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吸血閣

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195269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感。『愛情小說大不同!』(下)

大陸原創VS.台灣言小

這兩個類型的恩怨情仇我想不用我多說大家也都了然於胸,現在會讀台灣言小的九年級小女生應該也已經不多,言小曾經締造的輝煌隨著網路時代掃書、盜書與網路連載興起的引響下日漸消損,大家只記得那不堪回首的『總裁盛世』時不時要拿出來恥笑一下,卻忘了總裁們當年可是如現今的閃亮吸血鬼們(躺著也中槍讓萬千少女少婦拜倒在那時而腹黑、時而邪佞、時而老實、時而悶騷、老奸巨猾又多金多金多金的西裝褲下有沒有!如今大陸原創鋪天蓋地而來,挾持著葷素不忌古今中外天馬行空無上限的創新魅力,使原本便已寫到瀕臨泡沫化窘境的言小這下更是被貶到天邊去戲稱『小言』。小言、小言,小肚小腸的無益情言,說出來真是較人一陣心酸吶~

好吧,我承認這幾年蚊子我也陸續拋棄了不少作者,與言小的關係日漸疏遠;而更多的作者也陸續拋棄了我們,選擇封筆神隱;可若是要將所有的錯都推到大陸原創頭上,那未免也太言過其實了。我得說這之中絕大部分的原因還是要怪出版社自己活該,也是我們讀者活該呀。你說你個出版社既是個創意產業靠賣創意維生,那就讓作者好好去發揮靈感接受謬思女神的感招就好,何必又非得要限東管西、攔這個堵那個、公式一把罩的;而我們讀者又為什麼非得要因為讀到某一本某一個題材寫得妙,就一古腦的卯起來找那個題材啃;搞得最後滿天飛的吸血鬼、滿地爬的總裁又滿時空穿越的機靈少女,讓對岸讀者看不下去,不得不自己跳出來當作者破除那爛漫的公式。這是官逼民反呀!唉……自作孽呀,自作孽……

儘管如此,看著今日市場銷售數字一面倒;書店青一色唯美水墨封面狠狠擠退可憐的大頭娃娃照封面成為少女群聚的新寵,很奇怪的我仍是從不認為台灣言小真有輸大陸原創那麼多,或是大陸原創真比台灣言小優秀多少,不論是資質上亦或故事吸引度上。你要說我偏心?那是一定要的!畢竟當年與言小陪伴走過得日子,那往日青春、少女的心動、珍貴的第一次掏錢買書的那份悸動(想到哪去了?!),不是說取代就能取代的;更重要的是蚊子追隨多年的言小老作者們,至今我仍持續他們的故事中看見深深淺淺不一樣的感動,無關乎情情愛愛而是自歲月中所融入的體會,這是我在大陸原創始終不曾看到的。

大陸原創因為作者自行在網上連載的自由,讓他們不受篇幅、題材甚至發展的限制,能夠偏重鉅細靡遺的主角經歷、史料的運用也就是故事副線的描寫,有時主角的戀情反到較點到為止。這個自由有好有壞,喜好大架構的讀者能看到豐富的情節、轉折、錯縱複雜的佈線,不必擔心容納不下隨時突發奇想的idea,因為故事一直在走發生任何事都不為過。只是當架構越展越大要駕御它可就得有一翻真功夫,最常看到的是一個坑挖下去往往沒有一年半載填不完,期間若作者僅靠著一絲模糊的綱要方向,且戰且走想到什麼才寫什麼,日子長了就像多年養大一個小孩,某天猛然一看,嚇?!這個小子是誰?怎麼跟我當年生的那個差那麼多?一開始可憐的小家碧玉轉瞬成了進擊的女帝,左青龍右白虎手持大刀一砍後宮二斬亂臣三攻天下,所向披靡無所不能!

處理的好,那是浩氣磅礡史詩巨作;處理的不好,很容及化身暴走的古裝版『台灣霹靂火』……

台灣言小則完全相反,不但沒有自由優勢還要接受出版社愛的 荼毒 管束,一個故事通常不可超過十萬字,除非你通過了七七四十九年的鍛鍊獲准頒發一塊『天后』金字招牌,走路有風才可想怎麼爆就給他怎麼爆。在此之前礙於篇幅作者們一定會將副線劇情簡化,著重在主角間的感情,內心戲會佔極大比例;但這未必就是劣勢,正所謂逆境運用得當它也可以變順境,比起能夠花長時間慢慢醞釀培養感情,想加什麼便加什麼的無止境長篇,短篇故事要如何抄短線讓讀者一見鍾情妙筆生花靠得可就不只是靈感和劇情,還得有真正的兩把大刷子叫說故事技巧。

為此,在言小走到今日的老作者們不得不練究了一手「小小麻雀書一秒變華麗孔雀」的好本領,屏棄平鋪直敘擅用起承轉合、戲劇性對白、切入角色內心,還有什麼比把心都掏出來給你瞧了的人物,更能打動人讓人念念不忘?私以為讀大陸原創有時就像從旁看著別人發生的事,無論如何驚天動地我們始終只是旁觀者,進入不了故事;台灣言小則是讀著讀著便不自覺被代入角色,深入其境或哭或笑或痛或心軟,彷彿劇中人物真的就在你身側。實在不能怪蚊子我一直較偏愛台灣言小。

-。-。-。-。-。-。-。-。-。-。-。-。-。-。-。-

不論哪類的愛情小說都它們好與壞,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就看哪一種才是適合你的,找到適合自己的比聽別人說或追隨流行排行榜都更為重要。

愛情小說就跟牛仔褲一樣是個永不退流行的文類,哪怕外界如何的抨擊、嘲諷、拿它的片面段落來大作文章,它都不曾殞落過;從古早的《西廂記》、《紅樓夢》、莎士比亞、珍‧奧斯丁,到瓊瑤、《暮光之城》、《格雷》、《八夫》,它的形式不斷改變,不變的是它始終存在始終是主流。也許有人喜歡嘲笑愛情小說世界裡的天真,不厭其煩的將Happy Ending做為一個大笑話,其實換著角度想想,難到他們不覺得這世界就是需要這樣的天真笑話嗎?寫實而深沉苦澀的文學很好,不過在現在這個隱善揚惡、壓力指數攀升、絕望指數破表的社會,真的還需要人不斷的提醒我們世界有多黑暗陰險不公醜陋現實又無望的嗎?每天打開電視、走出大門就知道了吧。

當每天面對的是這些、應付的是這些、裡裡外外都是這些,如果連休閒時刻也一刻不得閒的映入眼簾、腦中思考的仍是這些時,還能把生活過得愜意不被逼進龍發堂去的,我必須說閣下的抗壓性真乃神人等級,請受在下一拜。承認吧,我們都需要一個心靈的停靠站,提醒我們光明這種東西的存在,即便內心或許並不真的相信,置身其中時至少能短暫的得到一絲撫慰休憩,也代替心中一個難以實現的夢。男人可以收著他們的模型小汽車,女人就不該擁有她們的愛情小說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