘願每生每世回到此讓他們予取予求。可她與此毫無瓜葛,為何要被迫待在此當他們的藥飲?就算他說他愛她憐她,那又如何?她無心無感,無法回應他,也不會回應他;她怨他,怨他絆住了她,讓她寸步難行只能做他的金絲雀。當那天他終於說他不回來了,不再回到這片土地做個萬應公他放她自由時,她卻愣了……千年後他還是回來了,卻也不一樣了,黃沙掀起乞願再臨,方知是誰絆住了誰……

這是本頗重的書,不過重量不是來自於它的頁數,而是它僅僅285頁的瘦弱小肩上所扛著的千金重擔,裝載著作者決心挑戰傳統出版社的革命、抱負與台灣言小支持者近年來積攢多時的怨念。必須承認當初之所以吸引我頂著蠟燭兩頭燒的爆肝危機也要接下作者的康凱試讀邀請的就是作者的這篇出版前言《屬於我的革命,開始了》,裡頭直言不諱的將台灣言小出版社的迂腐暴行砲轟的鮮血淋漓。想當年台灣言小曾經風光一時,誕生無數天后作家、佔據各大書店醒目的一角, 連對岸的掃書摳書網都全以我們馬首是瞻 那是何等的榮景呀!如今撤櫃的撤櫃,滯銷的滯銷,台灣言小逐漸淪為邊緣化產業,固守老套公式、限制發展格局、題材狹隘化的結果造成老作者倦怠逐年低產;老讀者群疲乏紛紛跳槽;而懷抱著天真熱情憧憬來加入的新作者,本欲風光航向嶄新大陸渾然不知踏入的其實乃是一灘死水……

言小這個詞儼然已成了新一代讀者與現正當紅的大陸原創嘲弄的代名詞,可我們的言小真全都這麼差嗎?大陸原創的質量就真有勝過我們這麼多嗎?不見得,至少對我來說是完全不的。看慣了一氣合成的佈局編排就看不進隨性所至臨時起義的節外生枝,對我來說大陸原創一直有個讓我屢戰屢敗怎麼都無法喜歡上的弊病,就是架構鬆散。沒有特定規範計畫的大陸原創普遍都因作者且戰且走想到哪寫到哪的隨性連載模式,而有結構零散、起承轉合混亂乃至漫漫長篇下來卻可能多處尋不到重點的灌水情形。若論整體故事的精巧度與完整性私心認為台言較為小而巧小而美,大陸原創則多近似於單元劇模式;若將台灣言小天后群與大陸原創暢銷作者群相較之,台灣天后的故事技巧並不輸,略勝一籌的更大有人在。但銷售數字會說話,他們真正贏過我們數倍的就在於包裝,以及題材走向上跳脫出傳統形式多元多變,主攻讀者的新穎感,與傳統言小給人的刻板印象劃清了界線,因而受到新新讀者群的歡迎。

然而,回到這個故事本身(總算回來了)儘管作者簪花司命前言中的革命宣言與意念十分鏗鏘有力,但這是否是本成功的革命之作?我必須沉痛抱歉的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千年絆》代入少見的西藏高原為背景,以男主角的前世今生為主軸交錯於古今時空展開的這一場離奇的玄幻愛情,許多小細節上可以看見作者於製作過程中的用心,內頁更情商來插畫家為劇情致入一幅幅插圖,因為畫風的關係意外的使故事增添了股日漫味。可一路走下來我卻越走越困惑,作者一再強調的本書最重要的特點『跳脫傳統框架』為何一直走到了終點都始終沒看見?故事主要架構依舊是傳統言小的套路;男女主角的戀情模式仍是常見的冷傲女VS.誓死 效忠 不變心的斯文男;衰敗的王朝與神靈的結合稍稍有意境,卻遺憾的格局過小刻劃不夠深刻,同樣類似的主題背景亦不是沒有言小出現過,黑潔明的《魔影魅靈》、于晴的《大興皇朝》、綠痕的《陰陽》皆是一例。

唯一真正算得上跳脫框架的地方是作者捨棄傳統以女主角為敘事中心的慣性,而改用男主角作為全書主要視角,我很想說這部分非常棒但作者仍是在這犯了女性作者非常容易有的問題,說話者雖是男性卻是不自覺得依舊讓這些大男人操著一口女性化的口吻,說實話剛進入第一章時我著實受驚不小,你無法想像原以為是兩名青春洋溢的十七八歲小女生,結果卻發現說話的竟是堂堂七呎逼近三十之齡的男主角時的那種心情……

小說最怕的就是寫的人與看的人之間沒有默契,有時作者自己寫得很開心讀者卻找不到開心的點在哪,沒有半毛認同感。在這邊便是,作者處理故事主線男女主角的心意追尋與副線的玄幻王朝發展都過於理所當然,完全沒有說服讀者女主角究竟有何特質?何處值得憐惜?為何 這位披著大叔皮的少女 男主角執意愛了千年?女主角又是為何突然開竅?前一章楔子才義正辭嚴宣稱她是多麼的無情無感,正文卻立即開始表示她內心如何的掙扎苦痛,中間心境的轉變讀者全然看不見也感受不到相同的觸動。一個國家的風氣是憑藉著統治者施於人民的行事方針而形成,人民貪婪妄為統治者卻毫無管束教化作為,國家風氣敗壞就真能將過錯一概推給子民,自己一走了之就行了?所謂養子不教父之過,懦弱的君王難道不才是造成這一切不可收拾局面的元兇?也莫怪了王朝走向覆滅。
 

『跳脫框架』的定義究竟是打破傳統類型的寫作公式?亦或僅僅是擺脫出版社的管束便是?我想是我的認知與作者有所不同。在其他情況下《千年絆》或許會是部可愛的小系列,只是背負上了承重的使命後便放大了其中的不足,故事的青澀感在後記中得到了解答,它是作者早期未能獲得出版的作品,即便多年後經過細心妝點修改當年的青澀靈魂仍舊不變。『革命』是勇於突破、創新、推翻舊的制度,衷心期盼作者何妨勇於拿出全新的故事,跳脫出『自己』的框架後也才更有能力去跳脫市場的框架,並挑戰出版社的干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