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吸血閣

關於部落格
誰說蚊子就只能傻傻嗡嗡吸血?我就要當隻飽讀詩書的靜音素食蚊!
  • 195269

    累積人氣

  • 6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感。『每,一天』/David Levithan 著

『絕對不能把肉體當成容器看待,它就跟任何人的神智、任何一個靈魂一樣活耀。越是與它妥協,你的人生就越艱難。』---《每,一天》

這是個微甜似苦的故事,在檸檬般爽朗清新的節奏中彌漫著淡淡的哀傷,當一個人要過好自己的人生就已經夠辛苦的時候,難以想像每天醒來所要面對的日子都是全然不同的面貌時又會是什麼情況?

每天每天A都會在不同的身體裡醒來,也許是胖子也許是瘦子,是男孩或女孩,是書蟲也可能是毒蟲,慶幸的是他只會出現在與他同齡的人身上代替那個人過他的那一天,隔天又將換到另一個人身上。也許有人覺得他是惡魔是幽魂,但他堅信自己只是普通的人類,他會長大會學習會衰老只是沒有固定的身軀。他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無法改變自己,也無意搗亂他人的人生,所以每天每天他都只是照著身體主人原有的方式過著日子,讀取足夠應付身體主人身邊親友的記憶,其他便不再探問。沒有人會注意到他曾經來過,沒有人會知道他沒有人會記得他,就連身體的原主人也不會記得,他習慣了這樣生活這就是他的人生,直到他遇見她;黎安娜,一個總像是踩在世界的邊緣小心翼翼屈就他人,不明白自己可以值得被珍惜的女孩。第一次,他想要留下來想要別人看見他,想要她看到真正的他,而不只是他所依附的外在肉體;他想要停下來,想要擁有自己的人生,但當你的人生永遠必須與別人的重疊在一起時,真的有可能只當自己嗎?

西方的故事裡常常可以看到主角自問:『我是誰?如何才能做自己?怎麼樣才是真正的自己?』這在東方其實是很陌生的概念,我們從小就是在一個固定設限的環境下長大,該穿什麼、該剪什麼樣的頭、說什麼樣的話、考試怎麼考、背書怎麼背、路要怎麼走,都是早有規定、公式、限制好的,不管你喜不喜歡、為了所有人好,你都得照著那個條條框框下去走,一旦偏離了框架就會被定為異類受到譴責,也許現在的環境已經較過去更加開放,但大原則依舊不變;也就是說在東方的觀念裡『做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如何做才能使所有人都好才是重要的。

也因此,看著A對黎安娜的執著曾有一度真的讓人感覺相當自私,以愛為名將自己的想望強加在她的身上,要求人去接受自己的與眾不同為他犧牲改變,A總以為他有屬於自己的人生有權利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而殘酷的是他其實根本沒有;他人生的每一天都是從別人的生命裡借出來的,佔據著他人的一天就必須對那個人的生活負責,在這種情況下拖著別人的人生去成全自己的戀情是行不通的。當你不懂事情是如何發生時又該如何讓它停止?A與黎安娜的關係是少數讓我在過程中始終揣測不到解決之道看不見希望的,簡直比羅密歐與茱麗葉更加悲劇且更令人心疼。

故事的最後我哭了,因為猜到了A的意圖,明白了他的悲傷;你或許一輩子也無法改變自己生命運行的方式,但你可以賦予它不一樣的意義讓過去與未來不再是相同無意的名詞。都敏俊所能為千頌伊做得最自私的一件事是一個吻,A所能為自己做得最自私的一件事是逃跑,就像我們在庸庸碌碌的生活裡所能為自己做得最奢侈的一件事是睡個飽覺;奉獻自我用他人的幸福來成就自己,這一生或許也就夠了。

作者大衛‧李維森總是能用非比尋常的方式來演繹青少年的自我認同,充滿了趣味、溫馨、微微的甜也微微的悲傷,從之前的《戀愛挑戰書》到這本《每,一天》每每帶給人十分愉快的閱讀時光。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故事裡不論人物是異性戀或同性都能讓人感受到其幸福的情感而沒有抵觸,就像《每,一天》主角A在劇中不停的變男變女,他從來沒有特別愛上哪個性別,他愛上的都是那個人的本質,不管是男男、女女還是男女愛的本質皆相同,而作者能不帶偏見的寫出相同的幸福讓讀者真心感受到,這才是教人最敬佩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