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吸血閣

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195269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嗜讀。『傳奇 LEGEND』/Marie Lu 著

人都渴望走在光裡,依循著光的指引我們就永遠不會迷失方向。當越接近光源中心點,刺目的光線卻不再是幫助我們看見,而是讓我們再也爭不開眼;看不見,看不見光線外的黑暗或許並不是黑暗;看不見自己或許正迷失在光裡。

對瓊來說她從未質疑過服從共和國政府有什麼不對,她無疑始終是走在光裡的,以1500分通過淘汰考試,成為全國第一個得到滿分的天才,優異的在學表現讓她僅僅15歲便跳級升上大四;在這個遭受洪水與戰亂侵襲的殘破城市,她們一家得以安然豎立於富人區遠離瘟疫與雜亂的貧民,不是特權,而是她們努力爭取向上爬的成果。貧民區的孩子考砸了淘汰考試後再來怨懟政府對他們的安排,這是無理的,她不同情他們,更不會認同那些反叛者以此為名聯合殖民地自以為是的來推翻、傷害共和國,尤其在共和國頭號通緝犯戴依殺了她哥哥後她更不會。她發誓她一定會抓到他,親手送他上行刑臺,即使要混跡於病疫蔓延的貧民區也在所不惜。那個自混亂中拉她一把的男孩卻讓她遲疑了,那個像從黑暗中自行創造出一抹光走出來的男孩,這可能嗎?如果黑暗不是黑暗,那她所信任的那道光又是什麼?是騙局?是欺瞞?哥哥的日記想要告訴她什麼?如果戴依與她哥哥的死無關,那麼誰才該為此付出代價

集權的政府、階級分明的貧富差距、備受迫害的主角以及反抗的意識,是反烏托邦必不少的標準四大特徵,《傳奇》一樣也不少,奇怪的是讀起來卻不似其他反烏托邦小說隨時帶著預備掀起一場革命的節奏,反倒自翻開第一頁起作者文字場景所營造的昏暗神秘氛圍就一直讓人有種在觀看好萊塢超級英雄片的錯覺;飛竄於高樓間不可見光的男主角、訓練有素冷傲狂怒的女主角,活脫脫彷彿是安德魯‧加菲爾德版的蜘蛛人對上史嘉利喬韓森(年紀扣個十歲)黑寡婦,充滿酷勁的電影畫面感。兩人周身時時醞釀著蓄勢待發危機四伏的緊迫張力,是故事中最吸引人不斷不斷翻下去的誘因,兩大據稱是讓共和國又愛又恨的高手共聚一堂豈有不大打一場的道理?更何況背景設定還是仇人!因此,你可以想像當看到這兩人在還沒痛毆對方、報仇雪恨之前,竟不費吹灰之力的便愛上對方時有多麼令人失望……出來江湖混的怎麼能這麼沒節操,好歹先毆完已慰某人在天之靈了再來兒女情長的替對方擦鼻血也還不遲嘛。

作者以《悲慘世界》為發想,背景罕見的不使用架空虛擬時代,而是選擇建立於現有的時空──未來美國,放眼半沉於海的城市、僅剩斷垣殘壁的高樓、雨濕的陰暗巷道、劈過夜空的落雷、戒備森嚴的軍事看守、惶惑不安的居民,預示著一股彷如末日的沉重陰霾;男女主角兩人視角交互穿插,攤開上流階層與貧民階級相對立的立場環境甚至迥異的認知下,雙方所未曾料想的困境苦楚,孰是孰非、孰對孰錯?迷惑了讀者也疑惑了瓊及戴依,誰才是他們該憎恨的對象?有哪一道光是能夠真正全心信任的?當人越接近光源中心點就越是容易被強光遮蔽了視線走向極端偏見,失去理性與現實的分際及客觀思考的能力,再義正辭嚴大義凜然的初衷都將成為滋事的禍端。一如劇中的湯瑪士,他就像是《悲慘世界》裡頭的反派軍官賈維,誓言脫離龍蛇雜處的低層社會努力爬上維護社會的光明軍階,懷著絕對正直的理念掃蕩懲處地痞罪犯,卻走過了頭盲目迷失在了名為正義的圈套裡。

《傳奇》蘊含濃濃的電影效果,整體就像《悲慘世界》+大展跑酷功夫的《暴力特區》《企業戰士》+《分歧者》幾部電影的結合,有疑雲、有動作、有曖昧、有純戀、有復仇、有哀傷、有驚險,更有反烏托邦的革命激憤,作者筆觸溫柔卻不拖泥帶水,每章的結尾總帶著小小的驚奇轉折誘使人放不開眼前的故事。若不是作者在細節架構上實在略嫌粗糙不堪細究,許多事蹟與世界背景交代不清草草帶過;號稱英明神武高深莫測的男女主角於實際上恐仍相距甚遠;我絕對會給《傳奇》五顆星滿分。但有遺憾才有進步的空間,我相信作者陸希未的潛力與實力,足以讓她在續集察覺這小小的遺憾補足漏洞,並讓系列亦發光采。
 

數不來已經有多久沒有過這種希望一個系列快快出來的期待,大概是從《飢餓遊戲》後就不曾再見過真正足以並肩批敵的反烏托邦,而《傳奇》它會是那個再創奇談的系列嗎?蚊子衷心期盼它會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