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吸血閣

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195269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嗜讀。『大翅鯨之歌』/Jodi Picoult 著

『我相信妳能在不同時候愛上許多不同的人,但不認為妳能夠有兩次相同的愛,一段感情可能穩定,另一段可能天雷地火,誰能說哪一種比較好呢?決定關鍵在於契合的程度,我指的是愛情與人生的契合。』---《大翅鯨之歌》

 

鯨魚沒有聲帶甚至不是靠吹氣,牠竭力在深海處發出低低的唱鳴冀求有人能聽見牠尋覓靈魂另一半的歌聲。他聽見了,從此為之著迷;他是奧利佛‧瓊斯,全美最富盛名的海洋生物學家,他用畢生的精力追尋鯨魚爬上今天的地位,鯨魚的低吟、鯨魚的求助、鯨魚的歡欣引吭,每一個音符他都細細聆聽深受撼動,他曾試圖將這份感動帶進他的家庭與妻女分享,最後卻只成了她們與他之間最大的爭端。他不懂為何她們聽不見其中的感動?聽不見他的成就和驕傲,希望她們也能同樣為他感到驕傲?而他最不懂的就是那個愛他極深的女人(或者該說曾經?)他的妻子,珍。她受不了那個男人,他曾經是她最大的夢想,十五歲時她以為只要跟他在一起就是擁有全世界,幸福會向海風一般永遠圍繞著她。而今那個令她心動的男人已不復存在,她用了一輩子的時間傾聽他的聲音,而他聽他的鯨魚;他的世界只剩他的鯨魚,而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她的聲音連自己都已聽不見……
 

文學最有趣的一點就在於你可以從任何角度去解析故事,從作家的視角也好;愛用自己的特異觀點也行,無論你正著看反著看歪著看,故事永遠也不會只有一個面向,就像轉動的萬花筒變換出各種組合風貌。而茱迪‧皮考特筆下的故事在你伸手推動它之前,它便已率先帶著你舞動其中。她擅長將組成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微小粒子透過文字拉到顯微鏡下,以最高倍數放大並具像化,每回讀她的作品都像在進行一場另類的腦力激盪,挑戰的內容不是腦筋急轉歪、不是智商有多高,亦不是真相永遠只有一個的柯南辦案戲碼;而是更為難以劃分是非的生活現實;看似輕巧卻總惑得人千頭萬緒訝然無語,不得不思考、不得不對一直以來視為常理的認知有所動搖,最慘忍的是她永遠不會給你一個最後明確的答案。
 

這回《大翅鯨之歌》所要探討的不僅是家庭、婚姻的組合關係,同時也是探究戀愛中所謂「命定的伴侶」這回事。人不都該愛自己的另一半?即使在各種意義上他已僅是生命中多餘的行李時?在一起的兩人常會說彼此是因為相愛而廝守,但又是什麼決定了相愛?是天雷勾動地火的一瞬?是彼此的相知相惜?還是純粹來自對自身生活上的需要?大家又是怎麼知道那就是所謂的真愛?若是弄錯了呢?若是某天醒來發覺所愛非人,是你不可得的人,該如何自處?當火花燃盡餘燼將滅時,又該以何維繫雙方共有的生活繼續下去...
 

一如以往作者將這些問題拋給我們,劇中的角色們即是答案的選項,面對逝去的青春愛戀殘留下幻滅後的無言,當年的真愛只是一場年少無知的錯誤嗎?你是否會像珍一樣從問題中逃走?還是與奧利佛相同用自己的方式執著的去挽回,不管那是否是對方想要的?或是如同山姆無關乎天長地久,只要曾經擁有?亦或是選擇跟喬利一起為了正確的事,甘於默默守侯,微笑著心痛?相信很多人這時或許都會選擇與喬利相同,那看起來似乎是唯一正確的方式,除了自己不會讓任何人受傷。但做正確的事卻沒有想像中容易,人的體內與生俱來一道自我防禦機制,讓你在遇到危險時會直覺的閃避、遇見攻擊時下意識的阻擋、感到痛苦時會自然尋找舒緩的方式;在情感裡頭亦然。自欺、執迷、盲目、私心,為了保護自己你的心會製造一層又一層自我安慰的帷幕,矇蔽住心智也遮蓋住事實,你如何才能屏除這些障目看見真正該放手的時刻而不造成傷害?
 

愛可以有很多種,一種愛裡卻不一定就能包括所有,你可以跟一個人相濡以沫休戚與共,卻不一定是最深知他內心的人;也可以跟一個人心有靈犀歡心相伴,卻不樂於共同生活。你不可能要求十全十美,最終我們挑的只是相對之下最利多於弊的選擇而已。劇中我最喜歡的角色莫過於女主角珍的弟弟喬利,在這個寫實的故事裡惟獨他帶著一抹淡淡的神秘幻想色彩,他是珍的心靈指引也是導引故事的溫柔先知、療癒者;我喜歡他或許也是因為他做到了我們所做不到的理想中的正直;也因為他的角色立場所代表的是個完美如夢似幻同時也註定不可觸碰

、永遠觸摸不到的存在。
 

追了作者茱迪阿姨的書這麼久,這部《大翅鯨之歌》還是我在《姊姊的守護者》之後最喜歡的一本。不同於茱迪阿姨後期書的嚴肅議題、震撼的法庭攻防,身為茱迪阿姨出道處女作的《大翅鯨之歌》反而多了一絲明朗的幽默與輕盈柔軟,難得的讀起來不帶一絲負擔,同時仍保有茱迪阿姨一貫精巧的說故事功力,每個人物、每個動作、每幕場景、每字每句皆充滿了象徵,無一廢話。在這趟母女出走的旅程作者帶我們從美國東岸到西岸遊歷了一圈,也許有些人會對結局感到不甚滿意,在你最期盼問題將如何解決時布幕就這麼放下了。但對茱迪阿姨熟了的就會知道,在她的故事中如何解決問題並不是重點,生活中往往有許多問題是無法解決的,你只能想辦法與之共存;真正重要的在於去發掘問題的核心點,你才知道自己究竟在妥協些什麼,又為何而妥協。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